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人间真情

马航MH370失踪后:有一种温暖叫“后天亲人”

2017-11-22 11:43:54来源:2017年第7期作者:张颖
[收藏]


2014年3月8日00:42分,MH370航班从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起飞,计划06:30在北京降落。01:20分,航班在马来西亚和越南的交接处与胡志明市管控区失去联系。航班上载有227名乘客(其中中国乘客154人)和12名机组人员,共239人全部失踪。


姜辉71岁的母亲姜翠云便是失踪者之一。母亲失踪时,姜辉的女儿才3岁,父亲已74岁,两个最依赖母亲的人,顿时没了依靠。同样的,154名中国乘客背后有着超过1000名的家人,他们和姜辉一样,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中,有人得了抑郁症,有人承受不住打击离世,有人疯狂地思念着爱人……可未来还很长很长,是在思念里沉沦,还是在痛苦中站起?让人感动的是,3年多来,1000多名失踪者家属,紧抱着彼此,你家有难我来帮,我有困难你来顶。3年多时间,在共同的想念里,他们相互搀扶着一步一步往前走,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后天亲人”。


母亲失踪,整个世界都是混乱的


2014年3月8日早上9点,家住北京市东城区的姜辉从新闻上看到,马航MH370客机失踪,机上227名乘客、12名机组人员均下落不明。5天前,姜辉71岁的母亲姜翠云去了马来西亚,参加国内一个旅游性质的理财讲座,为期5天,今天回国,乘坐的正是这班飞机。


为了等来最新的消息,姜辉当即向公司请了长假,赶到了北京丽都酒店,这里是马航临时设置的家属安置点。母亲失踪前,姜辉是深圳特发信息公司北京办事处的主任,工作繁忙,很多事都需他亲自处理,可现在没什么比找寻母亲更重要。除了工作,姜辉还把3岁的女儿香香丢给妻子,把老父亲托付给了哥哥,而他则驻守在丽都酒店。2014年5月,马航方面宣布从丽都酒店撤出,而在北京顺义空港物流园成立了马航家属沟通与支持中心。


从丽都酒店出来,阳光有些刺眼,姜辉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老父亲。见到父亲,他叫了声“爸”,便不敢再说话,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想哭。姜辉打开窗户,让阳光倾泻进来,开始帮着父亲收拾房间,母亲不在,家里乱极了。父亲却拉住了他:“别动了,等你妈回来收拾。以前每次我把家里弄乱了,她总是叨咕两句,现在真想听她再叨咕叨咕我。”


姜辉对父亲说:“爸,别老在家闷着,我陪你下去走走。”父子俩在小区里慢慢散着步。父亲一边走,一边跟儿子唠叨着:“你妈这人最爱操心,啥心都操,你们都成家立业了,她还不放心,我总劝她把心放一放,把心放一放,可她说啥,一辈子最开心的就是看着孩子们乐呵呵地笑。她自己可能没想到,这临了临了,倒给孩子们捅了这么大一刀,让你们挂牵。”姜辉听后眼圈红了,他忍住眼泪安慰父亲:“我妈为我和哥辛苦了一辈子,现在她不在家,我们可不能继续让她担心,咱们都要好好的,把各自照顾好,等妈回来一一检阅。”父亲听后忙擦去眼泪,直点头:“对,以后我多出来走动走动,等她回来检查。”握着父亲的手,姜辉似乎感到了一丝力量,如果母亲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等待着,那么他一定要把父亲照顾得好好的,把这个家维持得好好的,等她回来,或许这才是一个好儿子应该做的。


3年多来,绝望的生命彼此温暖


2015年1月29日,马来西亚民航局再次宣布,根据他们近一年的搜救和调查,他们推定MH370机上所有239名人员全部遇难。消息传出,失踪者家属们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为了方便联系,他们建了“家属微信群”,1000多人都在群里交流思想和情感。姜辉也是一样,可经过将近一年的时间,他开始慢慢思考:如果飞机再也找不到,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快乐地活着,健康地活着,才是母亲最想看到的!


2015年4月,姜辉正在微信群里跟大家讨论“370”的事,有人突然发上来一段话:“你曾告诉我被恶意关在精神病院的正常人,如何做才能保住自己且尽快放出来。两个字:听话。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但你一定要听话,保住自己,尽快回来,等你。”这段话传上来后,紧接着写道:“无意中去‘漫步鱼’的微博上看到的,心真疼,我们都要听话,等他们回来,大家加油!”


和姜辉一样,“漫步鱼”也定居在北京,但是个女的。她丈夫是一名技术人员,2014年3月3日,去马来西亚出差。临走那天,夫妻俩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告诉他们:可以要孩子了。夫妻俩欣喜若狂,“漫步鱼”一直等待着丈夫从马来西亚回来,两人生一个健康的宝宝。可灾难来了,丈夫失踪了,而她却在一个人的家里任思念吞没。姜辉越看心越难受。


还没等姜辉说话,很快有人朝“漫步鱼”喊话:“漫步鱼,我也在北京昌平区,以后家里啥东西坏了,需要修理,给我打电话,随叫随到。”“漫步鱼,你也喜欢做蛋糕,有机会我们一起做。”“照顾好自己,他会回来的,因为你们幸福的生活才刚刚开始。”看着这一条条温暖的留言,一直藏在暗处的“漫步鱼”哭了。如果悲伤可以蔓延,那么快乐也能蔓延,群里1000多人,如果把悲伤分摊,把快乐传递给别人,受伤的心绝对可以得到一丝抚慰。


彼此疗伤,154个家庭成为“后天亲人”


2015年年底,姜辉接到一个求助电话,从哈尔滨来北京探听女儿消息的张丽霞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高血压犯了,急需帮助。接到电话,姜辉第一时间在群里发布了消息:谁离国际机场近的请帮着过去看看,老人行动不便,可能需要人背,我随后就到。消息发出去后,很快有人回应:“我近,现在就过去,请把确切位置告诉我。”“刚好家里有降压药,我先把药带着。”甚至有人帮着跟机场方面联系,希望他们先帮着照顾下病人。很快,有人在机场找到了张丽霞并送她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并无大碍,大家这才安心。


安顿好张丽霞住的地方后,姜辉又去买了一些吃的给老人送来。老人哭着说想跟他聊几句。早年离异后,她独自一人供女儿出国留学,女儿刚参加工作不久,却搭上了MH370航班,留下了她一个人。张丽霞对姜辉说:“我活着只有一件事,把孩子找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有时候我真怕自己撑不下去,假如哪天孩子回来了,我却不在了,可咋办?”一个失去孩子,一个失去母亲,姜辉似乎在和母亲对话一般。他拿出手机一张张地翻着照片给张丽霞看:“这都是我母亲的照片,之前我根本不敢看,一看就喘不过气。可现在我会经常看,特别是我妈笑的样子,我最喜欢,仿佛她在对我笑。阿姨,你想想,你最牵挂你女儿,那同样她最牵挂的就是你。有时我推己及人,如果失踪的是我,等待的是我妈妈,那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她开心,长命百岁,把我没看过的这个世界都好好看看,把我没来得及经历的一辈子,都走一遭。这是我的真心话。”张丽霞听着眼泪直掉:“我懂,我都懂,我就是难受,我实在太想我女儿了,如果不是等她回来,我早就跟她一起去了。”


之后,姜辉经常会在私底下安慰张丽霞,其他人也都挂念她的身体状况,询问她有无按时吃药,天气变了,也会叮嘱她多穿衣服。这一切都让张丽霞感到很温暖。听说,失踪者张晓蕾的母亲高显英患上了重度抑郁症,张丽霞老人心里难受极了,她从网上查了很多治疗重度抑郁的办法,从网上转给了张晓蕾的家属,希望对他们有用。姜辉看到后,特别开心,大家真的像是一家人,你有困难我帮你,我有困难你帮我,这样相互依靠,不正是一家人该做的吗?


2017年4月21日,澳大利亚运输安全局表示,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对飞机残骸漂流模型进行研究后认为,MH370航班客机坠海地点最有可能在原搜索区域以北海域。如果发现可靠证据,他们不排除重启搜索行动。得知这一消息,姜辉五味杂陈,他希望这一次,能给他们一个结果。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