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内幕

40年的时代“潮水”,谱写几代人的传

2019-02-20 11:19:41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12月上半月作者:祁蓉
[收藏]

1977年7月,南方的夏天异常闷热。南京大学教师胡福明在医院照顾生病的妻子,闲暇时构思了一篇文章。投稿后,他对好哥们儿说:“我坐牢了记得给我送饭。”

1978年5月,《光明日报》刊登了一篇让整个中国为之一振的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对此,邓小平指出:“打破精神枷锁,使我们的思想来一个大解放。”之后迎接胡福明的不是牢狱,而是改革的春风。


1978年—1983年:万物生长


1978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年,也是我国社会发展的重要拐点。从1180万考生中搏杀而出的62.7万新生,带着希望和梦想涌进大学校园,无数人的命运由此改变。

那一年,冯仑进入了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徐小平被中央音乐学院录取,熊晓鸽忐忑地调剂到湖南大学外语系。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迎来了“三剑客”黄宏生、李东生、陈伟荣,20年后,他们领导的创维、TCL、康佳,占据了中国电视机行业的半壁江山。

当然,上大学也并非唯一的出路,同样让人羡慕的还有王健林、任志强这样的军人,张瑞敏、王石这样的工人,以及柳传志这样的技术员。

1978年,已过而立之年的柳传志边喝茶边看报,无意间在《人民日报》读到一篇教人养牛的文章;比他小一岁的任正非因获得全军技术成果一等奖,被派去参加“全国科学大会”,那是他第一次听到“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论断;27岁的任志强荣立三等功,满心欢喜地向父亲汇报,却碰了一鼻子灰,决心要自己打拼出人头地。

敏锐者总能从蛛丝马迹中感受到时代的发展和变迁,而有志者亦不甘被庸常的生活所埋没。时间会证明一切。


1984年-1991年:激情燃烧


1984年,年广久的“傻子”瓜子厂雇佣了上百号工人,险些遭受牢狱之灾的他被邓小平点名保护,“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那一年,邓小平已步入耄耋之年,但他说的一句话却让人振聋发聩——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不久后,“商品经济”的合法地位被确立,经济改革的主战场从农村转移到城市,无数愿意用双手创造财富的“傻子”,一头扎进神秘莫测的“海”,开始了一场改变命运的探险。

年近不惑的柳传志终于无法忍受每日喝茶看报的生活,揣着20万投资了“中国科学院计算机新技术发展公司”;33岁的王石创办了“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硕大的霓虹招牌在夜晚流光四射,四年后,公司改名万科;任志强倒卖80多台电视赚了30多万,又从银行申请了几百万的贷款,南方采购、北方销售,给华远赚足了注册的资本。

“十亿人民九亿倒,还有一亿在寻找。”1978年到1984年,经过六年的酝酿发酵,第一次全民下海的巨浪幡然而起。

23岁的段永平愤然离开了北京电子管厂,因为那里“人人都觉得能干,却什么都不干”;惠州27岁的李东生在简陋的农机仓库和香港人合录磁带,未来的TCL发出了第一声;深圳的两间简易房内,任正非和别人合伙投资21000元创办了一家小公司,取名“华为”,那一年他43岁,决意放手一搏。

激情燃烧,潮水奔涌,许多1984年创立的企业至今仍星光熠熠,这一年被称为“中国企业元年”。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底色,不论哪个时代,那些咬紧牙关跟生活死磕的人,总能得到命运的垂青。


1992年—1998年:光辉岁月


1992年,88岁的邓小平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发展才是硬道理”,南巡讲话再次激起了滚滚春潮。这次被点燃创业热情的,还有一大批体制内的精英人士。

相较于此前由下而上“仰攻”的草根商人,这群精英带着在体制内练就的本领呼啸而下。

副局级干部陈东升离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拍卖公司嘉德拍卖、中国第一家物流公司宅急送,后来又募资创办了泰康人寿;曾在国家体改委任职的冯仑,决定到海南碰碰运气,和他有同样想法的还有潘石屹、王功权、易小迪、王启富和刘军,六个人一拍即合,很快就在“十万人才下海南”的癫狂楼市中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任正非也迎来了人生的重大转机,华为自主研发的大型交换机问世,1992年底,华为的销售额超过了1亿元。

1992年前后下海的官员和知识分子有个浪漫的名字——92派。用陈东升的话说,92派是“夹心层”,上,有引领风潮的草根派,他们是“制造英雄”“工业英雄”;下,有独领风骚的海归派,他们是“互联网英雄”“新经济英雄”。

虽然派系不同,但洒下的每一滴泪水和汗水都是相同的。每一代弄潮儿都有各自的风骚与苦楚,他们的辉煌和落寞都打上了时代的烙印,难以复刻。


1999年—2008年:随风起舞


跨过千禧之年,进入了21世纪。一大批从哈佛、麻省理工、斯坦福等名校毕业的留学生荣归故里,浩浩荡荡地冲进了中国的互联网大潮。

2000年,只有8名员工的李彦宏在北大资源宾馆租了两个房间,决心要打造中国自己的搜索引擎;2001年,他又提出了做互联网竞价排名的商业计划。彼时,杭州一个叫湖畔花园的小区里,马云对他的“十八罗汉”说:“现在,你们每个人留一点吃饭的钱,其余的全部拿出来……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在中国,而在美国硅谷。”

中国的互联网人口第一次历史性地超过了美国。不久的后来,社会的每个行业都被“互联网思维”搅了个天翻地覆。

这九年间最让人激动的盛事,无疑是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开幕之夜,鸟巢人头攒动,天空被烟火染得绚烂璀璨。一种名为“历史足迹”的烟花,形状像极了大脚印,一步,一步,足足走了29步,无数人感动落泪。

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中国之外还有世界。每条路后面都蕴藏着不同的机遇,只有高瞻远瞩、勇于创新,才能享受时代发展的伟大成果。


2009年—2018年:未来已来


在各自行业的风口上,我们熟悉的主角们上演了一出出精彩大戏。

2011年,微信用户突破6000万,马化腾笃定地说:“微博的战争结束了,腾讯拿到了移动互联网大船的船票。”如今,微信用户已突破10亿。2014年,京东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刘强东老家的一名记者这样表达家乡人对他的崇拜:“在宿迁,从古至今只出过两个伟人,一个是项羽,一个是刘强东。”2017年,由马云主演的电影《功守道》在“双11”晚会震撼发布,主题曲中马云用“浓浓的乡土音”唱着“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新的时代,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大批移动互联网公司以摧枯拉朽之势崛起,颠覆了一切可以颠覆的旧格局。一批“80后”“90后”快马扬鞭,杀入战场中央。

OFO估值30亿美元时,戴威27岁;阿里用95亿收购饿了么时,张旭豪33岁。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在朋友圈感慨:“谢谢所有人把我们捧到改变世界的高度。”拼多多CEO黄峥说:“你可以说我LOW,但你无法忽视我。”

站在这些年轻人身后的,有徐小平这样的“天使”,有熊晓鸽这样的“风投”,也有马云、马化腾这样的“大佬”——他们已行至中年,运筹帷幄,淡定从容。

40年间,每一次潮水涌来,都会改写命运的轨迹。昨天的年轻人、中年人,已经变成了今天的中年人、老年人,他们或许也曾迷茫无助、焦虑彷徨,但却从未停下过前进的脚步;把握机遇,挑战自我,是他们共同的精神写照。他们的欢笑和泪水、荣耀与失败,属于他们自己,更属于这个时代!

未来40年会发生什么,我们无法预料。唯一能确定的是,在这场宏大的、不断展现人类智慧与胆识的艰难探索中,无论个人命运如何跌宕起伏,时代的浪潮只会也只能向前,不停向前!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