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新闻背后

陈行甲的人生“上半场”

2017-11-22 14:58:24来源:2017年第7期作者:梁建强,黄豁
[收藏]


“中场调整结束,下半场公益人生开始了。”


曾被评为“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的湖北省巴东县委原书记陈行甲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他的“下半场”,是前往深圳国际公益学院,从事公益社会政策的研究和教学工作。


在那个集边远山区、贫困地区、三峡库区、少数民族地区为一体的地方,曾经的“一把手”陈行甲的人生“上半场”,值得回望。


痛心疾首的现实


“你给我马上回来!”电话里,2011年初任巴东县委书记的陈行甲厉声说。电话那边是巴东的一位商人。半小时后,他回到陈行甲办公室,灰溜溜地拿走了一个悄悄放下的盒子。那是一个衬衣包装盒,盒内装有厚厚一沓港币。“面值1000元,总共20万。”陈行甲说,“我以前在一个经济发达的县级市任市长,也算见过钱的,但调到巴东当县委书记后,开了眼界。”


一次,有个人来陈行甲办公室谈工作。临走时说,“陈书记,我送你个‘时间’吧。”他拿出一块表递给陈行甲。陈行甲一下变得脸色铁青:“你自己拿走!”


还有人给陈行甲送来金条,也被他拒绝。上任伊始的2011年10月,陈行甲在干部见面会上公开宣布了“四不”承诺——不搞个人说了算、不搞小圈子、不搞另起炉灶、不收钱收礼。


与送礼者一掷万金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作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巴东,还有大量的贫困人口,50万人中一度有17万未脱贫。“巴东这么穷,这些人还这么没有底线、没有节操。”在全县的干部大会上,陈行甲说起官场腐败的问题,痛心疾首。


官风不正,民风难淳。过去连续多年,巴东俨然沦为恶性事件频发的“火药桶”。从2009年的“邓玉娇事件”、2010年的“水布垭沉船事故”,到2011年利川市原反贪局局长冉建新在巴东县看守所死亡事件,巴东几乎每年都出大事、怪事。


“不会无缘无故就发生轰动全国的极端事件。”他说,风起于青萍之末,这里的“末”是什么呢?就是社会生态,以及其背后的政治生态。“要改变这样的状况,必须把扭转‘官风’提上日程,提振干部状态,重塑巴东政治生态、社会生态。”


从“正官风”破题


2014年7月起,陈行甲陆续收到不少群众举报,反映国家投资4500多万元的平阳坝河堤竟然还不如上世纪70年代修建的河堤,刚建成没多久就被冲毁了。陈行甲做了实地调查后,责成县纪委和公安局全面调查。


“调查工作举步维艰,县纪委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的所有进展,被调查对象都一清二楚。”陈行甲说。“你住的地方我们知道。”调查此案期间,陈行甲收到了这样的威胁短信。压力还有来自“体制内”的。有人给陈行甲打招呼:“你是县委书记,你说有问题就有问题,没问题就没问题。”


顶着风险压力,陈行甲“坐镇指挥”,一举打掉了叱咤巴东工程领域多年的“中标大王”,并接连查处了9名局长、副局长。从2011年底起的四年多,巴东先后查处串标围标案件7起、追究19人,查办职务犯罪85人;查处企业老板47人。同样的铁腕除弊,延展到了对违法用地、违法建设“两违建筑”的治理。顶住压力,巴东整治“两违建筑”,累计查处“两违”建房户535户,赢得了民心。


狠刹工程项目、“两违建筑”方面的腐败问题,解决了“破”的问题。而在“立”的层面,巴东重在细化要求,同步“正官风”。


上任伊始,陈行甲在巴东提出了“五个严禁”:严禁对属于职责范围内能够办成的事不按规定时限或承诺时限办结;严禁公职人员向服务对象“吃、拿、卡、要”;严禁工作日中餐饮酒;严禁机关干部迟到早退和利用网络进行与工作无关的事,工作时间上网玩游戏、炒股票、看电影;严禁赌博。


巴东县将扭转“官风”作为重塑政治生态的突破口,取得了明显实效。


倒逼干部“眼睛向下”


2016年1月26日,陈行甲约一位镇党委书记吃饭,却遭遇了“闭门羹”。


那天,陈行甲给绿葱坡镇新任镇党委书记田恒勇打电话,说约半小时后在绿葱坡吃午饭,顺便听一下近期工作汇报。他被回绝了。“实在对不起,我已约好2点半到枣子坪村去开群众的屋场院子会,今天就不陪您了。”


“我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感动和欣慰。”陈行甲说,“在他心中,与老百姓的约定比和我这个能影响他升迁命运的县委书记套近乎更重要。这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干部!”


干部“眼睛向下”的转变,与巴东县大力倡导“到群众中去寻根”的理念密不可分。


通过12340社情民意调查电话专线,普通群众拥有了直接评价干部的权力。这搭建了政府与公众交流沟通的平台,能更广泛、更直接地收集民情民意。目前,小县城里社情民意调查中心系统已建有9万人的电话访问样本。调查结果会直接运用到干部考核评价中。


巴东还全力保障社会治理中群众的参与权、知情权。巴东是贫困县,如何精准识别“谁穷、谁不穷、谁真穷、谁最穷”,群众心中有杆秤。巴东县探索了“屋场院子会”,以民主的方式化解争议。“屋场院子会”讨论过之后,村民对于认定结果服气,对政府工作更认可了。


巴东有艾滋病感染者400余名,在茶店子镇的一个小山村,就有35名。2011年11月30日,世界艾滋病日前一天,陈行甲带着卫生局局长和医生来到这里,为村里的艾滋病村民检查身体。陈行甲还委托村干部杀了一头猪,摆了三桌酒席,自己出钱请20多名艾滋病村民一起吃饭。县委书记与艾滋病村民同桌吃饭,成了那个小山村里村民们心中一个温暖的记忆。一件件小事,拉近了百姓与政府官员之间的距离,消除了民间的戾气与怨气。


现代理念驱动“善治”


巴东县也在更多地探索社会治理现代方式,力求以现代理念驱动、激活“善治”。

山高路远、地广人稀,最远的村离县城250多公里——群众“办事难”的问题曾长期被百姓诟病。从2013年4月开始,巴东县选择将推进“农民办事不出村”信息化项目作为突破口。目前,巴东已在260个村(居)建成农民办事不出村信息化项目,26个部门100个审批服务事项授权村级受理,42万农村群众从中受益。


2014年起,巴东运用“农民办事不出村+”理念,增加了金融、电商等多项服务功能,先后在5个乡镇举办“农村信息赶集”活动,并将“农民办事不出村”服务平台和一家电子商务平台的资源进行整合,打造成集实体网店、信息发布中心、特色农产品反向销售于一体的新型信息服务中心……


“网上走群众路线”成了巴东社会治理现代化转型的一个亮点,不仅体现在信息惠民方面,还体现在直面网络民意、回应社会关切之上。


2011年,刚上任的陈行甲在当地论坛见到了网友“科比”的帖——《给巴东新任县委书记的公开信》。信中痛陈巴东诸多沉疴弊病。陈行甲以实名注册方式回复该网友,还公开了自己的邮箱。以此为起点,陈行甲主持长江巴东网改版,并主导建立了网络问政平台,县各政府部门注册账号,由专人负责解答网友疑问。


直面舆论,干部与群众在良性的互动、交流中,增进了理解与互信,进而有效助推了社会和谐与稳定。


告别与前行


告别巴东,却显得有些突然。


2016年12月2日,一篇《再见,我的巴东》在网络中“刷屏”。撰文者是时任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就要离开巴东了,心里有太多不舍。窗前是夕阳下西壤口远山的轮廓,连绵起伏若波涛,就像我此刻的心绪。”


而在此前,录制MV、高空跳伞宣传巴东旅游,为了推介巴东,陈行甲仍在不遗余力。

2016年3月,陈行甲曾含蓄地表达了去意:“德鲁克的人生管理理念中,把人生分为上半场、下半场。我今年45岁,应该中场休息、调整一下,开始下半场。”


而在他演唱并翻译为英语的《巴东之恋》中,一句“来匆匆,去匆匆,一切值得纪念”,似乎也已提前为离别做好了铺垫。


2017年5月6日,蛰伏许久的陈行甲在朋友圈发布的言语中透露,和伙伴们在深圳成立了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致力于贫困地区儿童大病救助和教育关怀。一个乡村建设试验计划,也被提上日程。第一步,是在现实情况下改善家庭照顾系统,修复乡村社区照顾系统的公益项目。陈行甲给它起了一个名字——“我要看到你”。


“希望能够让那些因为生计奔波而城乡分别的亲人比较容易互相看见。”陈行甲说,在此基础上,还将开展平民教育培训、复兴乡土文化、发展乡村产业的试验探索。“这是我公益人生的起点,我带着回归的心,虔诚地从零做起。”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