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新闻背后

"中国作家榜":作家们用各种方式拥抱财富

2015-11-20 16:56:56来源:时代邮刊2015年第四期作者:朱晓佳 魏春亮 冯浩鹏
[收藏]

2014年12月17日,作家富豪榜颁奖盛典在成都举行,刘同和唐家三少如约出席。唐家三少说自己“再一次被榜单创始人吴怀尧‘促进网络文学社会地位’的说辞说服”;刘同则愿意让别人知道他写书赚了钱,原因之一是“这个社会太功利”。

2006年,吴怀尧第一次发布“中国作家富豪榜”,却因为作家们的不配合,连调查都步履维艰。榜单公布,媒体上铺天盖地的报道,大半是质疑:“文学何必沾染铜臭?”九年后的今天,人们对“富豪作家”多了几分宽容,上榜作家也不再因为赚钱多而不好意思。相反,他们开始用各种方式拥抱财富。

“作家挣钱多不是坏事吧?”2014年12月,郑渊洁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从第一届作家榜开始,就年年入榜。和郑渊洁一样,连续9年入榜的作家还包括:杨红樱、韩寒和郭敬明。


那些一本书卖200万册400万册的作家


作家刘同更为人熟知的身份,其实是《职来职往》上的“职场达人”、多个娱乐节目的制片和主持人,是光线影业的副总裁。2011年他写了一本职场说话指南,取名《这么说你就被灭了》。这本书最后卖到20万册。在那之前,他卖得最好的小说《五十米深蓝》,销量也不过两万。

《五十米深蓝》是刘同大四时的作品。那时他向十几家出版社投稿,却只听到编辑四个字:“放那儿吧。”他愤而在天涯上注册了七八个ID。一个ID发小说,一个ID在下面催:“快点更新。”第三个ID热情赞美……所幸,当时正在挖掘青春作家的出版人路金波回复了他,用5000元人民币买断了《五十米深蓝》。路金波也签下了韩寒的《一座城池》和安妮宝贝的《莲花》,给出的首印价码是200万。

2012年,刘同把自己十年来的日记结集出版。这本叫做《谁的青春不迷茫》的书火了。对于捧着那些青涩文字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在书里遇见了自己,并觉得“成功人士”刘同可能就是明天的自己。最终,书卖出去了200万册。他又写了《你的孤独,虽败犹荣》。书里刘同写了33个朋友的故事,对应他33岁的年纪。这本书半年卖出去了200万册。

几乎就在的同一时间,张嘉佳开始了自己的“睡前故事”。张嘉佳的微博粉丝喜欢看张嘉佳在微博上发表一些贱兮兮、又似乎很有道理的感悟。也正是这五十多万粉丝,成了“睡前故事”最初的传播者。张嘉佳原本只是想写一批故事,然后从中挑出最满意的一个编成剧本。最后,他卖出去了五个剧本。35个故事,不是来自自己,就是来自朋友,最终火到连张嘉佳自己都不相信:微博上超过5亿次阅读,一些故事被转发了200万次。

2013年底,这些故事被结集成《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出版,到2014年底,正版卖了400万册。凭借1950万的版税,张嘉佳成为第二个首次入榜就直接名列榜首的作家。第一个,是2006年第一届作家榜的榜首余秋雨。


中国式网络文学


“至少目前看来,国外没有哪个国家,有像我们这样的网络文学产业。”作家富豪榜活动现场,唐家三少笃定地说。这是他第三次蝉联“网络作家富豪榜”的冠军。

中国式网络文学,发端于十年前的微利付费订阅模式。2003年10月,起点中文网开始对一批VIP作品收取订阅费,价格是千字两分钱。之前,中国的网络作家都是靠满腔热情写作的。他们用文字换钱的唯一指望,就是被海峡彼岸的出版社相中,将作品变成繁体铅字。

作家榜“漏网作家”树下野狐拿到的第一笔稿费就来自台湾。2002年初,他在“幻剑书盟”连载的玄幻小说《搜神记》被台湾出版商相中。唐家三少起初也靠台湾人养活。2004年,他在“幻剑书盟”上连载了第一部作品《光之子》,一个月后,这部小说爬升到了网站第一名。台湾人随后买走了版权,于是他每个月都能收到两三万元人民币的稿费。付费用户用自己的钱包影响作者的写作,以后十年里,网络作家逐渐习惯的“新的写作模式”,就在这里潜移默化地形成。2013年,因为国内图书版权状况的改善,树下野狐签约创世中文网,重回网络写作。

唐家三少固然不缺读者关注,但他“日更八千”(每天固定更新八千字)的英勇事迹,早被口耳相传。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勤奋更新、培养读者的惯性,是他能成为作家榜首富的首要原因。

唐家三少的13部作品里,前六部的平均字数是160万,后七部的平均字数是300万以上。这些作品都有着近乎完善的世界设定,可以轻松改编成游戏,毫无违和感。


各有生财之道


2013年,唐家三少以入股的方式,第一次授权将自己的作品改编成手游。这款名为《唐门世界》的手机卡牌游戏,四个月后,救活了两家负债公司。当时上市公司收购股权的时候,总估值是十几个亿。

和主榜榜单仅看图书版税的计算方法不同,“网络作家富豪榜”从2012年诞生起,排名标准就是“全版权价值”,也就是所有的游戏、电影、动漫改编费,都要计入收入。“之所以这样计算,是因为全版权运营对于大部分网络作家来说已经是常事了。而主榜单作家能做到这些的很少。”吴怀尧解释。

不过对于“首富”唐家三少来说,漫画、手游、电视剧,都远不及他刚刚踏入的电影产业。

作为光线影业事业部副总裁,刘同的日常职能之一,就是为公司物色可以改编成电影的小说、故事。找到这类素材并不难,只要把握好两点:1.当红的、被市场证明过的;2.题材是青春、喜剧、爱情或者魔幻。获取版权却不容易。“为什么?电影圈太疯狂了。疯狂地想把钱花出去,疯狂地想赚更多的钱。我今天刚跟你谈好一个一千万的合作,明天就吹了,因为别人又拿了一个亿来砸你。”刘同抱怨。

张嘉佳把书中开篇故事《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卖给光线的时候,没怎么谈钱;把《摆渡人》卖给王家卫的时候,也没怎么谈钱。但名气带来的钱,不会亏待他。

《谁的青春不迷茫》没有故事,这不妨碍刘同把它改成剧本。每天他用半天时间处理完公司事务,剩下的时间都在想剧本。

郑渊洁也在筹划《皮皮鲁和鲁西西》系列电影。早在十几年前,郑渊洁和儿子郑亚旗就在北京王府井大街上开了“皮皮鲁专卖店”。几年前,他们把皮皮鲁的童话帝国做成了大型儿童网游“z星球”,并常在新书中提及。计划拍摄八季的《皮皮鲁和鲁西西》电视剧,第一季三十集已在2014年底杀青。2015年,他们还打算在北京开一个皮皮鲁和鲁西西主题的西餐厅。关于电影的计划是每年一部。

不过,所有作家的规划,都没有唐家三少豪气。“我相信10亿票房对我们只是一个起步。”唐家三少郑重地表示,“我们希望能做到20亿票房。”他的小说《斗罗大陆》正由好莱坞的团队策划拍摄,计划拍成一系列玄幻大片,一年半推出一部。“像《指环王》、《变形金刚》、《超人》这种,系列大片是最赚钱、最有商业价值的。”


当务之急是先完善榜单


在成都举行的“中国作家富豪榜”盛典,最终以歌手韩庚的登场引爆了人气高点。“韩庚说他最近在读《万物生长》。他的粉丝以前未必知道冯唐,但他们也许就会看这本书。然后他们也许就会关注,冯唐在读谁的书呢?”吴怀尧解释。

同样的,刘同有不少女粉丝来自“小鲜肉”吴亦凡——他曾在机场被粉丝拍到手持一本《你的孤独,虽败犹荣》。刘同的确曾在自己的节目中正面评价过吴亦凡,但他们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接触。

事实上,年轻的作家们也越来越像明星一样,开始关注自己的形象了。刘同本来就算半个明星,他每天跑步健身,想要练出八块腹肌。“首先你要让自己很满意,别人才会对你满意。”身高190cm的唐家三少,也每天健身保持身材。他的衣橱里挂满了能够满足不同场合需求的各式衣物。他曾直告媒体:“身材好点、穿精神点”,是为了给合作伙伴和女读者们留下好印象。这批青年作家能够很好地与读者互动、沟通,走红毯时神态自若,稍微年长些的作家,就会显得十分腼腆。

64岁的编剧芦苇属于后者。论财富,他排在“中国编剧富豪榜”上榜名单的最末位——第30名。但他被“作家榜”评选为2014年的“年度致敬编剧”。同样不因销量而获奖的,还有“年度致敬诗人”何三坡。这两个首次设立的“钱说了不算”的奖项,评选过程并不规范。没有规章,没有标准。

吴怀尧对于作家榜还有很多计划:策划新人大赛;以文学为标准,发布“作家实力榜”;三十分钟上榜作家访谈录;以及那些诱人的可盈利项目。但他自己也知道:“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榜单完善。”

出版人路金波不掩饰对作家榜的支持,“凡是能有助于作家多涨五个粉丝的,能多挣一点钱的,我都支持。”他说,“这个榜还在发展中,本身势力不够强大,逻辑不够严密,如果真的做得够好,影响力够大,其实能够帮到没上榜的作家。

更多的作家则不满足于仅仅靠写作赚钱。郭敬明是“最世文化公司”的“郭总”,也是拍了三部电影的“老导演”,还是各种真人秀节目上的“熟脸”。诺贝尔奖得主莫言,也并不拒绝送上门来的商业活动。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作家   富豪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