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内幕

历史碎片

2018-02-05 10:46:57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11期作者:
[收藏]

邓颖超:“馍馍熟了再揭锅”


1947年7月,中共中央工委在河北建屏县(今平山县)西柏坡村召开了全国土地会议。接着,河北阜平县在城南庄召开了土地会议,主要是批判县、区干部在土改中的右倾思想,区县干部有一半以上挨了整,说是要换上所谓响当当贫雇农出身的人,连一些村里的基层党员干部也受到冲击。这时,中央土改工作组来到河北阜平县二区细沟村搞试点,带队的是邓颖超。

一天,青联会土改工作人员接到通知到区里开土改工作会议。饭前,青联会几个人到伙房问:“饭熟了吗?”炊事员说:“菜熟了。馍馍还欠两把火。”“行了,揭锅吧!”有个同志伸手去揭锅盖,炊事员忙喊:“不能揭。”可是锅盖已经揭开了,透过腾腾热气看见馒头只有七成熟,只好盖上锅盖继续蒸,结果既耽误了时间,馒头蒸得也不大熟。

饭毕,全区的土改工作会议开始。邓颖超说:“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为什么吃了生馍馍?”她接着说:“你们刚才吃的馍馍是啥滋味呢?刚才到伙房揭锅的那个同志,害的是‘急性病’,后果是吃夹生饭。咱们二区土改工作出现的毛病,原因就是在座的有些同志害了‘急性病’……”邓颖超接着讲,土改工作一定要按党的政策办。对待村干部,要多征求群众的意见,全面地、历史地分析,肯定他们的成绩,帮助他们克服缺点,即使是处理个别不称职干部,也要有正确的程序。邓颖超一再强调“馍馍熟了再揭锅”,以浅显易懂的道理,点亮了土改工作人员心中的一盏灯,纠正了极“左”行为,使阜平二区的土改工作得以顺利进行。(摘自《北京日报》,王贞虎/文)

茅盾的《记Y君》


恽代英是中共早期重要领导人之一,1931年因叛徒出卖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时年36岁。恽代英一生克己奉公,过着十分清贫的生活。

1918年夏,恽代英从武昌中华大学毕业后,即任中华大学中学部主任。平日里,恽代英总穿着一件灰布长衫,脚蹬青布鞋。茅盾曾在《记Y君》一文中形象地描绘了Y君的形象。Y君,正是恽代英。“曾经有人说过一句笑话:灰布大衫就是Y君的商标。五四时代在武昌听过Y君第一次演讲的青年们,后来在上海某大学的讲坛上又看到Y君时,首先感到亲切的,便是这件灰布大衫。这一件朴素的衣服已经成为他整个人格的一部分,这从不变换的服装又象征了他对革命事业的始终如一的坚贞和苦干。将来的革命历史博物馆要是可能,Y君的这件灰布大衫是应当用尽方法找了来的。”这件灰布大衫是恽代英甘愿苦行、安贫乐道的典型象征,是他一丝不苟、舍己为公的生动写照。

恽代英的堂弟恽耀苍回忆说:“他吃饭从不挑菜,未穿过华丽的衣服,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恽代英曾写道:“对于衣服,吾不喜华丽,每着丽服,心如有所不安……吾对于衣服之理想,以整洁为上,若华丽则勿取。吾意将终不服绮罗。为衣,但取轻暖,适于卫生而已。”那时,恽代英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足以使他过得很体面,可他每个月只花费几块钱用于个人,却拿出几百块大洋来补贴他和林育南等人创办的利群书社,宣传新思想新文化,以影响更多青年,实现改造中国社会的理想。(摘自《中国纪检监察报》,戴和杰 何剑芳/文)


共产党的“百老庆寿大会”


1961年11月26日,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主席周恩来,在政协礼堂主持了一个“百老庆寿大会。”100位70岁以上的在京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各民主党派中央委员和社会知名人士欢聚一堂。

周恩来准时到会。他一进会场就立即向老寿星——83岁高龄、时任民革中央主席的何香凝走去。何香凝见周恩来正向自己走来,忙起身相迎。但老人动作迟钝,不慎把手杖掉落在地。周恩来加快脚步疾趋向前,一面弯腰为何香凝拾起拐杖放好,一面与老人家握手,向她问好祝寿,并向到会的老人一一问候。

宴会开始后,周恩来举杯,风趣地说:“今天到会的百位老人,年龄平均八十岁,加起来就有‘八千岁’,人生望百……20年后,我们百位老人再集体祝寿,大家要真正地高呼‘万岁’了。”

这次别出心裁的祝寿会,充分反映了周恩来同何香凝等党外著名人士彼此互相敬重、互相关心的浓浓友情,也是数十年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肝胆相照的真实记录。(摘自《世纪风采》,孟红/文)



蒋介石对冯玉祥“调虎离山”


北伐结束后,蒋介石苦思削弱国民党其他军事集团的良策,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的参议杨永泰遂献计说:以经济方法瓦解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实行“调虎离山”之计,集权于国民党中央,再请各集团军首脑到中央任职,以夺其兵权;由中央统一任命地方高级行政官员,以剥夺各派军事将领的兵权。

蒋介石立即在国民党二届五中全会上实施这个方案。1928年10月,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成立,下设内政部、外交部、军政部、财政部、农矿部、工商部、教育部、交通部。10月8日,国民党中央做出决议,任命冯玉祥为行政院副院长兼军政部部长,阎锡山为内政部部长,李宗仁为军事参议院院长。蒋介石利用冯玉祥的爱国热情,表示希望和他一起研究“废除不平等条约”。蒋介石说:希望冯大哥入(南)京供职,政权统一于中央,以后中央的事务,当一切听大哥的。还说只要冯玉祥到了中央,第一集团军吃什么,第二集团军也吃什么,并立即向冯玉祥部发放薪饷:每月将官能领到60元、校官40元、尉官20元。

到了南京后,冯玉祥才发现上了蒋介石的当。原来他这个军政部部长只是个摆设,下属的军需署署长是蒋的亲信,冯玉祥连查阅账目的权力都没有,更别说实现调整军饷。一次,冯玉祥应邀参加一个会议,与会者对桌子上的水果点心“来者不拒”,边吃边聊奇闻趣事与吃喝玩乐的闲话。冯玉祥回到住处后,越想越生气,写下一副对联:三点钟开会,五点钟到齐,是否革命精神?半桌子点心,一桌子水果,哪知民间疾苦!

不久,蒋介石见“调虎离山”的目的已达到,便找借口不履行承诺给冯玉祥部队的军饷待遇。(摘自《人民政协报》,贾晓明/文)


杨开慧的仗义保姆孙嫂


1926 年冬天,杨开慧身怀六甲,即将生第三个孩子毛岸龙, 需要有人照顾。孙嫂经人介绍来到了杨开慧身边。孙嫂叫陈玉英,是湖南宁乡县一个贫苦农民的女儿,从小给人做童养媳。来到杨开慧身边的那年,她快30岁了。孙嫂为毛泽东、杨开慧的心地善良、和蔼可亲感动着,常常说:“我遇上了好人。”

孙嫂跟随杨开慧初到武昌,毛泽东担心她讲一口宁乡方言人家听不懂,就给她做了一块写有“武昌都府堤四十一号陈玉英”的白布条,交代她:“如果走错路,不知道回家了,拿出来问过路人。”

1927年,毛泽东离家发动秋收起义,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一去就是3年,杨开慧留在长沙板仓坚持地下斗争。1930年10月24 日,国民党反动派包围了杨开慧的家,杨开慧、孙嫂、毛岸英一同被捕。杨开慧大声呵斥:“她是保姆,抓她干什么?”敌人回答:“这个保姆不一般,必须带走。”孙嫂临危不惧,开导杨开慧:“我去吧,能给你娘俩个照应。”

杨开慧、孙嫂每天都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但是她们始终没有屈服。敌人从她们口中得不到丝毫有关毛泽东的消息。1930年11月14日,军警到牢房提押杨开慧,孙嫂喊着:“不要带走她,要杀就杀我,让她回去带孩子!”就是这一天,杨开慧被枪杀在长沙识字岭。

杨开慧牺牲后的一个月,经党组织和亲友的多方营救,孙嫂和毛岸英终于被释放出狱。为防止敌人对孙嫂的迫害,杨开慧的母亲向老夫人让她回老家。

毛泽东和孙嫂重逢,是在1957年的6月。毛泽东对孙嫂说:“你和开慧同甘共苦,我今天看到你就像看到了开慧一样。你以后就是我的家人了。”(摘自《湘潮》,余艳/文)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