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人间真情

一个大学教授的爱情诺言:建座城堡和你一起变老

[收藏]

 

    2016年严冬岁末,贵阳市花溪区斗篷山,思丫河环绕的山谷林深处,一座宏大的石头城堡屹立于此。这如 梦似幻、美轮美奂的城堡,没有人能想到它的建造缘于一个艺术家对妻子的承诺。旅美艺术家、贵州大学 艺术系教授宋培伦,在他年过半百之后,不忘初心,用了20年的时间,将纸上的城堡变成了现实中的城堡。


年少承诺,画座城堡立此存照


    1995年5月的一天晚上,贵阳市花溪区碧云窝,刚刚从美国回来的贵州大学教授、55岁的宋培伦,和妻子 吴萍一起收拾行李。在书房的书柜中,宋培伦意外看到一只木匣,里面存放的是他当年画给妻子的定情之作。 虽然纸张已经发黄,但画中的城堡仍清晰如昨。

    1940年出生的宋培伦是贵州湄潭县人,从小喜欢画漫画。高中毕业后,宋培伦在湄潭县外贸公司工作。 业余时间,他和湄潭县文化馆的文艺干部办了一张名为《小辣椒》的报纸。一时间,宋培伦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画家。

    34岁的宋培伦经人介绍认识了小他7岁的湄潭一 中数学老师吴萍。吴萍是贵阳市人,能拉一手好手风琴,父母都是医生。宋培伦对美丽清雅、活泼大方的吴萍一见钟情,吴萍也被宋培伦的浪漫情怀和文艺 气质深深吸引,很快坠入了情网。谈恋爱时吴萍曾跟 他说:“我最向往的生活,就是在大自然中,有一座童 话里的城堡,或者就是石头堆起来的房子,和自己最爱的人守在一起,白天男耕女织,晚上带着孩子数星星。”宋培伦心里一动,几天后将一张自己画的漫画递 给了吴萍说道:“我不知道我这一生能不能给你一座真的城堡,我先画一座立此存照,你的梦想也是我的梦想。”吴萍展开素描纸,顿时呆了:山谷林深中,一座明式古朴的城堡掩映其间,鸟语花香溪水绕城,完全是自己想象中的模样。

     相恋三年两人结婚了,一年后,独生女儿宋宇降生。期间,他的漫画引起书画界关注,《人民日报》进行了报道。宋培伦被引进贵州大学艺术系任教。此后,宋培伦在贵阳,吴萍带着女儿在湄潭。直到9年后,两人才结束了两地生活,在花溪区城乡交界的碧 云窝租房安下了家。

    渐渐地,宋培伦的那些画家朋友都喜欢上了碧云 窝,也如宋培伦一样找村里最古老的房子租下来开画 室。没多久,小小的碧云窝就来了数十位画家居住。 再后来,贵阳市书画院,贵阳市艺术学院等单位也到这里租房。一时间,碧云窝画家村成了贵阳的名片。

    声名鹊起的宋培伦更加忙碌,经常受邀前往各地。1991年,深圳建造锦绣中华风情园,请宋培伦去 那里建苗寨、侗寨;1993年,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锦锈中华风情园做陶艺展示;1995年,宋培伦拒绝了美国方面的挽留回到贵阳,回到了妻子的身边……

    抚摸着那张妻子精心保存了20年的画作,宋培伦不禁百感交集。结婚18年,他跟妻子在一起的时间满 打满算只有4年,妻子想要的桃花源般的生活,被他的忙碌纷繁淹没,丢在了记忆中。


不忘初心,纸上城堡要变现


    宋培伦决定兑现对妻子的承诺。 1996年,宋培伦几经寻访,最终在花溪区洛平村偏僻的斗篷山里,看中了一个无名山谷。宋培伦找到洛平村村委会, 最后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将这条山谷的300亩地租了下来。因斗篷山是古夜郎国道府夜郎邑的辖地,所以他取名为“花溪夜郎谷”。

    吴萍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和宋培 伦来夜郎谷时的情形。10多公里的路 程,夫妻俩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走进了 山谷。站在思丫河畔,宋培伦指着两岸的 山坡说:“我要为你在这里建一座石头城堡,就像你一直珍藏的画上的样子。 这也是我的梦想!”此后,宋培伦辞去了  大学教授的工作,拒绝了所有商业项目,他要用余生为妻子建造一座城堡。

    1997年春天,吴萍将家里的全部积蓄交给宋培伦,“花溪夜郎谷”开工了,宋培伦带着4名工人住进了山里。宋 培伦把他的艺术构思完全融合进大自然,在斗篷山里他就地取材,寻找和收集一块块最粗犷的喀斯特岩石,用最原始的方式进行垒建。山谷里没有电, 生活非常不方便,照明全靠点蜡烛,喝水从思丫河里用水桶提。

    1998年春天,经过与电力部门协调,夜郎谷里终于拉上电了。有了电,山谷里做的第一件事,是用水泵从思丫河里往上抽水,当水从管里涌出时,吴萍看着丈夫清瘦黝黑的脸颊、满是老茧的双手,心疼得差点掉下泪。

    2008年冬天,南方经历了罕见的冰冻灾害,贵阳市大面积停水停电,花溪夜郎谷也被冰雪覆盖。由于不能施工, 工人们都放假回家了,宋培伦却舍不得离开夜郎谷,一个人呆在那里,吴萍怎么劝都不回来,一个人在山谷里呆了两个月,吴萍心疼宋培伦,每隔几天就要 进山去看一下宋培伦。每次进山前,吴萍都买好一背篓吃用物品背在背上。因 为怕他一个人在山谷里孤单,每次都想要留下来陪他,可宋培伦不忍妻子跟他一起遭罪,总是以岳母在家需要照顾为 由,天黑前就撵妻子下山回家。

    宋培伦不知疲倦地在山里建造,高强度的劳作,使他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2010年秋天,70岁的宋培伦患上了带状 疱疹,连续几天发低烧、身体乏力,腰 上长了一圈水痘,伴随着持续性灼痛, 水痘破水结痂后,宋培伦又出现剧烈的神经痛。每天深夜那如刀割般的刺痛 都如期而至。怕妻子担心,面对妻子的 询问,宋培伦都极力露出轻松的笑。 一个月后,宋培伦终于不治而愈了。

    日子如水般流过,宋培伦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地在山谷里建造,渐渐地城堡初具规模了,石块垒成的雕塑出 现了,圆柱形人面图腾出现了……

神仙眷侣,梦幻城中携妻终老


    2012年, 随着最后一个拱形城门建造完成,宋培伦终于将纸上的城堡变成了现实中的城堡。沿着茂密松林中的小路走进夜郎谷,就如同走进了奇妙原始而又卡通的世界,城堡全部由山里的喀斯特岩石垒成,城堡的前后左右 有数百个用石头砌成的石柱,上面是具 有贵州傩文化元素的人物头像。青石堆就的城门在阳光下散发出冷静的光芒, 青藤爬满其上,犹如在时空里画下一个大大的句号;城门内树木层层叠叠, 与青天白云浑然一体;一间间石头搭成的房屋,粗狂质朴,纯净舒适

    “老伴,这是我们终老的地方。”宋培伦深情地看着妻子,“只是,让你 等得有点久。”面对这夺人心魄的城堡,吴萍 早已热泪盈眶,看着面容清瘦、眼神清亮的丈夫,她激动地调侃道:“我的夜郎谷主,还有足够的余生,让 我们在这里弹琴唱歌,泼墨作画,感受 幸福。”,2013年春天,夫妻俩带着吴萍 年近90岁的老母亲,住进了石头城堡。 一家人住在城堡中松树林掩映的一幢石头房子里,房子共有两层,宋培伦住楼上,吴萍和母亲住楼下。每天一家人睡到自然醒,夫妻俩先伺候好母亲,然后再带着狗穿越山林,和林间鸟儿嬉 戏。夫妻俩喝着山泉水,吃着自己栽种 的蔬菜,过上了男耕女织的悠闲生活, 不知不觉吴萍的心脏病好了,颈椎腰椎也不痛了。

    2013年夏天,一位年轻的背包客徒步经过,惊喜地停下了脚步。那天,夫妻俩为年轻人提供了住宿。此后不断有背包客前来,花溪夜郎谷的名声越来越大。渐渐地不断有文化机构要求 到夜郎谷里进行民俗展出和表演。宋培伦纠结不已,他不愿自己的这个桃花源被世俗惊扰。而吴萍思前想后,觉得 丈夫这个宏大的艺术品,应该让世人和她一起感受。她说服了宋培伦。此后几年,花溪夜郎谷里举行过贵州腊染、造纸、刺绣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

    2014年,贵州省首个民谣合集《边》 的首发演出就是在夜郎谷举行的。这本民谣合集里的插图是宋培伦的外孙女画的,小女孩在民谣合集《边》里画了许多憨态可掬的马、牛、羊等小动物,因为对外孙女这些画作非常喜爱,宋培伦特意在夜郎谷里辟出一小块地,依照外孙女的画作,作了10多个动物雕塑,并将园子命名为“童童乐园”。

    2015年夏天,贵州民谣传承人姚石山带领他的乐道音乐工作室,在花溪夜郎谷的水上舞台,给他的上千个粉丝演出,场面温馨热烈。

    2016年11月初,贵州师范大学地理 与环境科学学院园林系,美国华盛顿 大学建筑学院风景园林系的40多名师 生在花溪夜郎谷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 景观设计建造营活动。两国师生在宋培伦划出的地块上,自行设计,自己动手建造。共建成了10个雕塑,1个城堡和1个树屋。两国师生给这个景观取名为“国王的后花园”。

    如今,宋培伦和吴萍就像一对神仙眷侣,在青山绿水中徜徉,在童话城堡里,在年少的梦中,携手终老。


[责任编辑:梁原]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