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人间真情

诚信村里的百年“无人菜市”

2017-12-04 10:50:21来源:作者:韦星
[收藏]

                      

罗凤村是广西横县百合镇下属的一个行政村,由葛麻、罗凤圩、俄眉3个自然村组成,共有3000多人口,其中罗凤圩自然村1200多人。在罗凤村,卖菜的农民不需要守摊,他们只需在菜篮旁标注菜价,并放一个用来装钱的袋子,就可安心回家或下地干活。收市时,农民再去把菜钱收回。也有人粗心,忘了收回。不过,第二天,当他们去查看时,钱袋里的钱分文不少……

这个“卖菜不需守摊、村民自助投币”的“无人菜市”,已有上百年历史。除了罗凤村,在广西容县、龙州等地一些农村,无人菜市也同样存在,且持续了不短的年份。是什么在支撑着这一信任体系在乡土社会的健康运转?


传承百年的“无人菜市”


罗凤圩的一棵榕树下,有一排装满青菜的篮子约十五六只,整齐地吊挂在一根竹竿上。菜篮里装的是一把把的菜心、大白菜。菜篮上挂着一张张纸皮,纸皮上歪歪斜斜地写着:2元一把。旁边是用来给买菜人投币的塑料袋、布袋或竹篓这就是传说中的“无人菜市”。

钱袋里,零散挤着很多面值1元的纸币,有些甚至已从钱袋里“探出头”,张望着来来往往的人们,但没人对它们动私心。

现年76岁的邓秀芬,16岁从钦州市灵山县丰塘镇洞口村嫁到了罗凤村。她20岁起,就把菜拎到“无人菜市”摆卖。开始,一把5分钱,如今涨到一把2元钱。但过去50多年的卖菜生涯中,从不守摊的她,也没因此丢过一分钱。

这不是她个人的独特经历,而是所有在这里卖菜村民的共同经历。村民邓崇良,有一回把菜拎到树下摆卖后,就下地干活了。晚上,她忘了把菜钱收回。第二天去看的时候,钱还在,且一分钱不少。

77岁的陈本志,是当地的一名教师。在他的记忆中,他出生时,“无人菜市”就已经存在了。罗凤圩年纪最大的老人95岁的陆尔泉说,解放前“无人菜市”就存在了,当初摆卖的地点,是在罗凤圩老街所在的鸡利村,“少说已有上百年历史了。”

村民陆尔泉清楚记得,解放前,买菜用的是铜钱,当时菜篮挂在老街巷道的墙上,旁边标好价格、挂着收钱的篓子,两枚铜钱买一把菜。后来,老街人流增多,“无人菜市”几经迁移,但无人守摊卖菜成了不变的习俗,并不断传承。

罗凤圩也有坏人,10年前,村里有吸白粉的,没钱时,他们宁可去别的地方偷、抢,也不会去碰菜篮子里的钱。对此,村委会主任凌乐也感到很奇怪。

在罗凤圩村民凌发荣看来,“无人菜市”像一位慈祥老人,谁也不愿意伤害她。潜意识里,村民也认为这是村里一大特色,是荣誉。村民内心里也不愿意让这个具有百年传统的特色,毁在他们这代人手里。

“无人菜市”成为村里人与人之间相互信任的一种默契。                        

为什么是罗凤


过去,即便是罗凤圩的大姓,宗族人数也不过二三十人,扣除老人、小孩,剩余的青壮年很少。这样,如果要办喜事或丧事,单个宗族注定无法完成,只有不分宗族、彼此同心协力才能完成。在不断互助协作中,不同宗族的村民情感得到强化,也形成了共同的价值体系。互助中形成的诚信氛围,因此延续至今并影响到其他村庄。

如今,一些姓氏宗族的成员人数增加,但互助往来的传统依旧存在。比如,在一些商铺门口,如果刚好有进货归来的车辆在卸货,一些没有血缘、宗族关系的村民,也会上前主动帮忙卸货;有村民在打扫自家门前时,也会顺带扫了邻居家的屋前或公共巷道,这是很自然的个人行为。

一些村庄存在的村斗或宗族派系斗争陋习,也没在罗凤出现过。“几十年来,从没出现过。”陆尔泉说,一直以来,不但没出现村斗、宗族斗争,反而是村里人到附近的村庄义务帮忙。比如,俄眉村的人少,有啥事,罗凤圩的人过去帮忙,罗凤圩有事,俄眉也来支援。

作为江儿(小溪名)上游,罗凤圩还规定:上午9点前,不准村民到江儿洗衣服。因为9点前洗衣服,会影响到下游其他村庄从河里取水饮用。对此,罗凤圩村民一直恪守。

罗凤圩的“无人菜市”,正是在这种氛围中产生,并代代延续。如果真有小孩偷拿“无人菜市”的钱,将由家长教育并带小孩去菜农家道歉、偿还。如果是大人偷窃或买菜不投币,此人在村里将受到鄙视。以后这家人家里办事就没人去帮忙,相当于他被村民抛弃了。所以菜篮子里的钱,没有人愿去碰它。

在罗凤圩“无人菜市”的影响下,河对岸的榃朴村也出现了“无人菜市”。


他们的世界


罗凤圩每隔3天会有一次“圩日”。这里有和城市里不太一样的场景。

大城市里,早上5点,饮食店里就开始活跃着小商贩的身影了;早上7点多,各门店陆续传出拉开闸门营业的声音;8点后,伴随着劲爆的音乐声,几乎所有集市都宣告全面营业了。

但在罗凤圩,尽管是圩日,一直要到上午11点钟,临街铺位的村民才开始抬椅子、扛木板、拉电线,搭建售卖衣服、鞋子、水果和日用品的平台。中午12点多,午饭后,附近村庄的人才挤上三轮车,从山的那一边朝集市慢慢驶来。下午2点左右,罗凤圩的集市才迎来人流高峰,集市上才真正热闹起来。罗凤圩的老人则搬着一个木凳子到屋前晒太阳。不过,这是在他们将自己家种的菜拎到“无人菜市”,并挂好钱袋后,才开始享受的惬意时光。

罗凤圩村民之间的关系融洽,也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既是邻居,又是亲家”的关系。

当地人结婚普遍较早,不少人40多岁就当爷爷、奶奶了。年富力强的“爷爷奶奶”们,这时通常在家守着自家铺位,卖些杂货或经营粉店。因为门店是自家的,不需交租金,劳动力也是自家人,所以他们不需为此背负沉重的经营成本压力,生活因此过得有滋有味。但他们年轻的儿子、儿媳,并没有因此就心安理得地“啃老”,他们要么在家协助家长摆摊做生意,要么夫妻携手外出务工。孩子则交给年轻的“爷爷奶奶”们照顾。

从城里来到罗凤圩的人,也许会感觉恍如隔世无论是赶集日的喧闹、嘈杂,还是平日里宁静的村庄。这一切都是属于他们自己繁杂而纯净的小世界,自然、安详、和谐。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