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内幕

随身护卫:揭秘现代保镖

2018-06-29 16:36:52来源:2018年第六期作者:李明子
[收藏]


“如果对手拿着枪指向我们,第一反应是举起双手。”这段3月17日发布的视频中,天尊安保服务有限公司的CEO王海春正在给新晋保镖培训。“分散对方注意力,降低对方防备心,然后找机会靠近。”王海春迅速控制住“敌人”持枪的手,将其制服在地,一连串动作不到3秒钟。

有“中国第一保镖”之称的李旭,在北京带着他的弟子班进行集训,每天12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包括要员护送、排爆、射击、遭遇伏击、车上战术等内容。李旭要带着他的团队参加在欧洲举行的世界保镖大赛。

他们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大众对“保镖就是打手”的刻板印象。

“相比武力,保镖更需要头脑。”李旭说,利用专业技术和科技手段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规避危险,这才是保镖应该做的。王海春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希望将实现武侠梦的创业故事讲得更加职业化、商业化。


用“武”之地


2010年1月1日起实施的《保安服务管理条例》首次明确保安服务公司可以根据合同为客户提供“随身护卫”,这是对“保镖”身份合法化最早的法律条例。

“保镖是个敏感的词。”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学院副教授张弘说,“随身护卫”则是对“保镖”的官方定义。目前,全国范围内带有“保镖”字样的营业公司有48家,以“保安”为名注册的公司多达278890家。

张弘说,很多保镖公司仍未告别灰色身份、“随身护卫”的行业细则仍未出台、保镖公司的发展方式和对保镖行业的监管都还在摸着石头过河。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行,国内安保力量随中资企业“走出去”将成为趋势,“但我们自身的理念和素质都还有待提高。”

李旭也认为,大部分国内保镖公司目前都还在从事着类似“肉盾”的低端人力防范。

李旭出生于武术世家,5岁起跟随祖父练习家传拳法,有着“一身本事”的他在1990年开始了“保镖”工作,当时的雇主老板大多把“保镖”视为充门面的打手,这让李旭难以认同。

2005年,李旭进入美国特勤局创办的政要保护学院,成为该学院第一名中国学员。风险评估、便携式装备的操控和应用、枪械常识、车辆战术、路线分析等40多门课程让李旭有了新的认知——“保镖的智慧在于预估并提前化解风险,而不是在委托人受到威胁时靠武力解决。” 一年后,李旭学成回国,成立了“九命保护组”,把所学用到一线保护工作中。两年后,他又把自己的经历写进了《中国第一保镖》这本书。“我走出国门看到了更先进的理念和技术,这些应该被推广。”

2003年,18岁的释行风离开少林武术学院之后,加入了北京一家保镖公司,“当时大家对保镖的理解,就是出事了挡在前面,靠武力解决的人。”2008年,释行风因“少林功夫”收到了国外保镖公司的邀请,这也让他看到了西方保镖的绅士做派和专业技能。释行风说,保镖要做的其实是评估和规避风险,这样的保护工作才是“功夫真正的用武之地”,两年后,他在北京创立了北京博警特卫安全顾问有限公司。

李旭介绍,公司主要保护政要和商人,“练就一身本事要用到地方,做最难、最高端的保护任务。”与任务风险成正比的,是这项工作带来的荣耀。“当你化解了最危险的风险,你的雇主因此而更加安全,还有比这更令人骄傲的吗?用自己的力量保护想保护的人,默默为社会治安贡献一份力量,相比古代侠客,这或许就是现代英雄的价值和意义。”


嘘!保密!


“保镖对雇主的一切守口如瓶”是这个行业里最重要的原则之一。王海春介绍,招进来的每一位员工,都要和公司签署保密协议。“你只知道我们保护过很重要的人物,但你永远不会知道他是谁。”李旭说。

目前保镖业务主要按照服务时长进行分类,较为熟知的明星商演护卫、政要活动保护、临时安保、危机处理等都属于短期项目。“张学友2013年全球巡演我们派了6个人贴身护卫,‘跑男’安保也是我们在做。”王海春对4年来服务过的明星安保案例如数家珍。

对于更复杂的任务,还有多重安保。他们一般头戴墨镜和耳机、身着黑色西装,面无表情地隐藏在暗处,这些保镖被称为“影子”,与贴身护卫一明一暗,双重排查潜在的风险。

2017年9月施瓦辛格来北京,释行风安排了12名保镖负责其安保。除了3名保镖贴身保护,其余9人都是隐形的。施瓦辛格到活动现场前,这9个人负责排查休息室、楼梯、观众席等各处潜在隐患;工作期间有粉丝打扰,也都会被这9个“影子”默默劝退……

李旭团队承接的保护任务有时更为复杂,可能同时包括负责远程检视的“树后保镖”、近处防范的“窗下保镖”、负责屋内安全的“楼梯保镖”和“贴身保镖”四种。

更鲜为人知的,则是长期随身护卫。从事长期护卫的保镖往往身兼多职,除了保护雇主安全,有时还会充当陪练、司机、文秘等工作。“一方面是和雇主处好关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隐藏身份。”据王海春介绍,公司还会为此培训保镖商务礼仪、法律法规等常识。

佣金除了与服务时长相关,还取决于保镖的等级。天尊安保共设置了5个等级的保镖(初级、中级、高级、特级、首席),高级保镖年薪26万元,首席是上百万元。博警特卫只分了两个级别,一个高级男保镖贴身护卫一年的佣金是42万元。女保镖由于“资源有限”,佣金一般会高出同级别男保镖约10%。

目前国内保镖市场竞争激烈,任何一家都不会暴露自己培训课程的核心内容。


草根与精英


人群中隐藏的狙击手,突然冲出来的袭击者,突然冒出的送花或寻求签名的人,甚至是模拟下雨等恶劣天气…… 2017年9月17日,“世界保镖大赛”的第一天,这条不足百米的道路上,举办方给各国参赛队伍准备了意想不到的难题,每个队伍中4名参赛者要做的,是保护VIP免受袭击并快速撤离。

这只是为期三天、众多比赛科目中的一项,李旭所在的“九命”战队作为第一次参赛的中国民间队伍,在20支队伍中排名第八;在车辆战术和徒手对抗项目上,甚至拿到了9分(最高分10分),超越了某些国家的国王卫队。“这是一种荣耀。”李旭激动地说,“为了和世界各国保镖较量的这一刻,我等了27年。”

这项比赛由国际保镖协会组织,自1998年开办以来,吸引了来自俄罗斯、保加利亚、乌克兰、丹麦、意大利、哈萨克斯坦、印度、韩国等30多个国家的战队。

会场唯一一名华裔观众看到中国代表队的五星红旗后,全程高喊“China!China!”赛后这位华裔还到场内和全体队员合影签名,他说从没想过会在这种比赛上看到中国人的身影。“我们只是中国的民间商业机构,不敢说代表国家。”李旭说,“但我们有这样的实力,可以和各国保镖队伍一较高下。”

在李旭看来,专业能力和职业素养是雇主信任保镖最根本的原因。雇主把自己的安全百分之百地交给了雇用的人,谁也不愿意赌这个人是否可靠,因此,公司就充当了担保人的角色。王海春介绍说,公司更偏向招聘退伍军人,另外一部分来自武术或体育院校,有案底的人和“混过社会”的人都不能要。如此严格的招聘条件是为了保证员工的信誉和对雇主的忠诚度。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的透明在某种程度上简化了取得信任的过程。2017年8月,青岛阿拉丁安保有限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锦衣卫”的APP,整合了全市47家安保公司、约5万人的安保力量,让预约保镖像网上叫车一样便利。

许多保镖公司也在借助政策变化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在“一带一路”推广以及“国际产能合作”的大背景下,中国海外安保也随着企业“走出去”的浪潮,迎来了快速发展的机遇。2015年中国海外安保市场规模达到了103亿美元,中石化、中石油和中海油三家中资巨头一年的海外安保费用大约在20亿美元。2017年,境外注册中资企业3万多家,境外各类劳务人员102万,内地居民出境1.27亿人次。这样一个庞大的“海外中国”,给安保行业描绘了一个巨大的蓝海市场。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