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人间真情

带着前夫嫁给你:重情女与重义男演绎人间大爱

2018-06-01 16:47:58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第2期作者:严森海
[收藏]

在浙江松阳,有一个特殊的家庭:48岁的男人刘豪瑾、44岁的女人周玉英、41岁的男人赵金龙,还有两个男子的两个女儿,5个人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在一口锅里吃饭。刘豪瑾是周玉英的前夫,2000年不幸摔伤,下半身瘫痪,终生卧床,生活无法自理。2006年,周玉英带着刘豪瑾嫁给赵金龙……12年来,这一家人相亲相爱,赵金龙和刘豪瑾更是情如兄弟。


“顶梁柱”重残击垮甜蜜小家


在浙江丽水松阳县新兴镇上安村的一间新房内,周玉英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烧好一壶热水,给躺在床上的前夫刘豪瑾翻身擦背,再将他扶起来刷牙洗脸。这是周玉英十多年来每天早上的“必修课”。

周玉英和刘豪瑾同是松阳人,二人相识于省城杭州。时间追溯至1990年3月,周玉英到杭州打工,在一家饭馆当服务员。一天中午,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走进饭馆,点菜时,周玉英一听他的口音就知道遇到了老乡。聊天中,周玉英得知刘豪瑾在城北建筑工地做木工,二人互留了联系方式。不久,周玉英与刘豪瑾的感情渐渐升温,建立了恋爱关系。1994年,这对相爱的年轻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两年后,女儿刘姗姗出生。周玉英留在家中,刘豪瑾仍外出打工。夫妻俩一个在家抚养孩子,料理家务,一个在外挣钱,恩爱有加,其乐融融。

灾难却无情降临到他们的头上。2000年6月的一天,刘豪瑾早早地来到建筑工地钉木板,突然“咔嚓”一声,刘豪瑾脚下的木板断裂,他从三楼坠落到一楼,脊椎骨断裂,伤势非常严重。经抢救,命虽然保住了,但下半身丧失知觉,成了一级残疾。

在重症监护室,见到浑身插满管子的刘豪瑾,周玉英哭得天昏地暗……出事那年,刘豪瑾31岁,周玉英才27岁,女儿5岁。家庭的“顶梁柱”倒了,让周玉英喘不过气来。此后,她每天下地干活,还要照顾好躺在床上的丈夫和年幼的孩子。

刘豪瑾瘫痪在床后,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要强的刘豪瑾不想这么痛苦地活着,多次请求周玉英给他买安眠药让他走。“胡说,我们是夫妻,我绝不会丢下你不管,你千万不可有轻生的想法,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啊!”每当这时候,周玉英就会抱着刘豪瑾痛哭。家中所有的积蓄花光,还欠了不少外债,想到自己还要连累家人,刘豪瑾彻底崩溃了,动不动闹离婚、闹自杀。周玉英以女性特有的温暖和顽强呵护着丈夫。


带着“瘫夫”嫁给重义男子


2005年初,一个叫赵金龙的安徽蒙城人只身来到松阳上安村学制茶手艺,在与村里人闲谈中得知刘豪瑾一家的不幸,特别是周玉英对丈夫的情深义重,让他既同情又敬佩。

4月上旬的一个星期天,周玉英带着10岁的女儿在茶园采茶,此时,一个帅气的年轻男子走过来默默地帮她摘着茶叶。男子就是赵金龙,比周玉英小3岁。周玉英说了句“谢谢”,那个男人憨厚地笑笑。此后10来天,赵金龙每天帮她采茶并随便聊上几句。周玉英把这件事告知了丈夫。

刘豪瑾与赵金龙有过数次接触。他觉得赵金龙人品好,为人可靠,妻子可以托付给这样的人。刘豪瑾要求周玉英与自己离婚后再婚,跟赵金龙生活。虽然心情复杂,但刘豪瑾下定了支持妻子寻找幸福的决心。而周玉英一直没有同意。交往几个月后,赵金龙开始向周玉英求婚。周玉英犹豫不决,因为自己比对方大3岁,还带着一个“累赘”。

瞧瞧家里的现状,听着丈夫苦心婆心的劝说,周玉英最终点头了。不过,她对刘豪瑾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离婚后必须跟在她身边一起生活,她仍要照顾他。她对赵金龙也提了同样的条件。这两个男人都答应了。尤其是赵金龙,他保证婚后住在刘豪瑾家,帮助周玉英共同照顾前夫,抚养女儿。一天晚上,刘豪瑾拉住周玉英的手,眼含泪水:“玉英,我对不住你,是我拖累你了……”周玉英用手捂住他的嘴巴,说:“照顾你是我的责任,我今后会把你当成大哥,一直照顾到老!”

然而,这桩婚事在赵金龙的老家遭到他父母和兄妹的强烈反对。但赵金龙说:“我感觉玉英人好,虽然经济条件差点,但我自己也学会了制茶的手艺,好好做的话,生活不成问题。”在他的一再坚持下,家人只好妥协。


“中国好人”重铸“最美家庭”


2006年5月,刘豪瑾与周玉英离婚。离婚前一天,赵金龙来到刘豪瑾床前,当着周玉英母女的面,郑重承诺:“刘哥,你放心,我会和玉英一起照顾好你。”刘豪瑾说:“委屈了你。”6月,赵金龙以入赘的形式与周玉英结婚。就这样,一个特殊的重组家庭开始了新的生活。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赵金龙搬进来那天,刘豪瑾还是忍不住蒙住被子大哭了一场,“自己多年相濡以沫的老婆成了别人的妻子,心里直发酸,一下子难以接受。”可刘豪瑾想得更多的是周玉英对自己的不离不弃。他又想到赵金龙,在异乡入赘,担当起缝合一个破碎家庭的重任。遇到这样的好人他感到知足了。

结婚后,赵金龙与周玉英一起悉心照顾刘豪瑾。赵金龙的表现则更让刘豪瑾感到意外和惊喜。小赵对他关怀体贴,每天都会给他做推拿按摩,粗活重活更是抢着干。“他们夫妻俩每天将洗脸水送到床头,一天为我擦三次身体,将我打理得干干净净。我长年卧床,吃饭时小赵就把饭菜端到我床前的茶几上,三人在一起用餐,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刘豪瑾说得眼眶红了。2007年,周玉英为赵金龙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周玉英坐月子期间,赵金龙又要照顾她又要照顾“刘哥”,忙得脚不沾地。

赵金龙是个心细的汉子。他知道,白天他和妻子在外面干活,大女儿姗姗去上学,小女儿放在了外婆家,家里只剩下刘哥一个人,难免感到寂寞。因此,每天晚上临睡前,赵金龙都要来到刘豪瑾的床前,陪他看会儿电视,聊聊白天发生的事。赵金龙还给他买了一部智能手机,教会他如何使用。这部手机不仅让刘豪瑾消除了寂寞,还能让他在需要帮助时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上他们。赵金龙还给“刘哥”买来一个弹簧拉力器,锻炼刘豪瑾手臂的力量。在赵金龙夫妻的照料呵护下,刘豪瑾脸色红润,变得乐观豁达。

2012年春,周玉英和赵金龙忙于采春茶,他们的茶叶生意十分火红,刘豪瑾不忍心过多麻烦他们,让他们只管忙采茶、做生意。这样一来,给刘豪瑾翻身、擦洗身子有点顾不上,次数减少了。一天,赵金龙给刘豪瑾擦洗身子时发现他患了褥疮,顿时内疚不已,连声说:“刘哥,对不起!”他放下手头的活,把刘豪瑾送到遂昌县人民医院治疗。“小赵跑前跑后,打饭送水,医生护士们还以为我们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刘豪瑾感动得泪水簌簌而下。

相处久了,赵金龙和刘豪瑾确实成了一对好兄弟。这些年,赵金龙以他男人的担当尽力为家庭创造幸福。家中两个女儿要上学,老房子破旧了要建新房,都是赵金龙挑重担,但他无怨无悔。赵金龙在春夏季节每天起早贪黑采茶制茶,茶叶生意做得风生水起。闲季时,赵金龙还要到一家公司上班打工挣钱。夫妻俩每年十几万元的净收入,不仅还清了刘豪瑾治病欠下的外债,2017年6月还建起了小别墅。“我是外乡人,是刘大哥和玉英让我在异乡有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我得感谢他们呢。”赵金龙说。

如今,刘姗姗已大学毕业,在丽水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小女儿读小学四年级,成绩优异。“姗姗节假日一回家,就和她小妹粘在一起,姐妹俩好得很!”刘豪瑾咧开嘴满意地笑着。

周玉英与赵金龙深得方圆百里乡邻称赞。周玉英家庭被评为浙江省首届“最美浙江人之最美残疾人家庭”和“中国最美家庭”,夫妻俩双双荣登“中国好人榜”。真情和大爱驱散了这个家庭曾经的不幸,重新酿造出了一片希望和幸福!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