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新闻背后

“神童生产线”:一所低调大学的“高调”少年班

2016-11-15 11:38:14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9期作者:王珊
[收藏]

“你是不是那个中国少年科技大学的?”“对,我就是那个‘少年科技大学’的。”2009年,陈旸开始担任中国科大少年班学院院长,从此,类似的问题一直就围绕着他。

38年里,中国科大少年班一共培养了3167人,18%~20%左右在留在学术界,其中包括两位美国科学院院士,1位中国科学院院士。据不完全统计,他们中,在国内外做教授的超过250人,哈佛就有5人,清华有6人;6位少年班校友获得麦克阿瑟天才奖,此外,还有商业金融领域的张亚勤、郭去疾…… 

三十多年来,少年班所走的每一步,几乎都被关注和争议围绕着。


“宁铂效应”促成少年班


少年班的第一届学生王永已经毕业34年了,现在是中国科大信息学院副院长。到现在,王永还记得同学宁铂当年的火爆。《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各级地方报纸上,都能读到宁铂的事迹,而最吸引读者的一条新闻,就是神童宁铂与方毅副总理下围棋,两局对弈,宁铂全胜。这个两岁半就会背诵30多首毛主席诗词、4岁学会400多个汉字、6岁能开中药方、下棋赢了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的神童当时真是家喻户晓,被称为“中国第一天才”。

宁铂的出名缘于一封举荐信。1977年,江西冶金学院教师倪霖给方毅写信,举荐赣州13岁的天才少年宁铂。方毅亲笔批示,“请科大去了解一下,如属实,应破格收入大学学习”。

中国科大到宁铂的学校进行了考察,并破格录取了这个年仅13岁的孩童。而在此期间,中科院和中国科大不断收到来自全国各地举荐少年英才的信件。是否要成立一个少年班?中科院批示了学校的请求。随后,中国科大选派十多位经验丰富的老师,前往上海、福建、江西、湖北等地考察、招生,最终录取了21名智力超常的少年,组成中国科大第一届第一期的少年班。这个班的平均年龄为14岁。最小的谢彦波只有11岁。

第一期少年班开始后,越来越多的地方单位和机构向中国科大举荐聪明的小孩,中国科大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扩大招生。随后招来的学生作为当年第二期少年班的学生加入到宁铂所在的第一期中。

1978年,王永只有16岁,刚刚读高一。第二期少年班的招生,全国报考人数有937人。跟王永一起进入少年班的还有日后成为微软全球副总裁、百度总裁的张亚勤。

进入少年班的学生按照五年制的计划进行培养,不分专业,集中进行一年严格的基础训练后,在各个院系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专业方向。

1979年4月,中国科大向中科院汇报前两期少年班的办学情况。中科院给予回复,要求学校把少年班继续办下去。

少年班教育的成果很快凸显。上世纪80年代,全国大多数重点大学的研究生录取比例在10%左右,而科大少年班毕业生当年考取国外研究生的比例高达80%,有的年级甚至能够达到100%。

创办少年班的热潮一触即发。1984 年,邓小平在北戴河会见华裔学者丁肇中时提到,“少年班很见效,也是破格提拔,其他几个大学都应办少年班。”1985年1月,教育部下发关于“同意北京大学等12所院校举办少年班”的文件,除中国科大外,又批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12所重点高校开办少年班。


“神童生产线”之惑


在一定程度上,宁铂成就了少年班,而他最终选择出家的举动,却激起社会对少年班的种种争议。

神童的巨大光环却使得这个十多岁的孩子背负了太多。宁铂读书的几年里,媒体经常来采访他。有的媒体甚至要求他当场和别人比赛下围棋,或者说个病让他开个方子,小小的宁铂也乐于接受这些如今看来是“捧杀”的采访。负责教务工作的程福臻也试图去筛选媒体,并告诉他们,这样对宁铂这群少年班学生不好。但是他们总是拿出“多出人才,快出人才,尊重科学,尊重人才”的说辞,来解释那些实际上过了头的宣传。

随着年龄的增大,神童的巨大光环让宁铂开始变得裹足不前。1982年宁铂本科毕业留校,而没有选择像其他同学一样考研。19岁的他成为中国最年轻的讲师。很快他就评上了副教授。然而,此时的他也开始醉心于佛学,并于2003年选择出家。他的这个出人意料的选择,更是给少年班带来一片责难声。此后,少年班便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少年班的学生在毕业之前,一律不能接受采访。

在外界眼中,少年班始终应该是“神童生产线”,培养出来的人必须是爱因斯坦式的人物。而提出异议者始终认为,少年班是“揠苗助长”,不利于青少年成长。宁铂等人在媒体报道少年班负面新闻时经常被提及,被普遍认为是“少年班失败典型”。

争议声中,上世纪90年代开始,各校少年班纷纷停办。最终,当年办了少年班的13所高校中,只剩下中国科大和西安交大两所学校还保留了少年班。

而中国科大却在少年班的道路上不断拓展,并且最终于2008年成立了少年班学院。目前的少年班学员约有300人,由三部分组成,分别为最早针对早慧儿童设立的少年班;针对高考成绩优异的学生、仿照少年班模式开办的“教学改革试点班”;以及成立于2010年、通过先面试后高考录取的创新试点班。

在接近40年的时间里,中国科大少年班的毕业生有85%以上考取国内外研究生。从科技界到产业界,不少少年班学员在不同领域做出了杰出贡献。

随着少年班学员特点的变化,少年班学院的办学理念也在不断发生变化,陈旸说,“如果说少年班成立初期,我们的初衷是早出人才、快出人才的话,那么如今,我们更希望探索一条高等教育大众化背景下的精英教育模式,使学生未来有能力担负起社会发展的责任、传承优良的文化道德、引领社会的科技进步。”


“城堡”之内的自由


陈旸开始当院长后,再次强调了少年班学生一律不能接受采访的规定。“他们都是孩子,承受不起这种吹捧。”

宽口径和个性化是少年班学院人才培养的最大特征。少年班的学生入学后不分学院和专业,先进行一年的数理基础课教育,打实基础;第二年则进入各学院学习;第三年在学院内自主选择专业,进入专业学习阶段。少年班学生基础好,学校为了满足这些精英学生的学习需求,为他们提供了更优越的教育资源。现在已经是哈佛教授的庄小威依然会怀念当时在少年班的生活,“最大好处是很自由,想学什么课就学什么课,这种自由的选课方式养成了我没有太多局限性的思维方式。”

学校会给少年班配备班主任,从大一一直带到大四。现在少年班学院的党总支副书记兰荣就当过两届少年班的班主任。头一年是任务最重的,兰荣要把这些孩子聚集起来上自习,给年纪偏小的他们树立集体观念,并培养他们的规则意识。后面几年,则要慢慢地指导,并最终退到幕后做个“隐形人”,给他们更多自我成长的空间。“跟其他小孩相比,少年班的孩子更加坦诚、直接。”

中国科大还专门邀请了包括院士在内的资深教授以及杰出青年学者担任少年班学生指导教师,每位指导教师负责3~8名学生,为他们选课、制定学习计划提供意见,帮助他们更好地了解各学科的发展前沿,选择合适的科研课题。现在指导老师的数量达到了七八十位。

邓斯壮是少年班大四的学生,他已经拿到了美国一所高校的邀请,而与他同时进入少年班的48名学生,三分之一出国深造,三分之一保研,剩下的则考研和找工作。上大四之后,邓斯壮开始担当助理班主任的职务,服务的对象是少年班大一的新生。这是少年班的创举。每年要在毕业班的学生中选择若干名学生担任低年级班级的助理班主任,协助班主任进行管理——少年班学院希望以此来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和使命感。“我们想告诉他们,不能因为自身可能的智力优势,就对自己获得的教育资源心安理得,而是应该主动帮助他人,承担社会责任。”陈旸说。邓斯壮喜欢当这个助理班主任。

作为第一届少年班的学生,王永给2015级的少年班学生教授《科学与社会》课程,每当这个最早的少年班学生面临最年轻一代天才少年的时候,他都会提醒这群孩子,将年龄的优势利用好,“比如说,你可以跨领域地修双学位,跨度大的学科交叉才能可能出更新的成果。”目前,少年班学院也在尝试将4年的学制延长,为这些智力超群的孩子提供更充足的学习时间。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