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世相百态

17个“兵哥哥”开了间“网红花店”

2018-01-25 11:01:07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第1期作者:邱海鸿
[收藏]

每天早晨6点半,10多个穿着迷彩服的汉子跑步行进在江苏省常州市新闸街道新昌路上。毛云清和他的兄弟们每周一次的5公里考核正在进行。“兄弟们,最后200米,可以冲刺了。”队列中毛云清高喊,大伙儿便铆足了劲向终点“花冉咖啡”冲去。“20分57秒,全部及格。”

这些“硬汉”曾是同一个部队的战友,退伍后又聚在一起创业。他们仍延续着军营的“集体生活”:统一着装,吃住在一起,每天早晨出操跑5公里。

这群“兵哥哥”们创业项目可能会让人有点小小惊讶:开花店。“谁说粗汉子不能做细活?我们17个退伍兵,开了一间花店。”花店店主毛云清说。

他们开花店的事情经社交平台传播火了。在众多网友上传的视频中,不时可以看到身穿迷彩服脚蹬黑色短靴的“硬汉”,在花店忙碌着。他们手拿粉色玫瑰,用粉色花艺刀修剪花枝,再卷上包花纸,系上缎带,完成一束鲜花的包装。


一不留神,成了“网红花店”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的这句诗,似乎是在江苏常州开花店的17名退伍兵的真实写照。

24岁的毛云清没有想到,2年前,战友间卧谈时开的一个玩笑,会让他们再次拧在一起开花店,受到广泛关注,甚至多家卫视还邀请他们上节目。现在,他们俨然成了“网红”。

毛云清是这家退伍兵花店的店主,家住江苏常州,在南京林业大学读大三时参军入伍,加入中国陆军某王牌部队,其间被评为“飞虎尖兵”。

毛云清回忆,2015年9月,退伍前的一个晚上,寝室熄灯后,大家躺在床上聊今后的打算。当他袒露心迹“准备回家创业”,多个战友附和“我们一起吧”。

因为毛云清当兵前学的是园林工程,在全国性园艺比赛上还得过奖,课余时间还做过鲜花方面的兼职,对这个行业比较了解,也有些渠道资源,于是决定先开一家花店。“我们的目标其实是婚庆,但起初对婚庆不熟悉,所以才决定从婚庆最难把握的鲜花入手了解市场。”他当时只当是随口一说,并未当真。没想到,回到老家常州的第四天起,就有战友陆续赶来。

说干就干,大家把自己的退伍费交到一起,仅用了短短一周时间就把花店开起来了。四川达州的谢锡鹏,是第一个追随者。21岁的谢锡鹏说,大家习惯把毛云清唤作“老毛”,这个“老”主要是指社会阅历丰富,处事老到。另外,老毛为人“靠谱”,头脑灵活,大家都“服他”,所以把老毛推选为花店“班长”。

短时间内,7名战友相继来到常州,并把各自的退伍费凑在一起,组成了一个8人的初创团队,迅速干起来了。

由于毛云清开花店的想法酝酿已久,早在退伍前一周,就托家人选好了店面。战友们一到,大家就像上了发条一样,用一周的时间就完成了简单的装修,并开张营业。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有退伍兵加入,截至目前,这个花店的成员达到17人,分别来自四川、江西、广东、河南、黑龙江等11个省,年龄最大的28岁,最小的21岁。


花店实行军事化管理


17名退伍兵,来自五湖四海,生活方面顺理成章地保留了在部队的习惯。

“除了3个本地战友回家住,3人住花店之外,其他人租住在一套7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睡大通铺。”来自江苏宿迁的陆奇称,他们每天早晨6点起床,出早操绕着花店跑5公里,扛圆木、做俯卧撑等。大伙还在他家门口的自留地上种了蔬菜,每天轮流做饭吃。

每天早晨跑5公里,每周还要考核一次,21分30秒算成绩合格。毛云清会在终点线上掐着表计时,不合格者轻则挨批评,重则受罚。“跟部队是一样的”,在毛云清看来,这些习惯既是为了督促战友“不懈怠,不放松”,又可以让大家“精力充沛、身体健康”地投入工作。

甚至他们开的花店还是24小时营业,10多人分两个班,“轮流执勤”。每个班下班后,都要集合开总结会。包括毛云清在内的17个人,做了更为具体分工:4人负责运输,2人负责市场推广。由于婚庆逐渐已经成为花店主业,还分配了2人负责婚庆策划,剩下的其他人则负责花艺等综合性工作。

“每个军人都有强迫症,在部队时叠被子,看到一点褶皱就要去拉平,我们不允许顾客收到的花,有一片花瓣有问题。”毛云清对于鲜花品质的追求近乎苛刻,凡是有战友一不留神犯错,都要被“体罚”,“要么就地做俯卧撑,要么跑5公里”。

在毛云清看来,严苛的管理标准成效是明显的,在售卖鲜花过程中,花的品质要优于其他花店,而承办活动时执行力也更高效。从修剪花枝、搭配颜色到选纸包花,他们的要求是“不让一片花瓣有瑕疵”。

“老毛平时要求花瓣上不能有水,我做事比较粗心,有次换水后忘了擦,隔天发现有10来支花的花瓣都蔫了,直接就被罚跑了5公里,一点不含糊。”来自江西的一名成员说。

“你这么强势的管理,遇到意见分歧怎么办?”记者问。

“我们一般会开会讨论,讨论形成的决定必须服从。”毛云清说。


穿着迷彩服送花


10多个彪形大汉,站在花店内,不苟言笑,眼神冷峻地望向店外。由于工作服是统一的迷彩服,刚开店时,很多顾客都不敢进店。“一般开花店的不是美女就是‘小鲜肉’,我们店一开门却是黑压压一片穿迷彩服的彪形大汉,是挺有违和感的。”毛云清说,创业伊始,也曾有人对这些退伍兵开花店的举动感到讶异,投来异样的眼光。

店员们都对那段岁月记忆深刻。曾遇到女生问他们:“大男人怎么开花店?”她们往店里看一眼不敢进去,严肃的气氛,让人感觉是个“黑店”。因此,生意也一度陷入惨淡。

毛云清和他的战友想过很多的点子,2016年情人节,毛云清就组织了大家穿着迷彩服在市内的几个大型城市综合体卖花。他说,一来是因为他以前做过兼职,知道情人节卖花收入很可观,想让大家去试试,二来也是为了让外地来的兄弟们更快地了解和适应常州的本土情况。

他们提前一天去机场拿了货,在店里连夜修剪包装,然后一人抱一桶花,一到两个人负责一个点售卖。

毛云清回忆,当天印象最深的是有部分人因为自己或者家人当过兵,有军旅情结,来找他们买花。“这种情况的都不会讨价还价,问了价格就付钱的,还有一个姑娘,直接给了花钱说支持我们,连花都没拿就跑了。”毛云清说,那天仅街头卖花就有10万元的营业额,为此大家开心了好一阵。正是在这些活动中,花店的口碑越来越好。

如今迷彩服不仅不再是阻碍,反倒成了他们的“卖点”。

多名店员说,在花店艰难的时期,毛云清还坚持要给大家发工资,但被大家拒绝了。因为他们把这个花店看成共同的事业,并非在给他人打工,所以不需要谁来发工资。

他们向毛云清提出,花店的结余可以用于追加投入,“等事业真正做起来后,财富可以按劳分配。”

店员们对上述想法的坚持近乎执拗。为此,他们还约定“30岁之前不结婚”,先立业再成家,“全身心干事业”。

“我们还会继续吸收志同道合的退伍老兵,希望可以建立一支常州地区执行力最强的婚礼活动策划团队,再把业务延伸到周边城市。”毛云清谈起今后的发展计划,充满了憧憬。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