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新闻背后

“世界棋后”谭中怡:父亲教会我“落子无悔”

2018-01-30 19:43:56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10期作者:强江海
[收藏]

2017年3月3日,在国际象棋女子世界锦标赛中,重庆女孩谭中怡对战乌克兰名将安娜·穆兹丘克,谭中怡以3∶2险胜安娜·穆兹丘克,成为新一届“棋后”。26岁的她更是荣获了国际棋联授予的“男子特级大师”称号,这也是作为一名女棋手的最高荣誉。4岁学棋,11岁进入国家队,26岁走向巅峰。她说自己的岁月静好,风光无限,皆是因为有“棋痴父亲”一路的陪伴。



奖惩分明,“棋痴父亲”对弈“棋痴女儿”


1991年5月29日,谭中怡在重庆出生。父亲谭开荣和母亲谢召香在当地开了一家小饭馆,生意不错,整天忙忙乎乎的。可女儿出生后,夫妻俩不约而同地把生活中心转移到孩子身上。谭开荣很清楚,在孩子长大的岁月里,父亲的陪伴必不可少,除了在饭馆忙碌之外,所有的时间他都用来陪着孩子。当然,除了陪孩子,谭开荣还有一个天大的爱好:下棋。从小就爱,是个地道的“棋痴”。

谭中怡4岁时,一次父亲在家里跟别人下棋。她走过去,学着父亲的样子,把棋子移到了另一个地方,然后奶声奶气地问父亲:“爸爸,这样对吗?”谭开荣看着女儿的举动,乐开了花,一把抱起孩子笑着说:“对对对,没想到我们小怡都会下棋了。”此后,谭开荣下棋时,都会把女儿抱在腿上坐着。和别的孩子不一样,谭中怡看棋能几个小时不说话。

一年下来,谭中怡跟棋子也混熟了。有一天,父亲正在研究棋局,谭中怡走过去,指着棋盘上的“车”问道:“爸爸,这个应该怎么走?它好像很厉害一样,每次都能吃掉很多棋子。”谭开荣没想到,女儿看着看着竟然还看出了一些门道。他又拿起一颗“马”,问孩子:“你知道这个怎么走吗?”谭中怡看着棋盘,然后斜斜地走了一步,虽然她不知道“马跨日”,但是她看见父亲每次都是斜着走“马”,所以记在了心里。见女儿对象棋如此感兴趣,谭开荣就像中了头奖一样兴奋,不厌其烦地跟女儿解释象棋的走法。他对孩子说:“如果你喜欢,爸爸每天抽出一个小时教你走象棋,怎么样?”谭中怡拍着手说:“好,好,好,爸爸给我当老师。”

从那天开始,谭开荣每天都要教女儿下一会棋。父女两人你一子我一子,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两个小时。等到小中怡6岁时,谭开荣决定把孩子送到重庆旗院,找专业的老师教她。经过商量,谭中怡选择学习国际象棋。为了能让女儿保持兴趣,让她学起来更简单,谭开荣特意自己从网上买了书籍,自己先研究,然后再去一点点地教谭中怡。有时候,谭中怡输的次数多了,谭开荣害怕女儿的信心会因此受挫,便会想办法不动声色地故意输给女儿。

半年以后,谭中怡的棋技明显长进了不少。恰好全国少年象棋比赛在沈阳举行,重庆棋院将这场赛事告诉谭开荣。谭开荣最终给女儿报了名,虽然孩子棋艺还有待进步,即使不拿名次,去了长长见识也好。没想到,谭中怡一举获得了全国少年组的亚军。


落子无悔,在闹腾的地方锻炼定性


1999年,谭中怡8岁了,她的棋艺在重庆同年龄阶段的孩子中早已遥遥领先,找不到对手。没有对手,意味着不能更快地进步,也无法发现自己的弱点和不足。思来想去,谭开荣想到一个办法,让孩子去跟电脑下棋,虽然家中也不是不可以添置一台电脑,但最终他选择带着女儿去网吧,这么做有他自己的考量。

网吧鱼龙混杂,环境又糟糕。第一次进去,谭中怡紧紧地牵着父亲的手不敢松开。坐下来后,旁边的人兴奋地打着游戏,键盘摔得“啪啪”直响。谭中怡根本静不下心来,接连走错了好几步。很快,她发现在电脑上走棋有一个撤销键,也就是走错了,可以撤销再走一次。这样一来,她心里的负担就轻多了。谭开荣发现后,狠狠地拍了女儿的手:“不管能否撤销,下了就是下了,比赛场上你能悔棋吗?”环境如此混乱,父亲又批评自己,小中怡委屈得直掉眼泪。玩了一会儿,一向下棋成痴的她竟嚷着要回去。

走在路上,谭中怡故意跟父亲拉开距离,谭开荣快步走上前去,故意逗女儿开心,可谭中怡依旧板着脸。谭开荣把她拉到路边:“我知道你今天肯定不明白爸爸为什么带你来网吧下棋,又为什么不许你悔棋。其实下棋跟做人一样,落子无悔,这一步下去了就收不回来,失败也好,成功也罢,都是自己必须承担的。之所以来网吧,是因为嘈杂的环境可以锻炼你的专注力,并不是所有下棋的环境都会那么安静,你得学会如何在闹腾的地方让自己的心定下来。”父亲的话说完,谭中怡的眼圈红了,她看着父亲委屈地点点头:“我知道了。”

以后的每周,谭开荣都会带着女儿去一次网吧,不管环境多么闹腾,谭中怡都会强迫自己静下心来。2000年,谭中怡夺得“李成智杯”国际象棋世界青少年锦标赛冠军。不足10岁的她被国际象棋特级大师叶江川选入国家队集训,11岁便正式成为一名职业棋手。进入体制内学棋,谭中怡感觉就没有那么自由了,也无法像一般孩子那样正儿八经地读完初中、高中上大学,所有的文化课只能在学棋之余自学。即使这样,2000年到2002年,谭中怡依然不负众望,连续3次夺得“李成智杯”国际象棋世界青少年锦标赛的冠军。

可这时候,也是谭开荣最无助最忙碌的时候。那时正赶上家中遭遇拆迁,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的小饭馆也被拆了,没有经济来源,妻子因为压力太大生病在床,孩子学棋需要费用,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他身上,他每天都是心事重重。父亲的压抑很快传染给了谭中怡,她在队里学棋也是心不在焉,在重要比赛中几次落败。谭开荣知道后焦躁不安,想着把孩子从国家队接回来,请一个私教让她继续学习。可那时,一名围棋私教一个月的费用高达20万元,谭开荣实在无力承担。无奈之下,他只能把孩子又送回到了国家队。叶江川大师知道她的情况后,对谭开荣说:“这样吧,以后我抽空给她补课。”虽然有教练保驾护航,可谭中怡依然不能轻装上阵,父亲为她付出的以及这个家庭为她承担的,成为她最大的心理负担,她知道,只有努力比赛,才算没有辜负父亲的艰辛与期望。


晋升“棋后”,最高荣誉致敬父亲


2006年,年仅15岁的谭中怡代表重庆市参加第三届全国体育大会,战胜了前辈谢军一举夺冠。在棋坛上,谢军一直是个不败的神话,现在竟然被谭中怡打败,无数的鲜花和掌声一下子涌到了谭中怡面前。怕女儿被这些掌声冲昏了头脑,谭开荣一直提醒她,棋艺和学业是相辅相成的,一个也不能少。于是,学棋之余,她的功课一点也没落下。2009年9月,谭中怡自学考入了上海财经大学。

2011年,在深圳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谭中怡夺得了个人和团体“双料冠军”。2015年,谭中怡再次成为瞩目的焦点,一举获得了全国个人甲组冠军、亚洲女子个人快棋赛冠军、中国首届棋王棋后赛女子冠军等。

2017年3月3日,“2017年国际象棋女子世界锦标赛”决赛开始。女子世锦赛决赛赛程为四盘慢棋,先得2.5分者为胜。经过层层厮杀,谭中怡对战乌克兰名将安娜·穆兹丘克。四盘比赛双方2:2战和,只得加赛一盘定胜负。最终,谭中怡以大比分3:2险胜安娜·穆兹丘克,成为新一届“棋后”,而谭中怡也斩获国际棋联授予的“男子特级大师”称号,这也是作为一名女子棋手的最高荣誉。比赛过后,谭中怡有了短暂的休息。回到重庆,她每天做的事就是陪着父母下棋散步。在小区楼下,她也会给小区孩子们做教练,陪着他们一起玩。

2017年7月底,谭中怡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目前她仍在国家队训练和比赛,为祖国的荣誉冲锋陷阵,而父亲一直在她身边。她说自己感到最幸福的事就是,当她在赛场上累得精疲力竭,回到家中,能看到父亲在楼下等她,母亲给她下一碗青菜面,一家三口守在一起。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