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新闻背后

有钱有房有户口:二线城市的抢人大战

2018-01-29 11:17:33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11期作者:石茹 高鑫
[收藏]

2017年8月28日,江苏省政府为吸引创新人才,要使引进人才的实际收入“等于其工资薪金的税前收入”,意即免除其个人所得税;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喊出“让大学生以低于市场价20%的价格买到房子”的口号,试图留住大学毕业生;山东济南推出了“史上最低落户政策”,放宽人才落户条件;7月19日,四川成都提出本科以上青年直接“凭毕业证落户”。

杭州、南京、长沙、宁波、西安、厦门等主要二线城市,均在2017年发布了户籍、住房、财税补贴等方面的政策,定向吸引人才,打响了一场人才争夺战。

“城市之间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口的争夺战。”国家发改委城市与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学术委秘书长冯奎说。


留下大学生


2017年临近毕业的时候,同学都以为刘晓会去位于北京的中国移动总部工作,但她却留在了南京。刘晓于南京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她表示,中国移动确实是非常好的就业机会,“但是南京可以落户又有补贴”,南京的房价比北京便宜很多,于是她决定留在南京。

所谓的“可以落户又有补贴”,是指南京今年户籍制度和人才政策上的新动作。

南京于2017年2月正式实施积分落户政策,按政策有十一类人可以直接落户,涵盖了“千人计划”专家、博士后、海归等高学历人才,也包括大学生村官、军队干部,以及有职业技能的工匠型人才。

4月24日,南京市政府印发执行了《南京市人才安居办法(试行)》(下称《安居办法》),鼓励相应人才在南京就业和创业。按照《安居办法》,人才被分为ABCDEF六类,对应不同的人群,在住房方面由市政府给予实物配置或租赁补贴形式的优惠。刘晓这样的全日制硕士学位获得者在整个《安居办法》中属于F类,F类人才在毕业两年内可以领取一定的住房补贴。

8月28日,江苏省政府又对外公布了《关于切实减轻企业负担的意见》,规定,鼓励地方政府创新人才政策,使引进人才的实际收入“等于其工资薪金的税前收入”——换句话说,免除创新类人才的个人所得税。

从全国来看,2016年底至今,有多达14个二线省会城市提出针对人才的放宽落户和补贴政策,这些城市公布的文件里都不约而同有几个关键词:户口、房子、财税减免或补贴。

几乎每一项政策都像在扯着嗓子向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喊:送户口、送房子、送钱,你到底来不来?

2017年7月,四川成都明确提出全日制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大学生可以“凭毕业证落户”,细则规定有就业单位和无就业单位的毕业生,都可以在成都落户。

留下大学生的决心最大的当属武汉了。武汉高校众多,但近年来从武汉毕业的大学生却大比例流向沿海发达城市。2017年年初履新的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在其上任之初就提出实施“百万大学生留汉创业就业计划”,希望武汉能够在5年内留下100万大学生。8月26日,陈一新在公开场合透露,武汉将推出三大核心工程,分别解决留汉大学生的落户户口、住房和收入三大问题,其中包括放开无门槛大学生落户,争取让大学生以低于市场价20%的价格买到房子,制定大学生最低年薪标准,鼓励武汉的骨干企业给大学生加工资。

这是武汉在继4月份成立“招才局”,并将招才引智列为“一把手工程”之后更大的动作。此前已经有数据显示,今年1-7月,武汉市共新办理落户8.4万人,较去年全年增加2.8万人。

打出“留住百万大学生”口号的还有西安、长沙等地,今年西安先后出台人才新政23条,推出宽松的户籍新政和22万套人才公寓建设工程。


下注人力资本


人口净增长无疑是衡量一个城市是否有吸引力的重要指标。二线城市中的大部分都在过去五年间人口净增长超过了25万人,二线城市中的天津和重庆,在过去五年间人口净增长超过了100万。

与人口增长相对应,二线城市的经济发展也迎来了相对快速的时期。根据2017年上半年中国15个副省级城市的GDP数据,济南、成都、杭州、厦门、长春和南京的增速在8%及以上,高过了广州的7.9%。宁波、西安、青岛、武汉的增速也都在逼近广州。而同期北京和上海的增速分别为6.8%和6.9%。

上海交大经管学院教授陆铭认为,地方政府在这个时点争夺人才,一个不可忽视的背景是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因而要加大对人力资源的投入。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说,中国过去依赖石油、石化、煤炭等高度依赖土地、廉价成本的劳动密集型行业。而到了新常态阶段,经济增长要依赖互联网、金融、文化创意来拉动,而这正是依赖人本身的行业。

武汉市政策研究室主任樊志宏说,武汉是比较早就确立了要以人作为城市发展的中心的发展理念的城市。

抢“人”,并不仅仅只是争夺人才,也指人口的绝对数量。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郭未认为,现在中国说一个城市有没有发展力和吸引力,最关键的指标就是人口。“特大城市评估标准的第一个指标就是人口,正因为如此,南京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曾经提出过要建设千万人口特大城市的目标。”

以往,人口流动的一个最关键障碍就是户籍制度。但从2016年开始,政府决心逐步清除这个障碍。2016年3月发布的中国“十三五”规划纲要中,要求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统筹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2017年多个省会及主要二线城市放开落户,推出吸引大学毕业生的政策,正是以“十三五”规划要求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为背景。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最早是从1984年开始,这次是力度最大的一次。二线城市像武汉、济南等,原来的改革都还是说买房子才能落户,但现在很多地方租住半年或者一年就可以落户了,这是个非常大的进步。


“企业的吸引力大过城市”


江忆是2015年底从北京搬到杭州的。她在北京读大学,毕业后在阿里系蚂蚁金服的北京分公司工作。为了寻求职业发展,江忆搬到了蚂蚁金服的总部杭州。现在的江忆有了杭州户口,还在供房子。“到杭州是因为想在总部有更好的发展,其实还是企业的吸引力大于城市的吸引力。”

杭州市统计局和人才办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至今,杭州累计引进具有海外留学及海外工作经历的人才高达2.3万人,落户杭州的海外人才中有多达94.1%集中于信息软件、生物医药、新能源、金融服务等高端技术产业。大数据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全国主要城市人才净流入率排名中,杭州以11.21%名列第一;此前有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杭州在高端人才的引进数量上就已经超过了北京、上海和深圳。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网易等互联网公司赋予了杭州崭新的魅力。

二线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的第一个要素是就业机会,尤其是高端的就业机会。根据调查,在“对于未来个人发展,您更看重哪些因素?”这个问题中,获得占比最高数量的选项是“个人发展空间”,其次才是“所在城市的生活质量”,第三位是“薪酬福利待遇”。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孙文凯表示,北京毕业生这两年回流家乡的趋势非常明显,他在与学生们的交流中发现,如果一个毕业生不能在二线城市找到比较好的工作,给户口给现金奖励也没有用。对于很多人而言,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是做梦的地方。在年轻并一无所有的时候,愿意在这座城市奉献自己的人生。但到了结婚生子的年纪,现实问题就会摆在眼前。

研究生毕业于北京大学的杨一凡在南京工作快两年了。在他的北大同学很多仍留在北京“挣扎着”。数据显示,从北上广深四个城市的流出人口的年龄分布来看,占最大比重的是26-35岁。在广州和深圳,这个年龄段离开的占了总流出人口的四成以上。原因可能是这个年纪的人正面临结婚生子等问题,必须要做出选择。其次是36-45岁这个年龄段,这个年纪的人感受到一线城市巨大的生活压力,从而可能寻求改变。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