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世相百态

押花界“奥斯卡”总冠军:请光临我的“花花世界”

2018-06-27 16:36:42来源:2018年第六期作者:俞晓红
[收藏]


花草虽美,但生命短暂,让人惋叹。成都有一个叫吴让的少女,通过押花来定格植物的美丽。不论是珍贵的花朵还是别人看着不起眼的野花野草,甚至芹菜丝儿、哈密瓜皮儿,都是她眼中的宝贝。


从小书签到大型艺术画;从精巧的首饰到庄重的中式灯具;从花与叶的组合造型到人物、动物与建筑的拼贴,吴让把押花融入了生活。她凭借大型押花艺术画《美国独立宫》一举夺得有押花界“奥斯卡”之称的美国费城押花比赛总冠军。每天与植物作伴,她也成为一个安静温和,却绽放独特光彩的植物系少女。


植物系少女,从小动手能力就很强


今年26岁的吴让成长在成都。小时候的吴让是个DIY达人,中学时代,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读高中后,课程紧张,小让也不得不放弃心爱的设计。

2011年高考结束后,小让在父母的建议下选报了北京农业职业学院园林技术专业。虽然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服装设计专业,但小让觉得跟植物打交道也不错。接触押花也是在入学后没多久。

那是大二时,学长的一个钥匙扣挂饰吸引了她。小小的植物押花保持着鲜艳的色泽和动人的植物脉络,被密封到塑胶纸里,再打个孔就成了挂饰。这不就是类似于小时候做的植物标本吗?只不过这个精美多了。

小让打听后得知,学校有学押花的选修课,但仅限于大二的学生。小让很失落,但她在网上查阅了很多关于押花的知识,知道了押花也叫平面干燥花,是利用物理和化学方法,将植物材料经脱水、保色、压制和干燥等科学处理,成为平面花材。

2012年初春,新学期多了一门花卉专业课,小让惊喜地发现,这门课的老师陈明莉就是押花选修课的老师。可当时学校已经取消了押花选修课。小让找到陈老师,表明自己想学押花的强烈愿望。她的热情感染了老师,于是陈老师带着班上20多个对押花感兴趣的同学另外组建了一个兴趣小组,利用每周五的休息时间教大家押花。

真正学习押花制作后,小让才知道,看似简单的押花实际包含太多精细的基础知识。北京是个四季分明的城市,从春天到秋天是北京植物最多样化的时间,也是收集植物花材最好的时间。小让的大学校园里有专门的种植园,里面种植着种类丰富的植物,也都可以供大家采摘。不同的植物花期也不同,很多花的花期非常短,只有10来天甚至几天,如果错过了花期,就只能等来年再采。小让有次在校园里看到一种以前没见过的淡紫色的花,开得很漂亮,她很想采几朵回去,但当时有要事要忙没来得及采摘。一个星期过后,小让赶到开花的地方,却发现那些花都开败了。这也让小让更加珍惜可以采摘花材的时间。


创意作品屡次获奖,对押花越爱越深


押花小组刚开课那段时间,大家的积极性都很高,经常跟着陈老师押花。半个学期过去后,有些学员陆续退出了押花兴趣小组。

到了2013年的寒假,当初兴趣小组的学员还在坚持制作押花的,只剩下小让和另外一个同学了。就在收拾回家行李的这天,小让接到了陈老师的电话,问她能不能迟一点再回家。陈老师希望她参加韩国举办的一年一度的世界押花比赛。

第一次知道有押花比赛的小让毫不犹豫接受了老师的建议,因为一直以来她都想有机会展示一下自己的创作能力,于是她推迟了回家的时间。由于时间紧张,只有不到两个月报名就截止了,所以每天除了睡觉和吃饭,小让都是泡在学校的押花实验室。

押花无疑让她开心,可碰到灵感枯竭时,小让也会很焦虑。半个多月后,小让的押花作品《划龙舟》终于完成。画面很简单,白色打底,鲜红色的花瓣拼接成龙舟,舟上坐着5个人,3个正拿着桨奋力划船,两个分列龙舟首尾,一个摇旗呐喊,一个奋力击鼓,舟下面还聚集着几条淡紫色花瓣剪成的小鱼。花材不算丰富多样,但小让的用心让作品栩栩如生。

这幅押花画处女作获得韩国国际押花赛特选奖,作品被寄到韩国展览,小让也因此信心大增。当然,除了押花,小让专业的功课也没落下。

2014年,成绩优异的小让考入了北京农学院植物方向的园林设计专业。本科学校里没有押花这门课,但小让并没有因此放弃押花,相反,她一次不落地参与之后的每次国内国际大型押花比赛,获奖的作品也越来越多。作品《Fruit feast》获得2014年全国第二届押花大赛金奖;作品《花丛中的布达拉宫》获得2014年韩国高阳国际压花大赛银奖;作品《盼望》获得2015年韩国邱礼郡国际押花大赛银奖。


与押花作伴,做出独一无二的美丽


2016年3月,在美国费城举办了押花艺术作品比赛,堪称押花界的“奥斯卡”。美国的比赛比韩国的比赛要求更加严格,制作所用花材必须得是植物本身的颜色,不能染色,粘贴花材的底板也不允许有色彩。难度一下子就上来了,小让也必须更加用心地准备比赛。这一次的主题是美国国家公园,小让选择了建筑制作。

没有去过美国的小让只能在网上研究独立宫的照片及建筑结构与周围环境的变化,精心选择适合它的植物材料。独立宫拥有一座两层旧式红砖楼房,乳白色的门窗和尖塔,主楼的外侧镶嵌着一座大时钟。各种深浅的砖红色由地锦叶片制作,乳白色部分由白色月季构成。天空是由上百朵蓝白渐变的绣球花组成,建筑旁的树、树干由天目琼花的叶片制作。最难得的花材是迷你铁线蕨做的树叶,这种植物小让制作押花5年来一直没见到过新鲜植株,是大学的陈老师在听说小让参加比赛后,把自己多年前去巴西采集的珍贵花材送给了小让,这让小让非常感激。

小让的心血没有白费,她的作品拿到了比赛的总冠军,小让第一时间将好消息告诉了陈老师。

2017年7月,毕业后的小让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北京开了一个押花工作室。工作室很小,却很清新浪漫。工作室的收入来源除了卖一些平时押制的花材,还有定制押花产品和开办押花课程。押花本就是小让的生活,现在也成了她的工作。

小让在工作中,经常碰到让她很感动的浪漫故事。有一次,一个学妹拿着一束白色的小野花找到小让,说自己在准备向暗恋多时的学长告白时,意外得知学长已经有女朋友了,这束花是一次外出时学长随手摘的,她想请小让帮她永远保存下来,当作青春的纪念。

学妹的少女心事打动了善感的小让。她把那些白色的小花做成了书签、钥匙吊坠和发夹。学妹很喜欢,把书签夹在了书里。有一次学长借走了她的书,看到了书签,发现了她的情愫。原来学长有女朋友的事是误传,他其实也很喜欢学妹,只不过误把学妹的害羞当成高冷而不敢轻易告白。学妹第一时间将自己的喜悦分享给了小让。小让也很欣慰。

除了定时去郊野采集花材,小让最常去的就是各大花卉市场、园艺企业基地,经常能淘到几扎好的押花材料,如蕾丝花、各色绣球等。小让最喜欢的就是每天摘取植物,再摆放到押花板上欣赏它们的纹理、品味它们的芬芳,这种愉悦感让她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很值得。

因为押花,小让认识了很多有共同爱好的朋友。她们经常相约一起出去旅行。旅行和摄影也是小让获得创作灵感的方式。每次聚到一起,小让就会和好朋友分享各自的押花素材。尽管如此爱花,但小让和她的朋友们也都非常有原则。公共观赏区的园林植物,她们从来不会随意采摘,除非征得园林管理人员的允许,每次采摘也都是像给植物疏花疏果那样,不破坏植物原本美丽的姿态。

2018年1月,在北京待了7年多的小让,带着积累了一箱子的押花素材,回到了植物种类更加丰富的家乡成都。为参加韩国和美国的国际押花比赛做准备。她每天要在房间里待上10多个小时,就为了交出一个自己满意的参赛作品。

“我希望可以把这些美好保存下来,让更多人喜欢。”小让说。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