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新闻背后

大国的味道:舌尖上的中美交锋

2017-01-06 18:28:11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10期作者:张恒
[收藏]

2014年3月,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带领两个女儿访华,在成都一家火锅店,吃了顿正宗鸳鸯火锅。

从周恩来与尼克松在人民大会堂碰杯共饮茅台,到习近平与奥巴马白宫里品尝绍兴黄酒,中美恢复交往40多年后,中餐终于成为美国政界熟悉且寻常之事。但它的政治作用仍在。摆在政治家面前的,吃,就是政治。


总统访华,自备干粮


吃中国特色小吃,米歇尔并不是第一个。2011年,美国副总统拜登访华时,特意造访鼓楼附近的姚记炒肝店。拜登在时任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陪同下点了炸酱面、包子和几个凉菜。

美国人这样做,一方面可以更加接近中国人日常生活,同时,也可以向中国民众展示出亲民的一面。

外国政要访华,行程需要双方协商敲定,以确保安全。外出就餐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但必须要提前告知。中方需要对这家店做安全检查,保证不出事。

据前外交部礼宾司参赞吴德广回忆,负责1984年里根访华饮食起居的先遣组官员提出要求,要派其特工人员下厨房监督中国厨房做菜,里根吃的东西都必须经过特工人员检查。中方显然不能答应这种要求。

但除了官方准备的宴会外,钓鱼台国宾馆为里根夫妇准备的日常用餐,都遭到美方拒绝。“中方在总统套房备餐间安放的各种物品全被搬到了走廊里,当然谈不上他们吃中方准备的早餐了。可口可乐、橙汁、去咖啡因的咖啡等各种饮料,都是从美国运来的。”

美国领导人访华,除了公开场合就餐,“他的水,他吃的东西”都是自己带的。以1998年克林顿访华为例,当时访华团携带的防弹车、生活用品等大量后勤保障物品重达100多吨。


大使馆的中餐俱乐部


除了四川火锅,米歇尔还在北京品尝了烤鸭。美国大使馆选择了大董烤鸭。

美国大使馆提前一周定了包间,还拿走了一份菜单。米歇尔在这里吃到了烤鸭配黑鱼子、葱爆小牛肉、豉椒牛仔粒、宫保虾、雪菜烧笋衣、烧二冬,此外还有烧茄子、炒粉丝、豌豆尖之类的素菜,主食则把扬州炒饭、炸酱面、饺子、包子等中国特色一网打尽。

美国人如今确实对中国餐饮文化非常熟悉,自中美恢复建交互派大使后,中餐就成了驻华官员调查、了解中国情况的一部分。“当时外国有一些大使,成立了一个俱乐部,专门到小店吃东西”,外交部礼宾司前副司长高建中回忆道。

布什家族对中餐非常热爱。小布什首次当选美国总统后,飞到华盛顿的第一顿晚餐吃的就是中餐,地点位于华盛顿近郊一家名为“北京饭店”的餐馆。他的父亲老布什很喜欢这家饭店的“北京烤鸭”,并且常年预留N17号桌。

这种热爱应该与布什一家曾在中国生活过有关。1974年,在中美刚刚恢复外交关系不久,老布什被美国政府任命为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在中国工作一年多里,他时常将小布什兄弟接到北京来,他自己也经常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去找羊杂碎、羊杂汤。


“各种不可思议的食物”


更早之前,美国人就已经清楚中国菜里的这些“奇怪”之处了。

1972年,尼克松首次访华,其幕僚提供的简报中提到:在中国的餐桌上,你可能会吃到鱼翅、燕窝、海参、蛇肉、狗肉、熊掌及各种不可思议的食物。“如果你不喜欢某种菜肴,最好不要称赞它,因为热情好客的主人就可能会给你夹很多这种菜。”

虽然中美两国从1784年就开始了接触,但1949年中共执政后,中美交往切断,此后20多年里,彼此提防和敌视,以至于当双方准备开始交往时才发现,对彼此文化所知很少,尤其是在餐饮文化上表现明显。

尼克松访华前,曾派以基辛格为首的美国先遣小组数次秘密访问中国。热情好客的中方几乎举国动员来操办这次接待工作。比如听说尼克松喜欢吃海鲜后,有关方面决定准备新鲜的黄海鲍鱼以做备用,东北的潜水队冒着零下20多摄氏度的严寒进行采捕。

美国人也表现出了对中国的尊重和真诚。虽然中国国宴为了照顾西方人的习惯,提供筷子的同时也会摆上刀叉,但尼克松和夫人还是决定入乡随俗使用筷子。

由于当时中国国宴并未实行分餐制,为了表现中国人的好客,周恩来特意夹了一块菜肴放进尼克松夫人的盘子。过了一会儿,尼克松夫人终于用筷子夹起它送入口中。这些画面,很快被传回美国,标题为:拿着筷子的尼克松夫妇。

尼克松“破冰”后,美国总统接连到访。吉米·卡特是唯一没在任期内访华的总统,但在中美关系中,他的作用同样非常重要——在未征询国会或要求国会同意的情况下,他宣布与中华民国断交转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1981年8月,卸任后的卡特来到北京,仍然受到元首级接待。他不但吃到中国政府准备的精美宴席,还品尝到了北京特色小吃油条。卡特应该是首位邀请华人厨师进白宫制作中国菜的美国总统。1981年1月,中餐馆老板郑进玉在白宫为他和家人烹制了北京烤鸭、扬州炒饭以及川式缅因州大龙虾等中西合璧的菜式。


“佛跳墙”重现,茅台酒消失


2011年拜登访华。8月19日晚上,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西大厅为拜登举行欢迎宴会,宴会上的主菜是佛跳墙。这是多年之后,“佛跳墙”重新出现在美国领导人访华时的官方宴会桌上。

“佛跳墙”是一道福建名菜,精选鲍鱼、鱼翅、辽参、鱼肚、干贝、鲍菇、鸽蛋、裙边等八种顶级原料熬制而成,熬制过程至少需要三天三夜——习近平指导统战工作时就曾以这道菜为喻,称交挚友诤友不能做快餐,要做“佛跳墙”这样的功夫菜。

里根是第一次在国宴上吃到这道菜的美国总统,老布什作为总统访华时,也对这道菜赞口不绝。但此后,在官方欢迎美国领导人的宴会报道中,这道菜就消失了,直到2011年拜登来访。

习近平宴请拜登的菜单上,还有炖山珍汤、金瓜鲜蔬和东坡牛排。

外交部礼宾司前代司长鲁培新说,现在的国宴上,已经融入了很多西餐的因素。原来在中国的国宴上,最重要的酒是茅台酒。尼克松访华前,他的幕僚就特别提醒他,当心中国的茅台酒——中国人在宴席上会互相敬酒,不要真正将酒喝下,但到了宴会上,尼克松发现,这根本行不通。他喝高了。礼宾部门考虑到茅台酒的烈性,决定把它从国宴餐桌上撤下,取而代之的是红白葡萄酒。

在与美国恢复交往后,中国与西方国家的领导人互访逐渐增多,礼宾上的互相交流频繁起来。对照之后,领导人和礼宾部门都发现,中国招待宴会程序烦琐,决定开始精简。在以往的国宴上,唱国歌、敬酒仪式、双方领导讲话,都是必备环节。中国人举办完招待宴会后,外国访问团还要举办答谢宴。随着与中国建交国家的增加,访华领导人越来越多,礼宾部门发现国外的礼宾工作并没有这么烦琐,于是从70年代开始,不断对礼宾招待宴会制度进行改革。

答谢宴取消了;奏国歌环节取消了;双方领导人正式讲话也取消了;菜品数量也不断调整,先是“四菜一汤”,后来变成了“三菜一汤”;为了卫生方便,国宴也开始实行“分餐制”,即一人一份,“食不共器”,从此不再会有彼此夹菜的情况出现;宴请人数也不断压缩,一般而言,大型宴请主、客比例为1:2,如外宾5至6人,中方不能超过2至3人……


中餐进白宫


希拉里也开始打中餐的主意——她希望通过这个渠道,吸引华裔选民。

5月24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来到旧金山一家华人茶餐厅,为妻子希拉里拉票。一个多月前,希拉里自己也曾到纽约华人开设的餐厅品尝奶茶和小吃,而且还打包带走一份鸡肉锅贴。

中餐不但是中美外交关系中的一项内容,也已经成为影响美国内政的一个问题。2012年,奥巴马寻求连任时,也曾打过中餐牌。当年2月16日,他造访唐人街迎宾阁饭店,在与店内顾客交流合影后,打包带走一些广式小吃。

在美国,中餐已经成为政治家们非常熟悉的菜品,一家叫“皇朝”的餐厅,特意开在了华盛顿国会山一侧。据媒体报道,国会议员、政治说客以及外交官员经常出入这家餐厅,正竞选下届美国总统的前国务卿希拉里及现任国务卿克里都是这家餐厅的常客。

甚至,随着中美间关系日益密切,中餐还走进了白宫国宴。2015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奥巴马在白宫设宴,招待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中国的绍兴黄酒和南瓜月饼,也出现在宴会的餐桌上。

“这次国宴代表了美国友好的、聪明的外交方式,特别是对中国这样的国家来说,我们通过领导人之间的情感互动把事情搞定,”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顾问康达说,“这是保持两国高层间的互动畅通的关键互动方式。”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