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世相百态

官员开公众号的“门道”

2018-06-01 16:57:46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第2期作者:张笛扬 张鑫晔
[收藏]

“我代表我的粉丝说一句:贵公司,同意吧!”

2017年12月19日早8点,一篇题为《两个免费,让人惊喜》的文章从微信公众号“中部之声”发出,作者是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

写这篇文章的起因是,湖北利川市政府发出公函,请求即将通车的利万(利川到重庆万州)高速公路湖北段实行单边免费通行。利川是个旅游城市,希望通过此举能吸引万州及周边的游客,并承诺车辆免费通行所需的费用,由该市财政埋单。

从微博最火热的年代走来,叶青一直活跃在舆论场。像叶青这样公开自己的个人微信公众号并频繁发表文章的官员,在官场并不多见,经过数年的摸索,他们在公号中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已然都有共识。


基层官员放得较开


迄今为止,被媒体曝出拥有个人微信公众号的官员中,朱维群是在职正部级干部中的第一例。

朱维群现任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他向媒体公开了他的个人微信公众号“朱维群”。公众号注册于2016年6月30日,开通后的第12天,“朱维群”推送了第一篇文章,题目为《朱维群:旗帜鲜明地坚持和宣传无神论》,在公众号上赢得了破千的阅读量。推送6篇文章之后,公众号“朱维群”开通了留言功能。

“请教朱老师个问题:维吾尔、回族等全民族信教,生下来就信教,他们入党就得退出原有信仰吗?”这是2017年2月15日,朱维群推出《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这篇文章后,一名网友给他的留言。朱维群回应,在建立和建设新中国的漫长过程中,许多少数民族同志放弃了原有宗教信仰,成为共产党员。当然,由于社会环境等原因,有的少数民族同志的这一转变需要一个过程,但是这并不能改变党员不能信教的大原则。

能“拥抱”新媒体的朱维群,先后担任过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常务副部长,而在履职统战部之前,还有过累计十多年的宣传系统工作经历。

今年70岁的朱维群,197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1991年,已是人民日报总编室一版主编的朱维群离开报社,步入仕途,先后在中办、中央统战部任职。从开通到现在,公众号“朱维群”一共推送了37篇文章。

朱维群的公众号文章主题大多离不开民族和宗教,这也是高级别官员微信公众号的一个共同点,他们在公众号上发表的内容一般都和自己工作所涉领域相关。

安徽省一位高级别官员在他开通的公众号“传习员”上,就经常转载他本人在各中央报刊上发表的与工作相关的理论文章,此官员笔耕不辍,每月都会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中央主流媒体上发表文章。

相比之下,基层官员在使用个人公号时放得较开,有的发表时评、杂文,有的展示兴趣爱好,甚至还有官员把工作日志发在个人公众号上。

公众号“段郎说事”在江西九江为人熟知,它的运营者九江市公安局纪委副书记段兴焱,把公众号当作了一个发表时事评论的平台,推送的文章主题既有养老、二孩、留守儿童,也有刑讯逼供、朝鲜问题等。

号称全国首个开官员个人公众号的金中一曾任浙江海宁市司法局局长,现已改任副县级非领导职务。他在公众号“中一在线”的自我介绍是“一个什么都懂一点,又一事无成的非典型杂家”。在金中一看来,官员开设个人公号和单位官方公众号的作用是不一样的,“现在很多单位只注重宣传发布,缺少了官民之间的问政服务和双向互动。”

有些高级别官员也曾尝试在公众号里写些活泼的文章,安徽那位官员在公众号“传习员”开设了原创栏目“微言悟理”,发表了不少官场感悟。不过,2017年8月3日以后,“微言悟理”便没再更新,“传习员”转向全部转载已经公开发表的文章。


忠实读者多是下级


目前还没有现象级的官员个人公众号产生,官员们的个人微信公号阅读量普遍不高。

朱维群多数公众号文章的阅读量均维持在1000上下,部分阅读量能超过2000。叶青的“中部之声”粉丝数有1000多人,文章阅读量常常只有两位数。

即使是在微信公众号面世之初就注册了的“中一在线”,目前关注人数也仅有10000左右。金中一的感受是,微信公众号的关注人数很难为阅读量提供保障,“有时候想让阅读量提高,把文章转到朋友圈,或者转发到微信群中,阅读量就会井喷。”

不过多名开了个人公众号的官员都表示,不太在乎公众号的阅读量。叶青就明确表示,他不会刻意追求阅读量,叶青曾在大学执教,“每堂课听课的学生也就40人,现在的读者至少比这个多。”谈及开个人公号的初衷,叶青说,他作为人大代表和网络大V,自己掌握的信息和一些看法、观点,有必要拿出来服务网民。从“中部之声”注册之日起,叶青每天都要推送两篇原创文章,已坚持10个月没有间断。公众号有两个固定栏目:“看财经”和“看数据”。每天早上7点,叶青赶到单位办公室,吃完早饭后开始写“叶青看财经”,到了上班时间差不多正好写完。午睡起床后,再花上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一篇“叶青看数据”就能写好。次日早上,两篇文章一起推送。“统计系统里很多年轻人都在看,”叶青说,“有些同事见面会说,你的公众号我每天都在看,很有收获。”

如叶青的粉丝一样,官员公众号的关注者一般较为“垂直”,多为其所处系统内的官员同事或其所在地的读者。这些官员的一些下级,通常会是公众号的忠实读者。

朱维群的公众号粉丝很多都是民族和宗教界人士,“中一在线”的读者中从事政法行业的居多,段兴焱则称九江党政部门的人几乎都知道他的自媒体品牌。

安徽省委某官员个人公号“传习员”的留言中,有多个微信用户反复出现。“传习员”推送的“微言悟理”写道:“总是自以为是,难免停步;时常自以为非,还能进步。”一位微信用户留言道:“海尔张瑞敏的格言‘自以为非’,主动地进行自我颠覆,让自己不断获得重生。”另一位用户“书生丁怀超”留言称:“夜郎自大,故步自封,离失败也就不远了。”这两人分别系安徽团省委的处级干部和某出版社的总编辑。


“别学了,你学不了”


官员开设公众号并非没有限制。从2015年起,不少地方出台规定,要求官员开设自媒体需要向组织报备或报批。

因为“擅自运营”公众号,有些官员还受到过处分。2017年6月,北京市纪委就公布了一案,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的一名公务员没有报备就擅自运营微信公众号,违反了市高级法院新闻宣传有关规定,院领导因此与其谈话,令其作出书面检查,并扣发年底平安建设奖1000元。

一些地方对官员公众号严加管理也是事出有因。在湖北襄阳,某监狱一位副科长就在其个人公众号“麒琅曦”上发布过“假新闻”《老人抚养孙子14年考上复旦,发现“去世”儿子还活着》。有记者看到文章后本准备跟进报道,在核实过程中却发现这是一则假消息。这位副科长被单位停职。之后,该单位已要求所有工作人员报备个人公众号。

知名的官员公众号中,九江市公安局纪委副书记段兴焱的“段郎说事”已经向组织报备,“单位领导鼓励我多发主旋律和正能量的内容。”

曾任职浙江海宁司法局的金中一则会主动把他的公众号推荐给领导。每新添加一位微信好友,他第一件事就是把公众号“中一在线”的名片推过去,“领导也不例外。”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称,曾经有一位当地管舆情的副厅长告诉他,会特意关注他的公众号内容,后来时间长了他们就不管了,“我发的东西都是很纯粹的经济问题,单位领导都知道我的公众号,但是不会和我当面谈及公众号相关的东西。”

无论报备与否,每人都有自己的尺度。在一些社会热点问题上,会有网友给段兴焱留言,问他的看法。段兴焱一般选择性地给予回复。段兴焱在微信朋友圈里表示,上网至今,他始终坚持两条红线不能逾越:一党纪二法律,实事求是弘扬正能量。段兴焱说:“很多公职人员想跟我学玩自媒体,我直接回复:别学了,你学不了。”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