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内幕

历史碎片201705

2017-10-11 17:45:09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5期作者:
[收藏]

新四军的铁军本色


在抗日烽火的考验中新四军成为一支模范的铁军,集中体现了“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毛泽东同志曾赞誉新四军是“华中人民的长城”。

新四军官兵与人民群众同生死共患难,形成了铁一般的信仰。新四军爱护老百姓,从剿灭土匪到彻底废除一切苛捐杂税,从兴修水利到开展大生产运动,使群众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正如邓子恢所说:“老百姓给我们粮食吃,替我们送信、带路,帮我们隐藏伤病员并配合我们作战。”

新四军成立之后,转战大江南北,抗战环境异常艰难。新四军靠着铁一般的信念在逆境中求发展,逐渐成为华中战场一支让日伪军胆寒的主力军。1944年6月,时任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与中外记者参观团的谈话中,提及当年3月华中敌后战场的敌情:“在华中敌军,计16个师团约26万人,新四军抗击了9.5个师团。”

新四军的可贵之处,在于遵守纪律是无条件的,说到做到。“三大纪律、十项注意”,是新四军最低限度必须遵守的信条。据粟裕回忆:“初到江南的时候,群众不愿借房子给我们住,我们就完全在村外或者是田野里露营。有时群众不卖粮食给我们,我们就饿几顿饭或者吃糜粮。”

为了挽救国家的危亡,新四军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作战勇猛。在抗日战争中,新四军8万余人血洒疆场。在刘老庄战斗中,新四军第七旅第十九团四连为掩护党政机关和人民群众转移,遭到日军1000余人合围,全连82人全部壮烈殉国。朱德同志称赞他们的英雄壮举是“我军指战员的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摘自《学习时报》,汤春松/文)


长征中的姊妹花


二万五千里长征,是亘古未有的伟大创举。蹇先任(贺龙元帅的原配夫人)、蹇先佛(萧克将军夫人)姐妹带上未满月的孩子胜利地走完长征路,得到了党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赞扬。

蹇先任出生于慈利县,年仅15岁的她是家中第一个参加共产党的女孩,担任中共湖南省委机关的交通员。1929年夏,蹇先任加入贺龙领导的队伍中,成为湘西第一个女红军。因她文化素质好,所以党组织安排为她为文化教员,学生们戏称她为“任先生”。同年9月,她和患难与共的贺龙结为伉俪。1930年生下第一个孩子,取名“红红”。正逢贺龙奉令东征,她留在湘西做地下工作。当红军队伍一走,敌人便疯狂地向根据地反扑。她背着吃奶的婴儿,冲破敌人的重重包围。在奔波中,心爱的孩子却因病饿交加而死在怀中。当她还未从悲痛中解脱出来之时,又不幸被捕。一个风雨交加的深夜,蹇先任拖着病体冲出了牢笼。历时整整4个春秋,1934年10月蹇先任终于在大庸县境内找到了红军队伍。

妹妹蹇先佛自幼聪明活泼。姐姐蹇先任对她影响极大,进入长沙女子师范之后,经常与进步师生接触,思想逐渐成熟。萧克与蹇先佛是在参加共产党之后相识的,俩人情投意合。这位不满20岁的才女被分配到政治部做宣传工作,不久与肖克结为终生伴侣。蹇先佛发挥自己的长处,画宣传画,刻蜡板,常常是通宵达旦地干。蹇先佛不仅能文,也能武,枪法也是弹无虚发。军中都称她与姐姐是现代的花木兰。周恩来副主席当着毛主席的面夸奖说:“你们是长征途中的姊妹花”。(摘自《党史纵览》,梅兴无/文)


“从战争中学习战争”


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一贯重视在战争中学、向人民群众学、从历史中学、从错误中学,把总结经验作为重要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

毛泽东在半个多世纪的革命生涯中,直接和参与指挥的战争数量,在古今中外的战争史上都是十分罕见的。他有一段名言:“读书是学习,使用也是学习,而且是更重要的学习。从战争中学习战争——这是我们的主要方法。”1964年,他和周培源、于光远一起回忆往事就提到了红军游击战术的“十六字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来历。他说他通过几次胜利的战役总结经验,产生了“十六字诀”。

毛泽东不但重视总结自己的经验,还重视总结广大人民群众的实践经验。他曾说:“任何英雄豪杰的思想、意见等只能是客观世界的反映,其原料或者半成品只能来自人民群众的实践中,究竟合用与正确与否,还得交由人民群众去考验。”1953年2月,毛泽东在江苏泰兴乡下调研了解到当地农作生活的经验,后来在党内干部会上多次提及。

越是重大历史关头,毛泽东越重视读史、鉴史。毛泽东就向全党发出号召:一切有相当研究能力的共产党员,“都要研究我们民族的历史”。毛泽东的过人之处,不仅在善于总结成功经验,还在善于吸取教训。1935年1月底,遵义会议后重掌红军指挥权的毛泽东在土城战役中失利,红军损失惨重。在扎西会议上,毛泽东总结出三条教训:一是敌情没有摸准,二是轻敌,三是分散了兵力。正是吸取了这一仗的教训,毛泽东以“四渡赤水”的神来之笔,留下了战争史上的“得意之作”。(摘自《学习时报》,张珊珍/文)


延安时期对知识分子的团结尊重


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对远道而来的知识分子,采取了团结尊重的态度,政治上一视同仁,工作上放手使用,生活上关心照顾。毛泽东及中共中央其他领导人,经常挤出时间看望来延安的知识分子中的代表性人物,征求他们的意见和建议,鼓励他们为边区的建设事业和中国的革命事业做贡献。

1941年10月,边区参议会第二届选举和聘请的仅自然科学研究会的参议员就有赵一峰、鲁之俊等。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多次下达文件,要求全党高度重视知识分子。为了团结广大知识分子,毛泽东提出:“我们要求我们的同志,在军队、政府、教育、民运、党务各方面工作的同志,对文学艺术工作者,不论是低级的还是高级的,要采取欢迎的态度。对于工农兵的缺点也是要采取原谅的态度。使得在军事、政府、党务、经济、教育各方面工作的同志,对文化人、知识分子采取欢迎的态度,懂得他们的重要性。

1942年7月13日,陕甘宁边区政府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精神提出:对于军事家、工程师、技师、医生等各类人才,一律以他们的专门学识为标准,给以充分的负责工作。不以他们的政治认识为标准,对他们给予充分的信任。正像《解放日报》中所指出的:只有在抗日民主根据地的边区,特别是在延安,他们才瞧见了他们的心灵自由,大胆活动的最有利的场所。在抗日的共同原则下,思想的创作的自由获得了充分保障。艺术的想象与科学的设计都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可在其中任意驰骋的世界。

延安时期,由于延安和陕甘宁边区地处偏远山区,经济发展水平非常落后,再加上又处于战争时期,为了优待技术干部,中共中央还制定了《优待文化技术干部条例》,规定“物质优待的标准依照其能力学识的程度规定之,要使他们及其家属无生活顾虑”。中国共产党对知识分子生活上的优待,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对知识分子的重视和尊重,也充分调动了广大知识分子的积极性,推动了边区的文化建设。(摘自《中国组织人事报》,龚云/文)


“六亲不认”的帅孟奇


帅孟奇,湖南省汉寿县人,出生于汉寿县东乡陈家湾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1月,中共汉寿县委成立,任县委委员,1945年出席党的七大后,任中央妇委秘书长。1949年3月,当选为全国妇联常委兼组织部长。同年7月调中央组织部工作。1956年在党的八大上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委。

作为中共高级干部中的第一个百岁老人,帅孟奇一生清廉,从不以权谋私,生活艰苦朴素,将多年积蓄的近4万元统统捐给国家和社会。有同志劝她:“大姐,你不要把钱都捐了,也给侄儿、侄女留一点。”她总是笑笑说:“我过得不是挺好吗?侄儿、侄女的生活也过得去。钱多了,对孩子没好处。有句古语‘无数朱门出饿殍,许多白屋出公卿’。家境困难些,孩子反倒有出息。”她常常教育身边工作人员,不要向钱看,不要追求物质享受。她说:“古语说得好,‘良田万顷,日食一升。大厦千间,夜眠八尺’。一个人的需求,实在不要很多,应该把心思都集中在工作中,集中在对社会的贡献上。”

帅孟奇在教育别人的同时,自己首先作出表率。她从不为亲属走后门。她发现家乡一个侄外孙打着她的旗号,找县委书记要求安排工作。便马上给县委书记去信,凡亲属以她的名义去找他们谋求特殊照顾的,一律不要理睬;还有一次,她的一个亲戚的孩子被公安局抓了,孩子的母亲求她老人家说说话。帅孟奇对秘书说:“转告他们,我不听,我不能去干扰法院的工作。”亲戚中有人对她不满,说她“六亲不认”。帅孟奇听罢笑笑说:“我是共产党员,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不是为亲朋好友服务的。”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