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中的故宫:老故宫新了,老文物活了| 新闻背后|时代邮刊

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新闻背后

开放中的故宫:老故宫新了,老文物活了

2017-11-22 13:01:00来源:2017年第7期作者:张渺
[收藏]

张甡从西华门进入故宫博物院,踩着海墁青砖,去往他做志愿讲解的文华殿陶瓷馆。一踏进故宫文华殿陶瓷馆,张甡就被“国宝”环绕了。馆里有新石器时代的彩陶、唐朝的三彩、宋代的五大名窑精品。展厅中间摆着乾隆时期的釉彩大瓶,如此完整的釉彩大瓶,全世界只此一件。张甡已经在故宫陶瓷馆当了5年志愿讲解员。每周能和这些古物共处一个下午,让他特别愉悦。


同样在陶瓷展厅做志愿讲解的朱宏,时常会碰见慕名而来听他讲解的陶瓷爱好者。今年69岁的朱宏,退休前是化学老师。在故宫里,每一位志愿讲解员都有自己的特色,有的擅长鉴赏工艺,有的熟知文物背后的掌故。


让故宫博物院现任院长单霁翔感到自豪的是,故宫是“世界上唯一一座每年要接待上千万观众的博物馆”。


星巴克走了,“正大光明”匾额亮了


午门门廊两侧的两间商店,2016年的10月10日被拆掉了。工作人员劝他三思:位于午门的商店,是游客最密集的地方,两个商店的销售额,就占了整个故宫一年17%的营销收入。但为了维护古建筑形象,减轻商业气息,单霁翔一咬牙,还是决定拆!


同样是为了去商业化,故宫午门前广场,也进行了修缮。门前租出去卖小商品的房屋被全部回收,改建成32个售票窗口。在广场上添加了200把扶手椅,把原来的56个树坑全部填上,围着每棵树,都是一圈石凳。此外,还改善女厕所长期排队的情况,将女士洗手间的数量增至男士洗手间的2.6倍以上。


2002年,郑欣淼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上任不到3个月,对故宫的修缮工作便开始了。10年间,23项大修工程,修缮面积约占总面积的三分之一。2012年,单霁翔担任院长后,修缮工作继续进行。


故宫是木结构建筑,为了全面实现禁烟,故宫里的员工被要求,只能在东华门、西华门外的吸烟区抽烟。


对于游客,只能让故宫里的环卫工人,随身都带着一瓶矿泉水,用以浇灭没掐灭的烟头。为了防火,还专门在午门设置了安检口,没收打火机。此外,“防爆消防灭火侦查机器人”在故宫也投入了使用。


为了彻底解决治安安全问题,单霁翔还主持更换了故宫博物院的安保系统。如今,监控室里的65面大屏幕,连接着2300个摄像头。这些摄像头对准了各个展厅和古建筑,以及观众密集区域。改造修缮中,一直未曾掌灯的故宫中轴线上的三大宫、三大殿内宫也终于迎来灯光,“正大光明”匾额第一次被照亮了。


故宫文创产品红了,故宫藏品App火了


故宫的星巴克拆了,小商店拆了,冰窖餐厅却开张了。


“我们要尽可能多安排一些为游客服务的地方,但不能再盖临时建筑了,也不能不合理利用现存的建筑。我们找到了这块地方。”单霁翔将冰窖称为古代的冰箱。这4个冰窖位于故宫中轴线以西,冬天能存放2万块冰,夏天供皇帝和妃子们解暑降温使用。“故宫博物院要改变传统的传播方式,要学会运用多种方式来传播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我们要让故宫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单霁翔说。


2016年,女明星钟丽缇结婚,婚礼上佩戴着成套的龙凤镯,以及鸾凤和鸣的项链,这是故宫博物院90周年推出的故宫文化珠宝系列。当整个珠宝系列的照片发在网上,许多女网友留言“想买”,“种草了”。


故宫的文创产品里,更多的是价格亲民的日用品。一部清宫电视剧大火的时候,不少长发的女孩子,专门去故宫的文创商店里,买一支女主角同款的白玉兰花簪子挽头发。


而给故宫文创设计部门提供源源不断灵感的,则是故宫里的藏品。为了弄清楚故宫里究竟有多少藏品,故宫博物院前院长郑欣淼,整整用了7年的时间,对故宫的文物进行一次彻底的盘点。2017年3月底,单霁翔院长向社会公布了故宫的藏品数量为1862690件(套),比7年前多了5万余件(套)。


故宫博物院正在进行的另一个大工程,是把这180多万套藏品,一一拍照存档,录入电脑,建立每样藏品的信息档案。人们坐在家里,打开手机里的故宫藏品App,就能在数字博物馆里欣赏这些文物,了解它们背后的故事和文化知识。


“故宫跑”亮了,“故宫学”立了


故宫博物院在90岁生日的时候,举办了一场“运动会”。那天早上,游客没有如同往常一样,继续沿着中轴线,一路走到神武门去,而是都朝着西边武英殿书画馆的方向跑过去。那是2015年9月,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特展“石渠宝笈”展出《清明上河图》的第一天。奔跑的画面被留在了镜头里,还有了个专门的名字,“故宫跑”。撤展的前一天,赶来看《清明上河图》的人格外多。按照故宫的规矩,这个级别的藏品,出于保护的考量,展出一次之后,就会入库三年。


故宫有180多万件藏品,能够在故宫内展出的,还不到1%,大多数只能躺在库房里。故宫计划在圆明园附近,新建一座能容纳更多观众的巨型博物馆,预计2020年完工。


对故宫里的藏品,郑欣淼不只是把它们当作古董和文物,更拿它们当作研究对象。故宫学这个概念,是郑欣淼在2003年第一次提出的。这是一门综合学科,涉及历史、政治、建筑、器物、文献、艺术、宗教、民俗、科技等许多学科。目前南开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和社科院研究生院都开设了故宫学专业,培养相关方面的人才。


郑欣淼离任之后,故宫成立了故宫研究院,郑欣淼被聘为院长,继续从事故宫学的研究。“故宫里的文物,故宫的古建筑,与故宫的历史文化,都是结合在一起的。”郑欣淼说,“文物的内涵,其实是历史和文化的内涵,是极具研究价值的。”


新展区越来越多了,“故宫工匠”网红了


在故宫做了13年志愿者后,朱宏真切地感受到,“故宫这些年变化很大”,不断有新的展区在开放。


角楼里的屏幕上循环播放着一部短片,那是故宫文化资产数字化应用研究所制作的VR短片。短片告诉人们,古代的匠人是如何不使用一根钉子,只用榫卯结构,一步一步地盖起一栋角楼的。


故宫博物院古建筑科技保护工作小组,是在2005年成立的,负责文物建筑及其修缮工程中的保护和监测工作。新的材料,新的工艺,逐渐被试验和使用。这个部门的名称,从“工程队”到“古建修缮中心”,到现在的“修缮技艺部”。一部名为《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纪录片,引发了许多年轻人对故宫工匠的关注。


2016年年底,故宫文物医院挂牌成立。在单霁翔的描述中,这就是一个给文物看病的地方。修文物的工匠都穿着白大褂,看着就像是医生。这个文物医院,同样即将对游客开放,可以在网上预约后参观,近距离观察文物医生们怎样给文物“治病”。


“到2020年,绝大部分区域都会开放,我们争取开放面积达到80%以上。”单霁翔作出承诺。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