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新闻背后

“保健品”:俘虏老年人的花样骗局

2017-04-12 08:43:29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二期作者:宋金方
[收藏]

    看到一则新闻,一位老人 迷信各种磁疗、远红外、微波、生物能……每天絮絮叨叨:“是××保健品救了我,不然我早死了。”最后的转机,是老人家遭遇非法集资,积蓄被骗光,没钱了, 家人控制经济来源,才算远离“××保健品”。另一则新闻,一位老人去世,在 他确诊重疾之后到离世的一年多时间 里,买了八九万元的“保健品”,却不肯  到正规医院治疗。

    在“老年人保健品骗局”中,有几个参与程度不同的相关方:“保健品”的生产销售方、监管部门、入局的老人们、“我们”——老人家的亲友团。


“市场”


     “保健品”的产销方还要细分为厂家和销售渠道,尽管很多时候他们是一伙的。厂家提供产品,也就是“保健品”。销售,则手把手将老人家们牵到 “局”里。

    无论在哪个国家,保 健食品都是食品,不是药,不可以宣称自己有药用价值。宣称自己有“神奇疗效”的保健食品,不必检验,都是骗子。

    在中国,中药的存在,使保健食品与药品的界限变得异常模糊。一种生物产品,比如某种蛇,既可以是一种食材,也可能是某种中药材,还可以是“滋  补品”,一种很难界定其范畴的东西。

    这使不法厂商在保健食品中添加药剂成分的动机更强了。因为很多消费者根本就没有分清保健食品和药品,他们中的很多人在购买服用保健食品时, 是把它当作药品的替代品,甚至是“超级药品”看待,指望能有一般西药达不 到的“神奇”疗效。

    非法添加的害处非常明显,有时是致命的。非法添加有些是管制类药品,如在止咳药中添加吗啡类及其衍生物,也有正在应用的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如壮阳药里添加西地那非(就是 

“伟哥”)——想想那些“硬三天”“草本固精”“西藏牦牛鞭”等城乡结合部味道浓郁的“药”名吧,都是这类货 色。因为没有明确剂量提示,也没有医 嘱,宣称无副作用,这种“保健食品”常常导致患者盲目加大剂量,导致的事故很多。更可怕的还有在保健食品中加 副作用太强的上一代处方药和非处方药,比如降压的硝苯地平,猛加,是食 品么,又猛吃……

     还有些保健食品,比如有机锗类保健食品,在欧美很多国家,早已确认对人体有毒害作用,限制上市,但在中国仍大行其道。这就像何首乌的毒性早就确凿无疑,但因为是“传统中药”,我们就会赫然在正规超市的调料柜上看到有何首乌出售一样。

    保健食品在美国和中国的监管也有些差异。FDA实际上比较弱势,保健食品不需要审批,宽进严管,一切责任由厂家担负。只要不吃出明显问题,或涉嫌加入违禁成分,FDA并不过问。这也仰赖美国完善的法治体系。中国情况刚好相反,需要审批,想拿到保健食品的“蓝帽子”标志并不容易——但一旦通过审批,实际销售中的管理就没那么严了。保健食品厂商在广告宣传中打 擦边球的比比皆是。

    当然,有些保健食品,因为有“中 药”或“滋补品”的光环相加,暗示疗效更为“合法”。比如“药食两用”的阿胶,就宣称“对缺铁性贫血和失血性贫血、咳血、吐血、便血、衄血、尿血、功能性子宫出血、妊娠胎漏等出血症 有很好的疗效”。当然,还不止此,很多 民间宣传的阿胶疗效更神乎其神,几乎包治百病。这其实已经属于“夸大宣传”,但药典上白纸黑字,监管部门也 没什么办法。

    从销售手段上说,目前保健食品常  见的销售手段,直销、面销、会销…… 非议也不少。

    一位监管部门人士,这样描写保 健食品销售场景:进门就被镇住了。像是在开联欢会,老头老太太上去唱!骗子们把他们的老巢搞成了一个老年人俱乐部性质,老头老太太特愿意去,欢声笑语一片。 骗子比儿子亲,儿子光想花老子的钱,骗子才关心老子的身体。然后怎么办,认骗子当干儿子呗。不夸张,真的,卖蜂胶胶囊的店里一百多个老人,全认一个骗子当干儿子了。

    这些骗子抓住老人爱贪小便宜的心理,讲个课发个毛主席像章啊、发一纸儿挂面啊、发个梳子啊什么的,天天讲天天发,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

     在销售端,除了暴力胁迫或传销, 一般的直销、会销性质的销售方式,无论里面有多少“洗脑”或是“暗示”,只 要在监管红线之内,甚至只要不出线太远,很难监管到位。这可能和保健食品本身的灰色属性密切相关,而“药食 两用”的现实存在,又将这一领域的灰 度大大增强了。


老人


    老人都容易被骗子盯上。老人的弱点,主要是信息的缺乏。这种缺乏一方面可能是信息本身匮乏,也有很多老人家是主观问题,交流、沟通、获取 知识的能力与意识欠缺。

    但是,中国的老年人,确切地说,大 致出生于1940年代到1950年代的老年 人,还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首先,这一代中国老人家青少年时,经历过极特殊的社会治理模式,所有的信息都是自上而下、强行灌输的。这使他们中很多人的质疑精神、自学能力、知识更新的办 法,乃至获取新知的欲望,都受到了压抑。在中国改革开放,社会经济形势开始好转的时候,他们已经人近中年,自我更新、重塑的能力,无论是在世界观、 人生观等价值观层面,还是对于信息的 接收的方法论层面,都受到了限制。

    在中国,1980年之后至今,是一个时代列车猛然加速的时代。对很多今天的老人家来说,变化不是匀速线性的,就像把他扔到了外国。时代跃进的过强张力,会给人带来巨大焦虑和错 位感,而且影响是全方位的。

    在所有变化中,城市化的影响又尤其大。1980年前中国也有大城市,但那时即便是上海北京,老人独居空巢的情况也没那么普遍。老年人空巢现象,大概还是2000年后,成为比较为人关注的现象。空巢老人的生活方式意味着什么,就不多说了,结果是普遍相同的:他们缺乏温情,缺乏关注,甚至缺乏安全感。

    这一代人,在当年“砸三铁”“国企改制”时,就是所谓“40-50”一代。 这一代人中的很多人,几乎没有机会选择转型。即便是那些运气较好,没有遇到极端困境的人,也必然会遇到其他不那么显眼却很真实的压力。他们的无力与和失落不仅体现在能力上,也会体现在心理上。

    我就见过,有老人明明家里计算机放了好几年,但不去手把手教,他们是不会主动打开电脑自己尝试的,尽管一个7岁孩子都能很容易自行掌握相关操作。很难形容他们的这种心境:既抗拒,又恐惧。

    他们也经常会注意掩饰自己的失败、无力,他们嘴上可能说自己老了不行了无所谓了看你们年轻人的了,但实际上内心从来都有股不平之气。

     这种心态和他们一向就有的权威 主义塑造的思维模式合体,要么当他有点钱,能自己主导自己的生活,就会加倍固执己见;要么经济无力,需要儿女接济,不免心理失衡,攒着劲,暗地里 固执己见。

    全世界没有几个国家在短短三十年里出现的社会变迁、生活场景变化, 能与中国相比。这样大规模人口的和平时期的社会转型,全世界也许三两百年也就遇到这么一次,而最强的张力  落在他们身上。

    是啊,这些老人家,“中头奖”了。


我们


    “我们”是谁呢?这些老人的子女辈。

    “我们”什么样呢?也不消说,成功人士当然有,有些则连白领都算不上。这不重要,关键是,跟父辈都很少 能见面。中国这一代中青年人面临的经济和竞争压力,是空前的。

     这当然是个大问题。父母辈那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情感缺口,同时也是知识信息的缺口。家人间的交流效率变 得非常低。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销售小哥那么容易得手了,这和刚失恋的姑娘容易泡上一样的道理。

    而且这种隔膜是深刻的,远不止表面看起来那一小块。

    当我们的父母迷恋某些保健食品及轻信销售小哥时,我们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呢?我自己的经历,气急败坏居多,全面否定居多。很久后我想,在那个时刻,我的话会让他们觉得有挫败、羞辱,甚至产生逆反心理么?我当时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为了他们健康开心, 还是为了宣示自己无需证明的正确呢?

    统统可疑。 

    权威主义下的“蛋”,很难允许自己作为原本的权威,却接受来自晚辈居高临下的(即使不是晚辈主观上)“教训”,但由于双方在认识能力、掌握信息上的落差,“居高临下”式的信息倾泻,却又常难避免。

    这种场景是全方位的。 有几个人没抱怨过长辈“落后”的习惯与意识呢? 有“解决办法”么?任何程度的沟通努力,都是有益的。也许有些障碍注定无法跨越,但再微小的改善也是有必要和有价值的。

    保健食品骗局的问题不是当下中国独有,但在中国当下最为突出。这里有医疗传统问题,比如中药的“药食难分”,也有监管问题。但其中最难解也最特殊的,是因为时代跃进造成的整 整近两代人,与社会和亲人形成的隔 膜。隔膜的修复,需要从个体到群体都有行动,用行动来结出善果。


[责任编辑:梁原]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