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世相百态

实习生:不同的职业,同样的心累

2017-10-26 11:58:42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6期作者:理识平等
[收藏]


实习生已经成为劳务派遣工、“三期”女工、老年工之外的新的“弱势”劳动群体。迫于严峻就业压力,实习成为大学生学习的必要环节,却也为用人单位压缩用人成本提供了方便之门。工时长、加班多、报酬低,缘何成了实习生无法摆脱的魔咒?记者走进传媒、医疗、设计等三个行业的实习生群体,听到了他们对实习经历与感受的真实诉说。



媒体实习生:“我们就是免费劳动力”


媒体实习是一个新闻传播学子的必走之路。随着媒体企业化、社会化,新闻传播学生似乎遇到了一个最好的时代:传媒像空气一般无处不在,社交媒体账号遍地开花,任何地方似乎都有对传媒类实习生的诉求。然而“实习单位难找,找到好的实习单位难上加难”才是更多新闻学子面临的困境。


受过专业训练的新闻学子依旧对行政级别较高或市场影响力较大的主流媒体怀有憧憬,申请加入此类媒体的实习生如过江之鲫,但事实上机会很少。


进入主流媒体工作的实习生,首先必须认清无实习薪资的现实,而倒贴钱实习也是常态。例如,来自北京某著名传媒院校学生A自大二暑期始,曾在央视实习工作三个月。据她介绍,央视对实习生的要求十分严苛:不仅要求工作高效率和高质量,且不给工资,不关心实习生的生活困难。实习期间,她每天上班时间是上午9点半到晚上工作完为止,一般回校时间是晚上9点到10点。遇上赶片子的时候,熬夜也是常态。除了工作时间长以外,她们甚至没有在央视食堂用餐的资格。A介绍,央视食堂不对实习生开放,因此与她一起实习的十几个同事一般只能在中午随便吃点零食,晚上回去才能好好吃饭。


对于每年走入职场的应届毕业生来说,实习是正式入职的必经之路,但实习过后依然存在较高淘汰率。“实习后录用”一直都是各大媒体单位的“共同套路”。据自媒体“媒玩”调查,新华社每年的校园招聘需要一定时间的实习期后,才确定最终入职名额;浙江报业集团,需在实习后才和毕业生签订三方合同;上海文广每年秋季招募一批在校生,需要实习到春季才最终确定是否录用;爱奇艺的编导招聘,也需要实习到春季才会确定是否录用。实习,意味着付出时间,并且要承担这期间错过其他单位的机会成本。


如今,市场化之后的媒体逐渐失去财政拨款,要在市场中自负盈亏。而在这个过程中,盈利的目标、更繁杂的工作落在了无穷无尽的非正式员工和实习生的肩上。总有实习生以为,在这些掌控社会舆论的主流媒体中实习,就能成为走在时代前沿的精英群体,但这仅仅只是幻想,如A所言:“我们这种实习生就是免费劳动力。”


实习医生:“不会再让自己的子女学医”


在采访了四位来自全国各地不同院校、有医院实习经历的医学生的故事后,记者发现,在“砍人”和“红包”的医院背后,实习医生的故事被消音了。


实习医生反映,医学生的实习均为学校安排的必修内容,属于记学分课程,如果不修满实习的学分将无法毕业。五年制的医学生一般在大四即将结束的5月开始实习,在大五的5月结束。这一年中,他们大多会在内科、外科、妇科、儿科等大科和传染、神经、精神等小科里轮转实习。


在工作内容上,除了因无处方权而不能下医嘱,很多正式医生干的活都交给了实习医生代劳:打印和粘贴化验单、量病人的血压血糖、参与每早交班和汇报病情、查房看病人、写自己负责的病人的每日病情记录、处理新收病人、护送病人去做影像检查、取送标本和血制品……除了要在医院常规的上班时间坚守岗位(无固定双休日和法定节假日,逢周末或节假日如被安排值班时也需要上班)以外,实习医生还需值夜班,具体值多少夜班视科室情况而定。值班内容主要是抢救病人和去医院血库取血。如果碰上突发情况,实习生也会在抢救的第一线不计时间地奋战。


但是实习医生的待遇却远远不能和正式医生相比:受访的四位同学均表示正常上班都是“零工资”,没有劳动合同、五险一金和福利,吃饭也是自费。有些学校会安排住宿,但住宿条件不佳,有的甚至需要一个小时以上的通勤时间。工作氛围多取决于具体科室和领导,两位受访的女实习生都有被护士指责甚至骂哭的经历。工作期间如遇到职业暴露和意外伤害,可以向上级和医院反映,但其中一位受访者坦言:“说实话,我也很担心自己被感染上传染病的时候,自己遇到‘临床人身意外伤害’的时候,算不算工伤,我是一点也不清楚谁会负什么责任,我会有什么样的权益。”


四位受访者均表示实习能让自己熟悉一线医生的工作,但还是离自己希望的实习内容有很大差距。他们认为,工作量大、成长速度慢、感受不到劳动的价值和尊严的实习经历令医学生精疲力尽,以致有受访的实习医生跟记者讲了一个段子:“我们同学之间都会说,以后子女敢说要学医,先打断他们的腿。”


设计实习生:“实习单位从没想到给报酬”


一般而言,设计专业的学生寻找实习单位的途径有三种:学校联系、老师联系和家人联系。由于考虑实习质量等因素,不少学生会选择通过学校以外的方式寻找实习,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能够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


曾就读于华中某一综合性艺术院校工业设计专业的K说:“我们学校没有算实习学分,但明确规定了实习时段。明确规定实习时间是为了学生上交实习证明,学校好向教育局交差。”

为了应付实习证明,淘宝网上甚至出现了“代开实习证明”的一条龙业务。不愿付出劳力的学生和家长可以选择这种方式敷衍了事。但吊诡的是,“上交实习证明”的规定反而成了想认真实习的同学寻找合适单位的障碍。由于部分院校规定的实习时间过短,公司留不住在校实习生,投入的实习培训也收不回成本,用工单位就更加不愿招募没有工作经验的在校生,哪怕实习生的工作做得很棒。


K实习过的工作大都没有工资:“因为实习单位觉得他们能够提供机会给没有工作经验的同学已经是开大恩了,虽然我们帮他们做的设计已经实施了,他们甚至觉得比以前他们委托的设计公司做得还好,但他们从来没想到应该给我们一点报酬。”


在实习资源较为稀缺的情况下,学生也会转向专业老师或家长求助。这样的实习岗位有时能够提升学生的专业技能,但“熟人关系”也可能带来新的问题。目前就读于华南某知名美术学院的SY曾通过家人与初中老师的关系在深圳某科技公司实习。除了没有实习工资以外,在实习后期,她还不得不接受老师另行安排的任务,沦为一个免费的苦力。但这样的情况还不算太糟,K也曾在一家老师开的培训班里工作:“先无薪实习或者试用,然后开一个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成为所谓正式员工。老师就像一个土皇帝,喜欢通过使唤别人刷存在感,做什么事情随心所欲。更有甚者,还有老师哄无知学生投资入股当所谓股东的。”


既然要遭遇高工时、低薪酬以至无薪酬的情况,大学生缘何还要去争当实习生呢?显然,在就业压力依然很大的今天,他们没有选择权;从走进大学校门那天起,他们就必须开始操心毕业后的生计;用人单位将“实践”的门槛越调越高,自然也乐见作为廉价劳动力的实习生蜂拥而至。当市场的逻辑指挥着这一切,有没有人愿意停下来问一问:实习生这一“名不正言不顺”、缺乏有效保障的劳动群体,是不是注定要成为各实习单位“免费的午餐”?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