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内幕

“中央特科”风云

2018-06-01 17:04:23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第2期作者:谢芳 黄玲
[收藏]

1927年,周恩来临危受命在上海建立了情报保卫机构——中央特科。彼时,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革命遭遇波折,上海滩风起云涌。这支队伍隐藏身份,打入国民党内部,在隐蔽战线上做出了巨大贡献。


在危难时刻诞生


1927年,中国共产党在大革命中得到迅速发展,党员从最初的50人发展到近5.8万人。工农运动风起云涌,革命浪潮席卷全国。1927年3月21日,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取得胜利。

可就在这时,蒋介石决定公开反共,上海形势骤变。

1927年4月11日深夜,周恩来突然接到国民党第二师师长斯烈送来的急信,请他去商谈“重要问题”。周恩来毅然前往。国民党把周恩来软禁在宝山路的天主教堂里。蒋介石发出“已光复的各省,一致实行清党”的密令。

4月12日凌晨,上海高昌庙的军舰上空突然升起了信号,数百名待命在租界里伪装成工人的青帮流氓打手和军警特务对上海总工会和工人纠察队发动突然袭击。到4月15日,上海共产党和革命群众300多人被杀,500多人被捕,5000多人失踪。这就是“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遭受惨痛失败的中国共产党进行了深刻反思,意识到隐蔽工作没有做好。周恩来深感必须建立严密有效的情报保卫部门,才能保障上海党中央的生存安全。他建议在上海建立专业情报保卫机构,中国共产党中央特别行动科(简称中央特科)由此诞生。中央特科由周恩来直接领导,顾顺章任特科负责人,陈赓协助负责特科日常工作。中央特科的成立,为中国共产党的情报保卫工作确定了组织基础、工作纪律,并且集聚和培养了一大批情报保卫工作的骨干。


藏龙卧虎的“特种部队”


天蟾逸夫舞台是上海历史最为长久、最具规模的戏剧演出场所。中央特科就藏身于天蟾舞台剧院旁边的楼房之中。这个楼房与天蟾舞台相连接,从戏院的楼梯可以直达房屋。

中央特科有一支超小型的精锐“特种部队”。早在1928年4月成立之初,中央特科就组织了几期训练班,专门培训学员从事秘密工作的技术。绝大部分特科人员都参加了培训,有的成员后来成为共和国的副总理、部长以及人民解放军的元帅、大将等,可谓藏龙卧虎。

中央特科主要设有总务科、情报科、行动科和交通科4个科。总务科为特一科,主要负责筹集经费、布置联络点、安排会场,营救被捕同志。日常大小杂务全部由总务科总揽。情报科为特二科,主要负责打探敌情,保障领导人的安全,向苏区通报军事情报。行动科为特三科,主要职能就是惩治叛徒,震慑敌人,成员几乎都是神枪手,装备也很厉害。交通科为特四科,最初负责秘密的交通联络,以及护送党的领导人进入苏区。1928年之后,交通科还担负起建立和管理秘密无线电台的任务,负责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以及和各个苏区之间的通讯联络。中央特科4个部门紧密合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事业做出巨大贡献。


毫不手软消灭叛徒


中央特科的行动科负责打击消灭党内叛徒。他们每人一把枪、一辆自行车,按照党的规定,惩罚完叛徒后迅速消失。

中共历史上最著名的叛徒之一白鑫就是被行动科击毙的。1926年3月白鑫考入黄埔军校,后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初任中共中央军委秘书。国民党负责情报的范争波“劝”他利用职务之便抓捕共产党,白鑫没能经得住诱惑。

1929年8月24日,英租界工部局巡捕房的几辆铁甲车停在了上海新闸路经远里12号门前。正在这栋小楼里“打牌”的几个人被全部押走。经远里12号其实是当时中共中央军委秘密机关。这场“牌局”是中共中央军委的一次秘密会议,开会的有广东农民运动领袖彭湃,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杨殷,中央军委委员颜昌颐、邢士贞,上海总工会纠察队副总指挥张际春以及白鑫。被捕后的第6天,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士贞4人在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被杀害。中央特科情报人员查明出卖彭湃等人的叛徒正是白鑫。情报人员柯麟查明了白鑫的藏身之处:法租界霞飞路和合坊43号范争波公馆,并打听出白鑫将于11月11日逃往意大利。行动科的情报员们租下和合坊27号三楼房屋,密切监视对面43号。11月11日夜里11点,白鑫在范争波兄弟及保镖的陪同下出现在和合坊43号的后门口,准备登上去码头的汽车。几名行动科队员现身,三声枪响,击毙了叛徒白鑫。


情报挽救了中共重要领导人


1931年春,时任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在执行完一项任务后,无视中共秘密工作纪律,逗留武汉,吃喝玩乐,甚至用“魔术家化广奇”的艺名公开登台演出。高调行事的顾顺章很快被敌特盯上,4月24日在武汉被捕。顾顺章称“有对付共产党的大计划”,要求与蒋介石见面。

4月25日晚,顾顺章被押送上一艘前往南京的货轮。邀功心切的武汉行营侦缉处副处长蔡孟坚向其顶头上司徐恩曾连发6封加密电报。这些电报都被送到了徐的机要秘书钱壮飞手里。钱壮飞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底被调入中央特科情报科,并打入国民党特务首脑机关。钱壮飞接到电报时已是4月25日子夜,他破译电文,震惊不已。顾顺章掌握着中共的大量机密,知道中央重要领导的藏身之地。中共中央危在旦夕!钱壮飞几经周折,在26日晚上将消息送给了远在上海的李克农,让中央赶快转移。李克农找到陈赓,陈赓很快汇报给周恩来。周恩来立即安排中共中央相关部门撤离。

4月27日顾顺章抵达南京,见到蒋介石后将中共机密和盘托出。28日凌晨,蒋介石派出大批国民党军警宪特,在上海疯狂搜查共产党的秘密机关,但空手而归。当时幸免于难的中共重要领导人包括:周恩来、瞿秋白、邓颖超、邓小平、陈云、陈赓、聂荣臻……至此,党中央从上海转移到江西苏区。


无法破译的“豪密”


中央特科还有一支专注于幕后工作的队伍,那就是特四科交通科。创建初期,交通科主要负责秘密的交通联络。由于没有无线电通讯,交通员都要冒着生命危险传递信息。因此,1928年6月,中共六大会议特地讨论了建立中央电台的计划。周恩来把这个“白手起家”自制电台的艰巨任务交给中央特科的交通科。年仅23岁的交通科科长李强担负起这份责任。

李强经过反复的试验、制造后,1929年10月制造出了中共历史上第一部无线电台。1930年1月初,李强带着电台潜入九龙,从香港沟通上海,实现了中共首次远程无线电联络。当时的电文由从香港发出,邓颖超在上海亲自译电,成为中共历史上的第一份电报。中共发电报所用的密码是周恩来发明的。由于周恩来曾化名“伍豪”,这套密码在党内被称为“豪密”。1931年5月第二次反“围剿”时期,国民党截获使用“豪密”的中共密电却始终无法破译。这套“豪密”直到国民党当局败退到台湾时,都没有被破译。


为革命奋战到底


1933年1月,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在特科的保护下转移到了江西瑞金,留在上海的特科工作人员改为隶属上海中央局,继续从事地下活动。随着国民党的迫害加剧,上海中央局多名行动科队员遇害,1935年11月,特科上海办事处负责人丘吉夫被捕,上海的特科活动结束。

虽然中央特科的行动暂时中止了,但,特科队员们依然在为革命奋斗。行动科的项与年为了帮助中共反“围剿”,敲掉门牙装扮成乞丐混过排查,徒步6天,将国民党的“铁桶计划”送到苏区。中央红军随即实行战略大转移,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征。

交通科的李白冒着暴露的危险毅然为中央发去了直接关系渡江战役的军事情报,不幸被捕入狱,1949年5月7日,被秘密杀害于浦东戚家庙刑场。20天后,上海解放。

从1927年到1935年,中央特科存在的8年间,有太多的队员先后牺牲。由于秘密工作的原则,他们中有的人因身份被发掘而名留青史,有的人仅仅留下了一个名字或代号,更多的人,甚至连一个代号都没有留下。中央特科在中国共产党保卫工作的历史长河中,可谓短暂的一瞬,但它所创造的特殊功绩却永世不可磨灭。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