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世相百态

跑遍全球:“宇宙少女”只为拍到最美的星空

2019-02-15 16:46:47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12月上半月作者:王玉琴
[收藏]



叶梓颐是广告人和网红,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可她偏偏要去干一种劳苦活,因为她有个特殊爱好——拍星空!她曾不远万里奔赴肯尼亚,在沙暴中等待日全食的出现;也曾经背着50公斤重的摄影器材,连续奔波两万公里,在零下25摄氏度的北极见证50万年一遇的“奇观”。她的足迹遍布全球各地,只为追逐着太阳与星空,定格它们最美的瞬间。她拍的星空,登上了美国宇航局网站的“每日一图”;她拍的极光照片,2017年获得了全球最权威的天文摄影比赛的奖项;她还做了自己的脱口秀节目,以视频的方式讲述天文知识。


大胆“尝鲜”,广告女孩成了“星空摄影师”


上高中时,受喜欢看星星的地理老师影响,叶梓颐开始系统地学习天文知识,每周认识星星辨别星星,并看一些天文类的书籍。接着从16岁起开始参加全国天文奥林匹克竞赛,认识了一些天文圈子里的大咖,也让她接触到了星空摄影这一偏门的领域,独爱星野摄影和日全食摄影。

大学时叶梓颐误打误撞进了广告专业,她每年都拿奖学金,也拿了不少广告创意的大奖。如果按照这样发展下去,她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广告人。有一次,她带着相机去北京喇叭沟门看星空,“第一次拍到星空觉得特别不可思议,不敢相信真的可以这么漂亮!”从此,她便开始了拍星空之路,满世界“追星”和“追日”。

后来她用参加广告比赛得到的奖金,买来第一台高级单反相机之后,便开始拍摄星空题材的图片。这时叶梓颐才知道,干这行的资深人士叫“星空摄影师”。天文圈里有个玩笑,据说“亲眼目睹过日全食的人,都会无可救药地患上‘日全食症’,从此会竭尽全力地去看每一次日全食”。叶梓颐说这不是一个笑话,最起码在她身上是真的。

2009年,500年一遇的日全食出现在中国区域,这是叶梓颐第一次亲身经历的日全食天文奇观。19岁的她兴致勃勃地去上海观看时,谁知就在距离全食阶段还有几分钟的时候,忽然暴雨来了,也有人称这次全食为“日全湿”,期待落空,让她备感沮丧。


冒险闯北极,拍摄50万年一遇的“绝景”


2012年8月,叶梓颐独自进行了毕业旅行,前往澳大利亚进行追星之旅。为了拍摄,体重不到50公斤的她,经常需要独自扛着和自己体重相当的行李和器材,辗转多次,爬山登顶,只为了等待那最美的一刻。

2013年11月3日,为了本世纪最长的“日环食”,叶梓颐又与伙伴一起前往非洲肯尼亚。但让她失望的是,经历三个小时的太阳暴晒,就在“食甚”开始之后,眼睁睁地看着期盼已久的日全食却在最关键时刻被天空中飘来的大朵乌云挡住,接着狂风大作,伴随着天空变暗而来的还有沙尘暴。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拍摄的梦想成了泡影,一次绝佳的机会近在咫尺,却又无奈地擦身而过。

两次铩羽而归,叶梓颐很不甘心。于是她决定只要有日全食,都去追!“我追星空追日全食,很多人不能理解。但是我觉得追星空就跟其他人追明星偶像一样,而且我能近距离拍到我的偶像。”

2015年,机会降临到遥远的北极。由于这次日食的全食带只穿过丹麦的法罗群岛和挪威的斯瓦尔巴德群岛,这大大增加了追日的难度和开销。仔细考虑后,叶梓颐和伙伴们选择了位于斯瓦尔巴德群岛的朗伊尔城。寒冷的气候,昂贵且一度售罄的酒店,还有挪威的高水平物价和高难度签证,这些难关都被叶梓颐极富戏剧性地一关关闯过。

之前,观测地朗伊尔城,几乎所有的住宿都早早被订光,本来以为只能睡在外面雪地等着喂熊的叶梓颐突然刷出空房。5000多元人民币一晚的房价足以住五星级酒店,但在日食期间的朗伊尔城只能订到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青年旅舍。

大约一个月后,同行的朋友忽然告诉她朗伊尔城有一晚1300元的酒店,叶梓颐以最快速度预订了。结果第二天接到邮件称因为Booking.com的系统问题,导致原本在2007年就全被订光了的酒店以原价出现在了网站上。但作为补偿,酒店愿意以原价售卖他们下属青年旅舍的房间。这个小插曲足以让他们欢呼雀跃,终于有地方住啦!

2015年3月12日,叶梓颐背负着50公斤重的行李和器材,历时17天,乘坐10段飞机、4段火车、3次渡轮,跨越两万余公里,一切都是为了一场沐浴在北纬78度星光之下的日全食之约。

令人震惊的是,3月20日,本次日全食发生时,北极圈内正好处于极夜与极昼之交的时期。当全食带扫过北极时,当地人也刚好度过了长达6个月的极夜,迎来了第一缕阳光。这个巧合发生的概率为50万年一次,所以意义非同小可!

但是因为北极极其恶劣多变的天气,能成功观测的概率不超过两成,去之前叶梓颐也非常忐忑。但最终,她还是幸运地碰到晴朗天气,幸运地拍下全过程。日食发生时,她手都在抖,“日食出现的那一刻,整个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红紫色的日珥在涌动,旁边的山都染上了霞光,星星和太阳同时出现在眼前,仿佛身处另一个星球,而自己却早已激动得热泪盈眶。明明是万分激动的时刻,却要命令自己冷静,快速进入拍摄状态。那一刻,应该是疯狂的顶端。”

叶梓颐说,如果不是狠下心来追日,自己也不会有幸在世界最北端城市观赏到如此壮观完美的日全食!

这次北极之旅,叶梓颐不仅拍摄到了珍贵的“贝利珠”,在特罗姆瑟,她还看到了20年一遇的极光大爆发,绚丽的极光在天际飞舞,天空变成五颜六色,如同梦幻王国,“看过这些,再艰难的旅途都是值得的。”


被赞“宇宙少女”,自称“星空布道者”


因为这次特殊的北极之旅,回到北京后,叶梓颐还受国家天文台邀请作了一次学术报告,听众里不乏中科院天文、地理研究所的各位博士和科学家。“他们无论在天文知识还是在太阳研究方面都比我懂得多得多,之前很担心讲不好。好在反响还不错,虽然当天有4个学术报告同时进行,但我的讲座的上座率还是非常高的,现场的反响也很好。之后也有不少中科院的研究员和科学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向我反馈说没有听够还想再听更多。”

叶梓颐拍摄的作品特别细腻,画面干净通透,不少作品美到让人窒息,让人仿佛正处于一片星空之下。2016年她参加“地球与天空”国际摄影大赛,竟出人意料地斩获一等奖。

2017年9月,她在飞机上拍摄的极光照片,获得全球最权威的天文摄影比赛——英国格林尼治天文台年度摄影大赛极光类别的第三名,她是唯一获得此奖项的中国人,也是比赛举办以来唯一获奖的亚洲女性。2018年,叶梓颐拍摄的星空作品,又被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网站选中为“每日一图”。

叶梓颐拍摄的星空照片,让她被更多的人认识,如今她在世界各地也有了几十万的粉丝,并开始受邀去做一些天文学科普讲座。她很乐意把自己喜欢的知识与其他人分享,觉得摄影只是表达手段,核心还是星空和天文。令女孩欣喜的是,最近几年星空摄影在国内逐渐火热起来,追逐日全食的天文爱好者也越来越多。此外,叶梓颐还做了自己的脱口秀节目,以视频的方式讲述天文知识,每次播放新内容,点击率都有几十万人次。

一系列的幸运光环降临在这个90后女孩身上,人们赞誉她为“宇宙少女”,她更愿意称自己是“星空布道者”。

除了追逐日全食,叶梓颐平日最爱的事情便是“逃”到一处没有光污染的地方,在夜空中寻找最亮的星,“仰望星空是我寻求内心回归的一种方式,每次当我站在星空下的时候都会觉得被一种巨大的宁静和安全感包裹,浮躁和焦虑在那一瞬间都被洗涤干净了。”女孩深为自己能成为一名“星空摄影师”而自豪。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