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新闻背后

“历史上最尴尬的握手”:奥巴马在古巴的72小时

2016-06-23 19:58:27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5期作者:袁源
[收藏]

没有协议,没有声明,没有合作框架,2016年3月20日至2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带着家人在古巴搞了个“历史性访问”,不能说一点收获没有,毕竟他拥有了“历史上最尴尬的握手”。

那是在古巴革命宫,奥巴马和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召开的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奥巴马走近劳尔·卡斯特罗,试图用左手轻拍劳尔的右肩,就在快拍到的一刹那,劳尔突然抬起右手,抓住奥巴马左手腕,举起来,奥巴马尽管面露微笑,但笑容里尴尬尽显。

那是奥巴马到访的第一天,他满怀愿景,希望自己的古巴行能够“埋藏最后一件冷战遗物”。这些“遗物”中,除了政治隔阂、货币价值的疏离,还有贸易禁运、关塔那摩之争、人权口水。72小时解决这些,显然是奢望。


奥巴马来了,劳尔没接机


1961年,美国与古巴断交,那一年,奥巴马出生。2008年,奥巴马首次当选美国总统,随后,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很难说,这是一个枷锁,还是一个激励。总之,奥巴马在随后的总统岁月里,总想在和平上弄出点什么。奥巴马从2014年12月17日开始,一直致力于推进美古两国关系正常化。几经周折,终于敲定出访日期。

此行,奥巴马精心准备。出访之前,他在古巴著名笑匠席尔瓦的电视节目中客串。二人通越洋电话,奥巴马大讲西班牙语俚语,“美古人民是朋友”。两人的通话不是真正通话,只是分开拍摄,蒙太奇手法拼接。席尔瓦的电视节目是当地少数能针砭时弊的电视节目,美国驻哈瓦那使馆在脸书上发布了这段视频,时长3分半钟。

2016年3月20日,奥巴马开始正式访问古巴,这是美国在任总统自1928年以来,首次访问这个距美国海岸线仅90英里的国家。没有战舰相随,除了第一夫人米歇尔外,奥巴马的两个女儿和丈母娘也一起见证这趟世纪之旅,大女儿玛丽亚·奥巴马还充当了爸爸的西班牙语翻译。

为了迎接奥巴马的历史性访问,古巴首都哈瓦那整顿了市容。市政工人用沥青修补凹凸不平的马路、为建筑物刷漆、清理公园。旧城区贴着奥巴马和劳尔·卡斯特罗的海报,还有大量便衣警察。

不过,劳尔·卡斯特罗并未到哈瓦那机场亲自迎接奥巴马,仅仅是外长罗德里格斯作代表出席了机场欢迎仪式。尽管劳尔近年鲜少公开露面,不过,2015年9月劳尔曾到机场迎接教宗方济各,2016年2月亦曾迎接俄罗斯东正教牧首基里尔。


美元没法用,谈话不投机

开着1963年份破旧雪佛兰的出租车司机尤尼尔穿梭在哈瓦那街头,这趟载客他赚20元“古巴比索”,但这种古巴人日常使用的货币无法兑换美元。古巴自1993年起另有“可兑换货币”,主要作为观光客或古巴人购买奢侈品之用,奥巴马一行如果想在哈瓦那街头吃点什么,只能用古巴比索或那种“可兑换货币”,在这里,美元自2004年起禁止流通。

除了走访美国驻哈瓦那大使馆、哈瓦那旧城区及大教堂等“例行”外事访问安排,奥巴马在哈瓦那的第一餐放弃了国营餐厅,而选择了老城区一间民营小餐厅“San Cristobal”。

1961年后,古巴逐步取消私营机构,至1968年,企业全面国有化,连餐厅也不例外。上世纪90年代,古巴经历经济危机,于1993年开始实行经济改革,其中一个政策是发放第一批私人餐厅的许可证。私人餐厅被古巴官方视为该国经济变革的标志,因而奥巴马在古巴的第一顿晚餐为外界留足了解读空间。

正事还是要谈的,但是谈得不愉快。

在面向古巴全国直播的双方领导人参加的电视新闻发布会上,奥巴马与劳尔·卡斯特罗最初还开了几句玩笑,但随着切入正题,气氛变得严肃起来,甚至出现了紧张不快。

奥巴马说,美古关系要获得全面发展,还面临“一个强大的阻碍因素”,即古巴人权状况不佳。不过,劳尔·卡斯特罗随即指责,美国持有“双重标准”。他反问道,世界上有多少个国家在人权记录方面毫无瑕疵?“你知道吗?我知道答案。没有,一个也没有。”

奥巴马方面,则极力回避触及关塔那摩美军基地监狱的话题。

这场记者会还有一个“不和谐”细节被外界放大。劳尔·卡斯特罗原本预定回答一名记者的提问,但是奥巴马开玩笑般地“怂恿”卡斯特罗再增加一个记者提问机会。对奥巴马临时打乱计划的行为,卡斯特罗虽然采纳建议,但面露不快。


看了场球赛,没有全垒打


观赏一场由美国职棒大联盟坦帕湾魔鬼鱼队和古巴国家队的表演赛,是奥巴马此行的重头戏之一。

这场比赛是美国职棒队伍时隔17年再次来到古巴,美古领导人并肩观战,第一个走进打击区的球员是从古巴叛逃的外野手法诺纳,负责开球的是古巴出生的名将提安特。

结果不出意外,坦帕湾魔鬼鱼队以4比1击败古巴国家队。比起胜负,ESPN的转播镜头捕捉到一个“safe”时刻:坦帕湾魔鬼鱼队6棒基尔梅尔成功滑进本垒,观众席上的奥巴马做了一个大大的“safe”手势,然后跟他邻座的劳尔·卡斯特罗握手寒暄。

比赛胜负其实无关大局。事实上,奥巴马在第三局就离席,因为他要飞往下一站阿根廷,劳尔·卡斯特罗也同时离开球场。

但是,外界对这场球赛的意义格外高看。英国《卫报》说,在奥巴马三天访古行程里,这场棒球才真正把美国与古巴从冷战以来的扞格之中拯救出来,《美国之音》更将此战与上个世纪70年代、促使中美破冰的“乒乓外交”相提并论。

自从肯尼迪政府时期宣布对古巴实施禁运措施,禁止企业和公民到古巴做生意,职棒大联盟也包括在内。过去古巴棒球选手必须“叛逃”,才能前往美国追逐大联盟棒球梦,卡斯特罗政府希望美国能够借由奥巴马的到访,免除古巴棒球员必须放弃国籍才能和大联盟队签署合约的规定。

有分析认为,卡斯特罗政府希望在这场由奥巴马开球的“棒球外交”大戏中挥出全垒打,不仅带进更多美国观光与投资机会,同时让古巴优秀棒球选手能够合法加入美国职棒大联盟球队。


菲德尔没见,共和党掣肘


奥巴马在受访时信誓旦旦表示,他相信他的继任者任内一定会解除对古巴的禁运。

《经济学人》以“古巴马”来形容奥巴马的突破,但他留下的可能只是一张“空头支票”。

在很多人看来,奥巴马访问古巴并不算一场成功的突破。

为期三天的访问,奥巴马并未安排与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见面。2006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因健康因素退位,把权力交由弟弟劳尔。但此次二人失之交臂应该不是因为健康的原因,因为就在奥巴马来哈瓦那几天前,即将迎来90周岁高龄的菲德尔还在哈瓦那同来访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举行会晤,神采奕奕。2015年9月教皇到访古巴时,菲德尔也与其见了面。

观察人士还看到,尽管劳尔·卡斯特罗同意让奥巴马发表演说,还给予全国直播,让许多古巴人民都能在自家或酒吧里同步收看,但古巴政府并没有像此前处理重大事件一样在户外树立起巨大的转播屏幕。

最令人担忧的是,“古巴马”的继任者极有可能实行不同路线。最显而易见的威胁是共和党初选领先者特朗普。他建议在美墨边境建筑高墙,要求墨西哥负担其成本,这是在污辱美国的重要贸易及外交伙伴。特朗普敦促其他共和党参选人对移民实行更加强硬的态度。

到目前为止,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拒绝解除对古巴的经济禁运条例,加上美国拒绝归还关塔那摩湾基地,这始终是美古关系的两根刺。况且,美古在“人权”“民主”等问题上存在根本分歧。

民主党人虽然不像特朗普那么仇外,但也相当受这种保护主义的吸引。奥巴马拉近与拉美关系的政策能否延续,还得看下一位美国总统。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