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新闻背后

腐败官员投案自首缘何成“潮流”

2018-12-04 16:02:49来源:2018-10作者:褚朝新
[收藏]

反腐败工作出现了新趋势。

自2018年7月底以来,先后6位厅局级以上干部主动投案,一时间形成一股风潮。

已经退休了半年的副部级官员艾文礼或许没想到,他“引领”了一波官员自首的风潮。2018年7月31日,中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投案自首,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后短短20天时间,主动自首的在职官员和退休官员已从省部级扩展到了县处级。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可视作官员自首背后的一个诱因。同时,办案消息走漏,持续的高压反腐态势,以及落马官员为了立功相互检举揭发也是更为现实的逻辑。


再不自首,也要被抓


4月3日晚,四川省凉山州雷波县溪洛米乡乡长冯莹盈因为一则消息一夜未睡:雷波县中田乡民政助理唐荣强、工作人员吴海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移送司法机关。

冯莹盈清楚,自己也存在跟唐荣强等人类似的问题。2012年,时任一车乡副乡长的冯莹盈从县民政局领回40个失去依靠的16岁以下儿童的补助存折,但一直没有发给当事人。2014年因赌欠下高利贷被逼债,她将存折里的钱取了出来,截至投案,她共取出了60余万元。“我看见中田乡几名干部出了事,当时就害怕了,想到这些事情迟早要面对,就主动来纪委监委自首坦白……”4月4日,冯莹盈选择了到雷波县纪委自首。

一名长期在基层纪委担任纪委副书记的副处级官员认为,官员们主动投案自首,第一个原因可能就是跟冯莹盈一样,看到跟自己犯有同样罪错的官员被抓,意识到自己可能也要被抓。

还有一些官员,得到了更为明确的信息,知道已经被纪委纳入视线范围内,不自首迟早要被抓。被称为贪腐官员投案自首第一人的安家盛,就属于此种情况。2004年,安家盛当上了北京市国土局局长,一干就是4年。其间,他收受了一名房产商的贿赂。后者用拉杆箱装了200万元现金送给他。2008年,年满60岁的他退到市政协担任城建环保委副主任,2013年退休。2015年春节前,安家盛和老伴打算一起出境旅游。在机场出境口,工作人员告知:按照国家有关部门指示精神,你不能出境。一听说自己被限制出境,安家盛马上明白了。2015年2月4日,他走进了北京市纪委传达室请求自首:“麻烦您通报一声,就说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前局长安家盛前来投案自首!”

一名曾担任过地级市纪委书记的原副厅级官员指出,纪委办案,调查取证会接触大量的相关人员,这个过程中难免会有些消息被走漏出去。那些知道自己有问题本来就“惶惶不可终日”的官员,一旦得知纪委正在调查自己,为了能被从轻减轻处理,很可能会主动去自首。

投案≠自首


自首是可从轻处罚的。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十七条明确规定,主动交代本人应当受到党纪处分的问题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涉嫌职务犯罪的被调查人主动认罪认罚,自动投案,真诚悔罪悔过的,经监察机关经领导人员集体研究,并报上一级监察机关批准,可以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

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还规定,若犯罪事实或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主动直接投案构成自首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湖南省廉政智库首席专家王明高教授认为:“这些政策的实施,也给腐败分子分析利弊形成了有效的政策导引,投案和自首将更多地成为其明智的选择。”

什么样的情形属于自动投案呢?8月13日,中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在显著位置刊发文章《如何理解被调查人自动投案?》。按照该文解释,不管所犯的问题是否已经暴露、不管纪委监委是否已经开始调查、不管是否已经潜逃外地、不管是在外地还是本地投案、不管是主动还是亲属劝说投案、不管是亲自还是托人代为投案,只要是在被纪委监委留置前投案,都算自动投案。

王明高指出,自动投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叫自首,如果只投案而不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不能构成自首。


身边的熟人一个接一个被揪出来


几年前,情况可不是这样:有些官员即便已经知道纪委在调查自己,仍旧抱有侥幸心理。

湖北省科技厅原副厅长张震龙就是一个典型。在悔过书中,张震龙讲述了想自首又没有自首的侥幸心理。2014年春节后上班第一天,湖北省纪委开始调查张震龙。得知消息后,张震龙的第一反应是做好三件事,“迅速把相关人送给我的钱退回去,迅速了解调查组的动向,到省纪委找调查组说明问题、承认错误,这样可以从轻处理。”张震龙退出人民币20多万元、美元4万元。“2月18日左右,我已经将银行储蓄卡都准备好了,要去省纪委调查组说明问题、承认错误,但就是下不了决心。”此时的张震龙还抱着侥幸心理。8天后,湖北省纪委将其双规。

自首可从轻减轻处罚的宽大政策已存在多年,但自首的官员近几年才多起来。持续的高压反腐,才是更重要的诱因。

王明高认为,“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成效有目共睹,给腐败分子的震慑威慑作用不断强化,在这种强力反腐的环境下,腐败分子心存侥幸的心理防线必然受到巨大冲击。”艾文礼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一步步觉察出“末日将近”。2014年11月20日,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梁斌接受调查;2015年3月3日,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景春华接受调查;2015年7月24日,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接受调查;2016年4月16日,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接受调查;2017年4月11日,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杨崇勇接受调查。7月23日,《河北日报》报道,中央第十五巡视组向河北反馈了巡视情况,指出,“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等有关方面处理。”这意味着,河北还会有省部级官员要被查处。7月31日,艾文礼投案自首的消息公之于众。

江西省宜黄县一名官员自首后向当地纪委交代:“看着身边的熟人一个接一个被‘揪出来’,渐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心中一天比一天焦虑。”


检举揭发可立功


担心被知情人士举报,也是部分官员选择自首的一个原因。

上述江西省宜黄县自首的官员也表示,“与其每天担惊受怕,最后被别人告发,不如主动‘自首’,争取从轻发落。”

很多行贿者除了给地方一把手行贿外,还会给其他能影响自己仕途的官员行贿。一旦一把手被双规,很多行贿者就会被纪委监委纳入视线范围内。为了“举报立功”或者配合纪委办案换取从轻发落,这些行贿官员会把自己行贿过的其他官员也揭发出来。

一名曾担任过副厅级官员的知情人士透露,在一个县级官场,如果只给书记送不给县长送或者只给县长送不给书记送,很容易被当作“书记或者县长的人”。一旦被当作某个领导的人,就会陷入地方的政治斗争中。因此,多数官员选择要送就都送。在这种大环境下,贪腐官员往往是一串一串的。这种关联性行贿,使得一个官员落马后很快就会牵扯出一串其他的官员。

重大举报一旦查证属实算立功的政策,又使得一些因受贿落马的官员也会尽量去揭发检举其他官员。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湖北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陈连生的判决书披露,为了立功,陈连生被双规后举报了湖北长江出版传媒股份公司总经理的周艺平,直接导致正厅级的周艺平落马。“被告人陈连生归案后,向办案机关检举了湖北长江出版传媒股份公司总经理周艺平直接决策和批准其下属投资公司向一家浙江民营公司借款一亿余元用于库邦项目,造成公司近亿元损失,库邦公司负责人与周艺平有利益输送的问题。经中共湖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周艺平违纪问题立案并采取‘两规’措施 ,陈连生检举他人的犯罪线索,经查证属实,具有立功表现。”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制作的判决书说。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