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内幕

军统“特工学院”里的“女特务”

2018-06-27 16:43:45来源:2018年第六期作者:简妙
[收藏]



面容姣好、身手敏捷,文能当学霸,武能搞刺杀……这样的全能手,就是常出现在谍战剧中的国民党女特工。抗日战争期间,这些女特工潜入沦陷区,搜集日方情报、惩治汉奸;解放战争初期,她们为国民党政权做垂死挣扎,屠杀中国共产党人。这些女特工都接受了严酷的训练,才能在以男人为主的战场上脱颖而出。


军统训练营:进来就别想轻易出去


早在1935年的夏天,戴笠就已开始为自己的特工网络做打算,他在杭州警官学校内秘密成立了一个“特别训练班”,学员主要来源于特务处内文化层次较高的干部。这些人都被分配在训练班的六个纵队中:一到三纵队是训练普通秘密警察或治安人员;四队是训练“全能型的特工”;五队是训练驾驶员;六队是训练无线电通讯人员。其中,四队名气最大,它设有密码术、侦查和监视、爆炸、摄影、驾驶、射击、政治和外语课程。

训练班的学员们要经过一场特殊的、在半夜举行的加入组织的仪式:在一个寺庙里,他们在青灯笼下对着蒋介石的画像鞠躬,宣誓忠于三民主义,保证在需要的情况下献出生命。然后,学生们饮鸡血酒来结束仪式。许多毕业生后来当了情报员,在全国各地的特务处(后来的军统)工作。

1938年3月29日,中央调查统计局成立,简称“中统”,隶属于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一个办公处。同时,戴笠领导的调查处仍属于军事委员会,但被重新命名为“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军统局刚刚成立时,只有四个“处”和两个“室”,共有100多个“内勤人员”和不到2000个“外勤人员”。

日益紧迫的抗战形势,给了戴笠扩张其特务王国的机会。1940年,戴笠正式成为军统局局长,他把军统局扩展到10个处另加许多相应的办公室、地区站和小组。实现这些巨大扩张的,正是军统的训练营和间谍学校,戴笠把这些单位看成是建立一个现代间谍系统的关键。

在湖南临澧县的一个旧中学校址内,戴笠筹建了训练班,这个训练班成为军统局重要的干部培训学校。训练班中还有一个专门的女生中队,直属总队部领导。戴笠将军统最优秀的人才都送到临澧训练班当教员,毕业后,这里的学员可以直接成为其他训练单位的骨干。在军统内部,临澧训练班出来的学员会被称为“特训班”成员。

有些人刚进临澧训练班时,还没意识到自己加入了军统,因为他们只是被告知参加了国民党军队的“总监部技术人员”训练班,直到发现这里的老大是戴笠时,才知道训练的真相——原来他们进入的是间谍学校。等到接触了搜捕、逮捕、绑架和暗杀等技术课程时,有些女学员感到害怕和后悔。

戴笠曾让胡宗南从长沙中央军校第七校园招收来一批女学生。这群弃笔从戎来抗日的热血女青年到了之后才发现,她们学习的暗杀和绑架,对象不仅有日本人和汉奸,还有中国共产党人。这时,她们纷纷抗议,要求返回原校。

戴笠碍于胡宗南的面子,不敢直接胁迫她们就范,只能请政训教官一遍又一遍地做工作。新加入的女学员开始接受间谍课程,甚至逐渐产生兴趣,比如如何迅速拔枪射击、撬锁和开手铐,在街头练习发现和甩掉跟踪等。在著名女特工吴毓坤、赵世英、彭家萃、安占江的监视下,很多女学员陆续成为新的军统骨干和外勤特工。


“特工学院”:女特工都学些什么


除了临澧特训班,军统还有黔阳特训班、息烽特训班、兰州特训班、东南特训班等。从1939年到1945年,这些训练单位培训了约1.35万名的军统情报、谍报、行动、电讯和游击战专业人员。此外,还有一套军统干部和情报人员的中央培训系统培训了军官、驻外武官、电讯人员、以外交职业为掩护的外事专家,以及德文、法文、英文和日文翻译。总之,在中美合作所成立之前,军统训练机关的核心仍是培训“骨干”的临澧—黔阳—息烽—兰州—东南系统。这些训练点是戴笠“特工王国”的核心。

在训练机关学的首先是基础必修课——特工常识,由副主任余乐醒教授一些基础的间谍技术。课程包括收集情报和评价分析、秘密情报组织的部署和领导、特工盯梢和摆脱跟踪、发送情报、特别行动、侦察、伪装、邮电材料调查和使用毒药与炸药。

必修课结束之后,训练班根据每个人的才智,将其分配到现有的中队去。

特别聪明警觉的会被选入“情报队”,女学员到这里的比较多。情报队里的高级课程由在德国和意大利留学过的官员教授。还有一些关于军火和炸药的辅助课和示范,由刘绍复和黄林玉讲授;收集情报由谢力公主讲;沈醉负责间谍术;总部的电讯处负责无线电通讯和电码;摄影由军统摄影师教授。

身手不错的会进入“行动队”。行动队主要教授如何使用武器。领导了多次绑架和逮捕的沈醉,经常讲授抓嫌疑犯的实际细节:要是三个人抓他们两个该如何行动;如何把一个人从三四层的楼上抓下来;体质不同的受害者对抓捕会有什么不同的反应等等。

在特工训练过程中,教学重点在于实际操作。比如爆破方面,一个秘密特工要成为爆炸专家,得需要至少六个月的额外训练。这些课程都不允许学员做笔记,哪段没理解,直接要求教官重复就行。

受过军事训练的学员会被派到军事情报的“谍参队”,男学员居多;其余比较一般的则进入“军事队”,学习游击战术,这些游击战术是从叶剑英在湖南南岳的共产党游击干部班抄袭来的。

除了“情报队”,还有一些女学员成为特别行动特工。1938年7月,临澧特训班设立了特别小组:通讯组和会计组。从此以后,大多数女生主要参加的是这两项训练,有一些形象不错的会被选为“工作太太”,陪同一些大特工去沦陷区工作。杨镜如当初就是由胡宗南介绍进临澧特训班的女学生之一。后来,她作为军统汉口站行动组组长余实的“工作太太”,去汉口窃取日海军舰队情报。抗战胜利后,杨镜如更名换姓,接近中共地下党,甚至用“苦肉计”秘密打入集中营收集情报,企图破坏监狱内的中共地下党组织。

女学员们在接受间谍训练之外,还要求管理好自身形象和言谈举止,并进行一系列洗脑式的心理教导,令她们不会因情感因素而做出不利于任务的行为。


当“女学员”成为“女特工”


训练营的课程全部学下来,需要一年的时间。但战争形势不等人,这时,戴笠就会命令一些优秀学生马上参与实际的谍战工作。女特工中有善于化装的“千面女郎”吴忆梅,有残酷无情的“铁血杀手”武奎元,译电技术高超的“谍海娇娃”赵世英等等。

著名的军统女特务安占江,会射击、驾驶,长相漂亮,加上她精通日语,在沦陷区时,日本人和汉奸都没想到她会是间谍。她为此很快弄清了日本特务机关的组织架构和行动规律,还绑架了日本老特务安冈,破获了上海为日军空袭发方位信号的日特团伙。

人称“铁血杀手”的武奎元喜欢穿男装,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在上海滩,她曾只身驾车,在日本海军俱乐部门口,用一支汤姆式冲锋枪射杀数名日寇军官,还装扮成女招待、小茶房,暗杀日伪,惩处叛徒,用一枚毒针让大汉奸毙命于戏院。抗战胜利后,武奎元弃暗投明,投奔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一名出色的谍报工作者。

姜毅英是军统局唯一的女少将。从特训班毕业后,姜毅英在军统担任译电员,译电业务十分娴熟。抗战期间,她及时侦知日军偷袭珍珠港美国海军的情报,还因此被嘉奖晋升为军统本部第四处电台台长,1942年任上校译电科长,后译电科改机要组,晋升少将任机要组组长,主管译电和密码工作。

军统的“特工训练营”从未放弃对学员进行反共教育。随着抗日战争的结束,这些女特工开始更加努力地渗透进中国共产党内部。出身于杭州训练营的彭家加入军统,在破获重庆地下党组织时,手段残忍,被称为“嗜血女魔”,最后在溃逃时,遭遇中共地下党的护城队,引爆车上炸药而死。

曾担任过临澧特训班情报专业教官的女特工吴毓坤,人称“蛇蝎美女”,主要负责监视重庆中共八路军办事处和周公馆。1945年,吴毓坤被戴笠派去接受美国特种训练。戴笠死后,她仍煞费苦心决定渗透进中共地下党组织,收集情报。

从临澧特训班电讯专业毕业的徐寄鸿,被称为“奸毒女谍”,连连破获中共地下电台,后打入中共地下党搜集情报。此外,她还参与了重庆大屠杀,制造血腥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她逃往云南,并负责执行对云南省主席卢汉的密杀令,但这一阴谋被中共地下党及时侦破,事发后自杀身亡。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