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世相百态

小城雾色

2018-01-24 18:02:27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8期作者:唐盛明
[收藏]

认识小城的雾,是缘于这座县城里的一位摄影家,叫做优雅老去的牛。他拍摄的雾呀,远近高低,各个角度,如纱如潮,亦仙亦幻,于混沌中透出亮色。

第一次见到小城有雾,是我搬回县城居住以后。当时我送小女儿读书,出门的时候还看见东街楼顶有太阳,暖暖的,可刚到陶铸广场,便一头撞进蒙蒙的雾里,愈往前行感觉愈浓。


雾多数出现在晴朗、微风、近地面水汽比较充沛或有逆温存在的夜间与清晨,可是,我从小就生活在这座小城,过去似乎没有这么爱起雾。经多次盘查,才发现是因为修建了浯溪水电站,因水库湿气漫溢而导致的。

前年底,我举家住进了陶铸广场东南面的浯溪御园,经历了更多的大雾天气。住在陶铸广场近旁方便我去散步,春夏秋冬,雨雪无阻。秋冬早晨的雾,显得轻而淡,我绕着广场转圈,雾似乎跟我捉着迷藏,你用手把雾拨开,它又在你的身后围过来,有点顽皮。春天的雾呢,则潮湿而带黏性,还未行走多远,就会发现自己的眉毛胡子都沾上了小水珠。

我往常看雾,多为远望或者平视,很难得爬上高处去俯瞰。但这一次,我决定爬上新落成的鑫利8号楼的楼顶居高临下,环视四周,去观赏远处或脚下的雾景。我望见东天一轮彤红的朝暾,渐渐挣脱云雾的束缚与遮挡,把整个城区雾层之上的楼顶映得通亮。由西向东被阳光映亮了的晨雾,像瀑流,又像潮涌,分明听见在楼层周围有澎湃与荡漾的声音。一会儿,层层叠叠的雾又染成了橘红或玫瑰红,轻柔蓬松,洋溢恣肆,仿佛是谁在弹拨棉絮,抑或在挥洒油彩,形色多样,变幻莫测。

北宋大诗人苏轼在《题西林壁》指出观察问题应客观全面,一如观雾,当自己身处雾中,可能就“不识庐山真面目”了,但是,当我们登临高处,情况便截然不同。所以,一个人也这样,老是“身在此山”,免不了见识浅薄,倘若多换个角度去看,站高一层去看,那眼前的景色将是无尽美丽的。我想,这也许正是观赏小城雾色所带来的一种感悟吧。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