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人间真情

一个少年扛起的重量:爸爸欠的债我都还清了

2016-06-15 17:20:07来源:作者:
[收藏]

2015年12月26日,2015年最后一个星期六。17岁的高二学生叶石云早早起床,到菜市场称了两斤五花肉和两斤豆腐。他已经盘算好了,中午就暖一个锅,“和爷爷吃一顿6年来最奢侈的午餐”。

“爷爷,今天我们就多吃点吧!爸爸欠的债,我都还清了,以后你再也不用舍不得吃肉了。”叶石云靠近爷爷耳边,大声说。

你放心,爸爸欠的钱我一定还”


2009年的秋天,在浙江丽水云和县崇头镇梅竹村,村民们却为叶石云一家的遭遇唏嘘不已。

9月9日,下午,11岁的叶石云坐在镇上的梅源实验学校五年级课堂里,老师在接待了一位村民后,让叶石云赶紧跟村民回家。

到家后,叶石云29岁的母亲石明秀已经因病去世了。父亲叶明松安慰他说:“妈妈走了,没办法,以后我们一起好好过。”

2009年10月27日,星期二。石明秀去世第49天。又是一个下午。正在上课的叶石云被伯父叫出了教室:“你爸爸死了!”

叶石云脑子陷入一片空白。

父亲是两天前在打工时突然吐血,被送进医院的。 叶明松去世了,亲戚们担心老爷子叶贞旺再承受不了丧子之痛,决定先瞒着老人。可还上小学的叶石云,哪有能力下葬父亲?亲戚和村民不忍,大家你一百我五十,凑钱把叶明松火化了。

姑姑因为担心叶石云,当晚便留宿在他家。谁也没有料到,第二天一大早,竟有债主来到了叶家。那人径直走到叶贞旺跟前,说:“你儿子死了,他欠我100元,你要还给我!”老人耳背,没听清,问:“你说什么?”叶石云和姑姑大惊,立马上前拉走这人。在房屋外,11岁的叶石云对这位上门讨债的人说:“你放心,爸爸欠的钱我一定还!”这是他人生中郑重许下的第一个诺言。


没有借条,一笔笔地寻找债主


自从父亲去世第二天就有人上门讨债后,叶石云便拿了个学习用的本子记账。他要替父还债,兑现自己的诺言。他知道,父亲的债绝不止一笔,便做好了等债主上门讨债的准备。

然而,此后再无第二人找来。“债主不好意思来,那我们就去找他们。”和姑姑商量后,叶石云决定主动上门寻找债主。

于是,叶石云利用双休日和寒假,在姑姑的帮助下,开始一笔一笔地“寻债”——寻找父亲生前欠下的债:

“欠柳启元840元,2009年修缮倒塌的房屋时,运空心砖和水泥的运费;欠胡先林1000元,2008年母亲住院,出院时没钱结账借的;欠季方其350元,2007年种香菇时,父亲买材料借的……”

叶石云“找到”的这些债,有些是父亲当初和姑姑说过的;有些是他去世后,知情人告诉姑姑的;还有一些,是姑侄俩一起找出来的。

叶石云打听到年初的猪仔是父亲从隔壁张化村抓的,便和姑姑一道去核实。当姑侄俩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家门口时,卖猪仔的老板练美俭很是意外。“你爸爸在我这里抓猪仔,今年是第三年了。和前两次一样,我都是先赊给他,年底他再把钱给我。”叶明松去世后,练美俭并不指望当年叶明松欠的猪仔能够收回本钱。因此,他没有去梅竹村讨债。“小猪500元。”叶石云郑重地在本子上又记下了一笔……

而当爷爷知道他准备替父还债后,也回忆起好几笔儿子此前在村里欠的债:“欠你练家伯伯200元,柳家叔叔100元……”

经过一段时间的打听、寻找、核实,叶石云记录下了父亲欠下的20多笔债,共计3万多元。这些钱,在今天看来并不算多,但对于当年连自己生活都没着落的孤儿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些债,没有一张借条。但叶石云毫不怀疑,他觉得这是他们对逝去父亲的信任。

在云和当地农村,有“债不过年”的说法。父亲的债一时还不了,但礼节必须到。此后每年年关,叶石云都要和爷爷一起,到欠债的人家去表示歉意:“欠你的钱暂时还不了,不过请放心,账我们记着,一定会还给你!”

祖孙俩的承诺,多少有些苍白。那些债主,情,领了。但是,话,没人当真,也没指望叶石云成年前能还钱。


从捡废品到打工,为还债拼命挣钱


2010年暑假,叶石云来到县城姑姑家。他要挣钱,替父还债。

浙江云和素有“中国木制玩具城”之称,于是,他想到去玩具厂打工。“老板,你这里需要人吗?”“童工,不要!”接连碰壁后,他有些失望。他突然想到了捡废品,便迅速跑回姑姑家,从杂物间里找来一只编织袋。

姑姑知道他捡废品,已经是好几天后了。那天她进杂物间时,看到了堆成小山一样的废纸和塑料瓶。姑姑和他把废品装好,送到废品收购站去卖。他挣到了人生第一笔钱,15元。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叶石云早出晚归,穿梭在云和县城的大街小巷捡废品。直到有一天,他在路边看到一位妇女,坐在家门口加工玩具。“阿姨,这些玩具是从哪里来的?能不能帮忙问下,给我做做?”他壮胆问。妇女得知叶石云是孤儿后,很是同情,便告诉他如何从玩具厂拿货,并教他加工。那个暑假,叶石云边捡废品边加工玩具,总共挣了1000多元。

此后3年暑假,他都到姑姑家加工玩具,挣到的钱也逐年增加:2011年2300元、2012年3000元、2013年4000元。而每一个寒假和双休日,他都利用短暂的时间去捡废品,积少成多。

2014年暑假,16周岁的叶石云,终于进入工厂。玩具厂白天上班的时间是7:30至11:30和13:00至17:00;晚上加班的时间是18:00至21:30。他每天早上到厂里,中饭和晚饭都自带米和干菜在厂里蒸饭,直到晚上加班结束才回家。

在玩具厂工友们的眼中,叶石云是一个“比同龄人成熟一大截”的孩子,懂事、有礼貌、能吃苦。每天中午,他只用半小时吃饭,这样可以比工友多加班1小时。


债主不忍收钱,他一次次送去


“姑姑,我现在还不会挣钱,你先借我100元!”叶石云替父亲还第一笔债的钱,是向姑姑借的。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天早上,他对讨债上门的人当面承诺之后,向姑姑借了100元,送到了对方的家里。

2010年年底,叶石云第二次向姑姑借钱还债。那年暑假,他虽然通过捡废品和加工玩具挣到1000多元,但是除去一些花销,剩余的钱不够还一笔特殊的债——父亲生前向村里一位90多岁的老人柳学照借的1100元。和姑姑商量后,他决定先还掉这一笔债。因为他担心,钱还没还上,老人就不在了。

“我爸爸什么时候借钱给明松,我们都不知道。还钱的那天我爸爸推辞了很久,说石云和爷爷一老一小太可怜了,这钱不着急还。”柳学照的儿子柳润回忆说,“明松是好人,我们都知道他家里穷,但每次只要他开口,我们手头有多少就借多少。”

从2011年开始,叶石云对父亲的债进行了分类:“500元以上分两次还,1000元以上分三次以上还。”对数额较大的债,他制定了分期还款的计划。同时,他也绝不落下父亲生前的小额债。只要是他知道的,无论数额多小都要还。“数额再小,那也是一分情,也是他们对我爸爸的帮助。”叶石云说。

让叶石云感动的是,父亲去世至今,没有第二个人向他讨债。相反,每一次他把钱送到债主家时,都会遭到拒绝:“你还小,这点钱不急,以后再还没关系。” 因此,每一笔债,他至少要送两三次以上,对方才勉强收下。即便如此,数额稍大的,债主还会减掉一两百元,数额小的则变着法子又把钱退回一部分。

村民柳雷星在村里开了一家小卖部,叶明松急需用钱或家里缺生活用品时,会找他借钱或赊账。“2008年一年下来,他种香菇买材料加上平时买东西赊的账,总共欠了我750元。”柳雷星回忆,叶明松去世后,叶石云分两年共还了他500元。“剩余的250元,是我自己坚决要免掉的,我当时想,我家境比他一老一小要好多了。”柳雷星说。2008年时,在当地农村帮个工,一天的工资大概只有30元到35元。

村民练温贵的200元,是叶明松生前欠的年猪肉款。叶石云还钱时,练温贵再三拒绝后仍拗不过,才收下。可是第二年正月开学后,练温贵又专程送了100元到学校:“你爸爸欠我的钱你已经还了,这是我给你读书用的。”

梅竹村的村民同情叶石云,更心疼这孩子,因为“他从小话不多,但是很懂事,在村头村尾碰到谁,都会主动打招呼”。

从双亲去世至今6年,叶石云终于还清了父亲手里借来的3万元债。如今,父亲的债还清了。但他知道,还有一些债,好心人不忍说出。


只想尽快打工挣钱照顾爷爷


叶石云替父还债的钱,有一部分是从政府的低保和各类补助里省下的。这些年来,他和爷爷的日子都过得非常节俭。他身上穿的除了校服,都是人家送的旧衣。

初中毕业后,为尽快以一技之长立足社会,叶石云进入云和县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学习。为节省菜钱,他几乎每顿只买两个素菜。后来他想到一个更省钱的办法:找一个同样贫困的同学拼菜,两人把钱打到同一张卡,一顿买三个菜合起来吃。

他拼命挣钱和省钱,有人好心说:“你还小,这债可以先不用还。”甚至有人告诉他,父债子还无法律依据,未继承父亲的遗产,没必要替父还债。可他仍觉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且自己早承诺在先。何况,当年这些人都在父亲最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

6年来,无数个夜晚,叶石云曾蒙头痛哭,为逝去的父母、为艰难的生活,甚至为同学热闹而开心的生日聚会。可是每天清晨掀开被子,他又努力将自己坚强的一面,展示在人们面前。

当年这个内向寡言的孤儿,如今已成了校园里的佼佼者,成熟稳重、且不乏自信。2015年9月,刚升入高二的他,通过竞选从百人中脱颖而出,当选云和县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学生会主席。“他是一个责任心很强的人,考虑事情周全,做事特别认真!”学校学生会的指导老师高峰说。在上任不久后的校运会上,叶石云特有的“领导风格”显露无遗。作为主席的他,“任何事情总是带头去做,而不是只管指挥他人”。“他不用语言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而是用行动来感染别人。”

“他的文化和专业综合成绩名列全班第二,老师们都希望他高中毕业后继续读大学,但他想尽快毕业,早日踏入社会打工挣钱,更好地照顾年迈的爷爷。”叶石云的班主任刘金隆有些惋惜。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