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内幕

“教科书式耍赖”:一起车祸与一场舆论风暴

2018-01-25 11:33:01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第1期作者:张从志
[收藏]

2017年11月开始,河北唐山青年赵勇在网上发布一系列文章和视频,讲述了父亲赵香斌车祸后自己一家被摧毁的生活,承担车祸主要责任的肇事司机黄淑芬在两年之中敷衍塞责,对躺在医院的受害人漠不关心,法院判决后又拖延执行,赵勇用“教科书式耍赖”一词形容其行为,事件很快激起热议。赵勇随后公布出黄淑芬及其女儿的个人信息,对法律迟迟奈何不得的肇事者,他选择了借助舆论去实施惩戒。“教科书式耍赖”成为2017年寒冬的一个热词,如何治“老赖”,又一次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


曝光


车祸发生后,赵勇与肇事司机黄淑芬的拉锯战持续了两年多的时间,法律算不上缺位,法院按照程序在规定的期限内作出了判决,但在最后的执行环节,判决像是“失灵”了。

2017年6月8日,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就赵香斌车祸一案作出判决,认定肇事司机黄淑芬承担70%赔偿责任,赵香斌承担30%,判决黄淑芬赔偿赵香斌一共124万余元,除去包括保险在内的先行赔付款,黄淑芬仍需赔偿86万元。双方对判决均无异议,未提出上诉。

判决生效后的几个月里,黄淑芬一直以没钱为借口拒不履行赔偿责任。几次开颅手术后,赵香斌的病情不断恶化,赵勇不愿看着父亲死去,他到处寻医问药,背负上数十万的债务,家里的积蓄花光了,房子也卖了。他急切需要救命钱,却迟迟等不到黄淑芬的赔偿款。

2017年11月16日,赵勇在微博上发表文章,讲述了父亲出事之后的773天里,自己被迫改变的人生轨迹,将矛头对准肇事司机黄淑芬及其女儿刘明月,指责她们在事发之后购房买车,试图转移财产,要求她们承担赔偿责任。文章迅速登上热搜榜,被广大网友转发评论。

赵勇的“隔空喊话”没有带来想要的结果,反而招来威胁。一个与黄淑芬相关的男子给赵勇打来电话,要求他删掉发布的照片,赵勇拒绝后,对方破口大骂起来。这些对话内容都被赵勇录了音。他在微博上说,自己遭遇了威胁:“我已经打电话给派出所说我可能面临人身危险,近期如果我跟我妈遇到不测,一定是她们干的,请网友们见证!”

赵勇此前通过网友帮助查证得知,事发之后刘明月名下多了一套房和一辆车,还去泰国旅游了。他十分气愤,认为黄淑芬正在转移财产。在此后的日子里,赵勇又陆续将自己与黄淑芬及其家人、朋友沟通时拍摄的视频、保存的电话录音发至网上,称他们的行为是“教科书式耍赖”。其中一段拍摄于2017年10月的视频,赵勇拿着判决书去找黄淑芬,面对赵勇的质问,黄淑芬的回答让人大跌眼镜:“我是收入不低,我还得还贷款啊。”“反正我判几年,起码这点钱我不用还了。”“我不给你,你不也得受着么?”

于是,赵勇进一步公布了黄淑芬及其女儿刘明月的手机号码、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个人信息。像所有类似事件一样,漫天的骚扰电话与谩骂短信涌进黄淑芬与刘明月的家中。赵勇说,他知道这会侵犯她们的隐私权,“但我不做点什么的话,事情可能就这么过去了。我就算是受到处罚也要曝光她们,活都活不下去了,还顾得了这么多吗?”


耍赖

事实上,在车祸当天第一次见面,黄淑芬就向赵家撒了谎。

2015年10月6日,赵香斌骑着自行车穿过马路,黄淑芬开着一辆大众POLO小轿车从背后撞倒了他。手术室外,赵勇见到了肇事司机黄淑芬,当时陪同她前来的还有一个自称车主的中年男人。“当时他们答应会去筹钱,两人还都留了手机号。”

手术抢救了两天,赵香斌80%的头骨被摘除,从此陷入“植物人”状态。后续的麻烦接踵而至,在两年时间里拖垮了这个原本算得上小康的三口之家。在交警随后的调查过程中,赵勇了解到,车主实际是黄淑芬的女儿刘明月,陪同的男人则是黄淑芬的弟弟。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给这样的错误信息?赵勇察觉到事情不妙。

车祸一个多月后,唐山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队第九交警大队于2015年11月18日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黄淑芬负主要责任,赵香斌负次要责任。赵勇去交警队领事故认定书时碰到黄淑芬,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赵勇后来这样描述这一次的见面:我问:“大姐,我想听听你怎么说?”她眼皮都没抬,牙缝挤出一句话:“说啥,谁让你赶上了,认倒霉吧”。

事故现场的还原表明,黄淑芬是这桩车祸的最大肇因。根据交警部门的反馈信息,黄淑芬在撞人之前一个多月才拿到驾驶证,肇事车辆也是新买的,新车加上新司机,交警的报告显示是处置不当,打错方向,还误将油门当成刹车踩。事发时,赵香斌已经过了马路中央的双实线,相当于过了一半马路,黄淑芬撞上来时处于逆行的状态。最后,交警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认为肇事司机黄淑芬违反“机动车、非机动车实行右侧通行”,负主要责任,而赵香斌承担次要责任,主要是因骑自行车横过机动车道时未下车推行。

父亲仍然躺在医院,高昂的医药费压得赵家喘不过气。刘明月为车子买的商业险可赔付30万元,但由于当时赵香斌仍在治疗,治疗费用尚不确定,无法确定赔偿金额,保险公司暂不赔付,所有的治疗费用均需要赵家垫付。赵勇多次联系黄淑芬,但从交警队回去后,黄淑芬躲了起来,打电话基本不接。几番协商后,赵勇认为他们在踢皮球耍自己。

要不到钱,赵勇只能自己想办法。2015年11月30日,赵勇开始在网络互助平台“轻松筹”上卖画筹集医药费,最终筹到了21万元。

此后,赵勇从亲朋好友处借钱,直到再也借不出钱了。赵香斌住院6个多月后,医药费已超过70万元。在这期间,赵勇多次找到法院,在法院督促下,黄淑芬分多次赔偿了2.6万元,后经裁定将肇事车辆的提车押金5万元提前赔付给赵家。2016年4月,赵勇请求保险公司先行赔付,保险公司于5月24日向赵香斌赔付到位30.8万元。但这些还是不够。为了省钱,赵勇住过肯德基、地下室、好心人提供的办公室。2016年9月,赵勇以31万元卖掉了一家人住了近30年的老房子。

更令赵勇感到无助的是,面对推诿逃避的黄淑芬,自己毫无办法。

2017年12月1日,赵香斌走了。

“我爸抢救无效离开了。今天,我没爸爸了。”12月1日中午,赵勇在微博上向网友宣布了父亲去世的消息,下面的评论和转发数很快突破了10万,既有悼念赵香斌,安慰赵勇的,也有谴责或咒骂黄淑芬和刘明月的,大家都呼吁为赵家讨回公道。


“老赖”怎么治


2017年12月1日,就在赵香斌撒手人寰的这天,唐山市中院发出《关于赵香斌与黄淑芬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的情况通报》,披露刘明月名下房产首付款和还贷款中均有黄淑芬的出资,已被依法查封,而赵勇质疑的新车,法院尚未查到有黄淑芬出资的证据。通报称法院正在对黄淑芬的财产及黄是否存在转移财产情形进行深入调查,一旦发现可供执行财产,将依法处置变现并及时给付;一旦查实黄涉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将依法从快移送公安部门追究其刑事责任。

黄淑芬则因拒不履行判决已于2017年11月25日被司法拘留15天,执行人员还冻结了黄淑芬的佣金账户及其购买的保单。法院的判决不会因为赵香斌的去世而受到影响,他的继承人赵勇仍然可以执行赔偿。

但一个生命已经逝去了,一个家庭也因此破碎,我们不免要追问更多,面对“老赖”,该怎么办?

“老赖”现象是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明确提出,用2到3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但类似的案件依然层出不穷。这与民众的法治意识和中国的司法环境有关,一方面,国内民众自觉、诚信履行判决的比例偏低,另一方面,许多被执行人在败诉后倾向于认为判决对自己不公正,抗拒心理严重。此外,多年积压的司法旧案也存在一定的示范效应,许多“老赖”觉得可以一拖了事,不会受到法律的惩罚。

尽管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几年已经加大了执法力度,执行措施也比从前多了很多,但在一些方面仍有不完善的地方,比如不动产的跨地区查询依然受限。执行部门往往只能查到被执行人在本地区的不动产情况,而难以跨地区查询,比如唐山的法院要查被执行人在北京市的房产情况就比较困难,这也为很多老赖留下了隐匿财产的空间。

与普通的债权、债务借贷关系案件性质不同,赵香斌这样的交通事故案件一旦遇上“老赖”,对一个普通家庭几乎是灭顶之灾。这样的案件中,肇事者一般会在判决生效之前跟家属协商先行赔付一部分住院的费用,但这是在道义上,法律上没有这样的规定,在判决生效之前,受害者一方的确没有什么办法。

赵勇指责肇事方:“交通事故人命关天,别人急需用钱的时候你耍赖,就是冷血、道德低下。”在法律显得无力的境况下,救父心切的赵勇转而求助舆论,甚至不惜以身试法,曝光他人隐私。律师仍提醒公众,尽量不要去侵犯他人隐私。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