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内幕

历史碎片


毛泽东在“抗大”讲哲学


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是我们党在延安时期创办的20多所高校中最负盛名的一所大学。毛泽东特别重视“抗大”,亲自担任“抗大”教育委员会主席,为“抗大”制定了“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的教育方针和“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校训,还多次到“抗大”讲哲学课和作形势报告。1937年4月至8月,毛泽东为了给“抗大”学员讲授马克思主义哲学,专门撰写了讲授提纲《辩证法唯物论》,后来成为《实践论》和《矛盾论》的主要部分。20多年后的1960年,毛泽东曾兴奋地回忆:“写《实践论》《矛盾论》,是为了给“抗大”讲课。他们请我讲课,我也愿意去当教员。去讲课,可以总结革命的经验。”

为了上好哲学课,毛泽东在备课上是下了很大功夫的。毛泽东精心阅读许多马克思主义哲学和其他著作,并写了几万字的批注。毛泽东曾幽默地说:“我折本了。我花了四夜三天的时间,才准备好了讲课提纲,讲矛盾统一法则,哪知只半天就讲完了,岂不折本了吗?”

毛泽东精心备课,上课时深入浅出,语言生动风趣,受到学生的欢迎,取得了显著的教学效果。当时“抗大”学员来源复杂,文化层次不一,思想基础、觉悟程度、文化水平参差不齐,毛泽东讲的哲学课,“工人、农民、兵士、老太婆们听了他的讲话不以为深;大学教授,文人,学士听了不以为浅”,吸引着每一个人。(摘自《学习时报》,吴继金/文)


李公朴离开国民党


1925年,上海爆发五卅运动,李公朴参加了学生的罢课游行,并作为沪江大学学生代表任上海学生联合会工人科长,负责联络工作。此时,李公朴加入了改组后的国民党。第二年,他毅然离开学校,弃文从武,到广州投奔北伐军,参加革命,在国民革命军东路军总指挥部政治部工作。1927年初,李公朴随军到上海。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李公朴担任了“国民革命军东路前敌总政治部沪宁路属党政特派员”。

李公朴在敌人营垒里,耳闻目睹许多事实,例如消灭吴佩孚、孙传芳的是共产党员为核心的部队,发动工人武装起义的是共产党。但是,为什么在北伐战争中发挥了重大作用的中国共产党要被清洗?接着,那些优秀的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人士,在“清党”的枪声中,纷纷倒在血泊之中,其中有他的同乡、同学,甚至还有与他并肩战斗过的战友。而一些大大小小的旧军阀,此时摇身一变,却换上了国民党的番号,成了国民党政府的依靠力量。许多土豪劣绅变成了达官贵人,仍然鱼肉乡民。这使他痛心疾首,开始对“清党政策”产生怀疑和不满。

正当李公朴迷惑不解的时候,政治部的一个叫夏宗禹的勤务兵,抱了一包伪造的共产党宣传品来到李公朴住处,悄悄告诉李公朴:这是上司命令塞到你的床铺下的。原来,上司已经觉察到李公朴对“清党”有不满情绪,但又抓不到什么把柄,便企图以此栽赃陷害。李公朴彻底清醒了,在自己周围的竟是这样一批反动、卑鄙的家伙!怎么办?赶快离开豺狼窝。于是,他便带着夏宗禹,愤然离开了反动营垒。

此后,李公朴游学欧美,并和留美同学立志:“将来共同为吾可爱之中华争荣耀!”(摘自《人民政协报》,冯忠方/文)


台儿庄战役中的敢死队


1938年3月16日,台儿庄战役打响。我军伤亡惨重,形势十分严峻。为增援城内的守军,时任27师师长的黄樵松命令158团3营营副时尚彬率两个连,翻过城墙进入城内支援。时尚彬率领八连先行,七连连长王范堂带领七连随后跟进。八连进入街巷挺进,中了日军的埋伏,130余名官兵牺牲殆尽。王范堂带领七连向日军迂回攻击。3天3夜激战,坚守住了阵地。七连的130多名官兵,只剩下57人。

3月30日,日军占领了台儿庄西北角阵地,当时城内的守军与外边的联系通道全靠西门这条路。时尚彬和王范堂主动请战,率领全连尚存的57名官兵组成敢死队,以求全歼入侵城西北角之敌,为死去的战友报仇。

57人每人一支长枪,一支短枪,肩背大刀,腰间挂满手榴弹,趁黑摸出西门。敢死队划分为6个战斗小组,均靠近了敌人占据的小村墙外。经过约一小时的战斗,日军丢下了60余具尸体,狼狈逃窜,我军终于夺回了西北角阵地。57名敢死队员仅存13人。

4月1日,黄樵松从军中选拔250名精壮人员,组成敢死队,由孙遇贤营长率领。晚饭时,黄樵松派人做了一大锅肉,请战士们饱餐一顿,并赏美酒一杯,以壮行色。

2日凌晨1时许,敢死队开始从台儿庄城东北角寨墙爬入,向城内之敌发起猛攻,与日军展开巷战、肉搏战。至下午2时,敢死队将城东面完全占领,接着又将城南门占领,终于与守城部队取得了联络。(摘自《北京晚报》,郑学富/文)


淮海战役中的“新解放战士”


在1948年至1949年进行的淮海战役中,前线解放军各部队伤亡很大。为补充兵源,“新解放战士”应运而生。所谓“新解放战士”,是在战场上起义、投诚、被俘,并自愿加入解放军的前国民党军士兵。战斗中,解放军各纵队全力贯彻中央军委“即俘即补,即补即战”的原则,战斗中随时调整编制,实行以“新解放战士”补充部队的措施。对不带伤的“新解放战士”,只要自己愿意,基本上是“随俘随补”。为了更好地做“新解放战士”的思想工作,各军区政治部编印《新参军战士、新解放战士的政治工作手册》,部队各级党组织建立了“政工办公室”或“政工指挥所”,把思想改造工作带到战壕里,机动灵活地展开各种政治思想活动,开展强有力的火线政治攻势,使他们的思想迅速、彻底地得以改造,更快地投入战斗。

大批的起义、投诚、被俘国民党士兵通过思想教育改造,迅速补充到解放军队伍里,有力缓解了兵源不足的问题。有时上午俘虏过来的国民党士兵,经过思想教育工作,下午就可以作为“新解放战士”补充到解放军连队参战。

淮海战役开始时,华野政治部指示各纵队,对凡起义、投诚或被俘国民党士兵要求参加解放军的,可根据伤亡情况“缺一补一”;随着战斗的进行,华野政治部指示各纵队可根据实际情况随时补充“新解放战士”,有些连队的“新解放战士”已占80%,所以各纵队人数是越打越多。(摘自《人民政协报》,姚冰阳/文)


最隐秘的隐形将军韩练成


在1945年冬天的海口谈判中,国民党海南当局的最高谈判代表是时任四十六军军长的韩练成。而韩练成也是中国共产党深入龙潭虎穴的四大传奇将军之一,曾被蒋介石之子蒋经国称为“在老‘总统’身边隐藏时间最长、最隐秘的隐形将军”。

在1945年末至1946年初这段时间里,韩练成甚至为了保护琼崖纵队而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当时,带着“剿共”任务而来的韩练成为了向国民党当局展现琼崖纵队力量的“薄弱”,往往在出行前便通过报纸等渠道公开自己的行程,以展示海南岛已在国民党控制中的假象,结果在由三亚遭到“不明真相”的琼崖纵队第二支队伏击,腰椎受伤,不久后便调离国民党四十六军。

当年,韩练成是蒋介石身边的红人,因为他和陈赓一样救过蒋介石的命。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时,蒋介石专列停靠在归德,被冯玉祥的骑兵偷袭。当时驻扎在附近的韩练成亲率主力驰援,替蒋介石解了围。蒋介石下了一道手令:“六十四师独立团团长韩圭璋(韩练成),见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许军校三期毕业,列入学籍,内部通令知晓。”当时黄埔军校毕业生在国民党军队中颇为吃香。而被“赏黄马褂”后的韩练成也一路飞黄腾达。但不曾想仅仅3年之后,韩练成便成了我党的地下党员。除了周恩来或周本人指定的王若飞、董必武、李克农、潘汉年之外,绝不与党的其他地下组织接触。

毛泽东在见到韩练成时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指挥解放军,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哪!”(摘自《海南日报》,刘笑非 王伟/文)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