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内幕

“天字特号”蒋介石的惊天暗杀令

2017-04-12 11:38:22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二期作者:散 木
[收藏]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人民解放军进入上海。第二天,陈毅正式走马上任, 成为解放后第一任上海市市长。1949年8 月底,蒋介石向国民党保密局局长毛人凤下达了针对陈毅等军政首脑和著名民主人 士的暗杀命令,还亲自指定了刺客:“只有刘全德去,才能‘解决’陈毅。”……在刘全 德被捕之前,台湾国民党保密局已派出一 批特务,前往上海进行暗杀活动,排在暗杀名单首位的也是陈毅。


一封装着子弹的恐吓信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华东人民解放军进入了上海。翌日下午2时,陈毅一行走入上海市政府大楼,国民党代理市长赵祖康将印信交到陈毅手中。也就从这一刻开始,陈毅正式走马上任, 成为解放后第一任上海市市长。

    其时的上海,可谓百废待举,内战的阴影还严重笼罩着上海,1.2万多家工厂有70%倒闭,8.2万多家商店有5万多家关门歇业,失业人口剧增,灾民和难民则多达300多万,半数以上市民需要救济,而粮食、煤等储备非常有限。 更让陈毅焦虑的,还有社会治安问题, 大量国民党散兵游勇和特务流散在上 海,台湾还在不断地派遣特 务潜入上 海猖獗活动,而蒋介石则企图通过一系列的恐怖事件造成上海社会动荡,并以其“示范”效应威胁新生的政权。

    有一天,陈毅的秘书将一封写有 “新任市长陈毅先生收”的信件交给陈毅,陈毅拆开信封,一颗子弹掉在写字台上,陈毅马上明白这是一封恐吓信,但他轻轻地把信扔进了纸篓,说:“我陈毅千军万马都过来了,怎么会被 一颗小小的‘花生米’吓倒呢?”不过,上海的公安部门却是立即紧张起来, 进入严阵以待的状态。

    此时蒋介石指示“保密局”局长毛 人凤,命令台湾和舟山等岛屿上的国民 党特务迅速潜入上海,利用枪击、爆 炸、投毒、撞车等手段,暗杀上海市的 党政军主要领导人,其中陈毅被排在 

暗杀名单的首位。不久,第一批执行暗 杀任务的28名特务在“保密局苏浙特 别工作站”站长、“苏浙人民自卫总队”少将司令封企曾的带领下,分批从舟山 潜入上海,但立足未稳即被我公安人 员一网打尽。

    随即,由朱山猿率领的第二批特务又潜入上海,这次除了带枪支和电台外,还带了美制雷管、高能炸药、手榴弹和剧毒氰化物等。行动分两头进行:一是利用特工赵自强的女友杨某是 上海一名越剧演员,拟通过演剧来接近陈毅,后事告不谐;一是联系无锡的 “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残兵头目潘 震,许之以“长江下游支队长”头衔,嘱其拉队伍到上海市郊的指定地点,配合行动组完成任务,但此计划随后也以失败告终。朱山猿一伙只好分散隐 藏起来,最后又被我公安侦查员设下 圈套擒获。


刘全德“出山”潜入上海


    所谓“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当时台湾国民党“政治行动委员会”核心成 员毛森建议让刘全德“出山”。他对毛 人凤推荐说:“履行如此重大的使命,

    我意最合适的人选当属刘全德。此人原是中共红军的‘克格勃’,1934年在武汉被捕后向我局投诚,抗战期间又 投降日伪,我到上海秘密抗战,亲自找 他策反,将他拉了回来。戴老板命我制裁叛变投敌分子余玠,我交他去执行,干得很漂亮。他对上海的情况很熟 悉,派他去暗杀陈毅,定能马到成功。” 毛人凤立即首肯,于是“二毛”(国民党“军统”有“一戴三毛”的领导梯队,其皆是浙江江山人,即戴笠、毛人凤、毛森、毛万里,此时毛万里已被人民政府 关押)向刘全德作了布置,委任刘全德 为“保密局上海行动组上校组长”,并令其执行暗杀陈毅的行动计划,为此发给其活动经费银圆2780枚,限6个月完成任务。如果成功,毛人凤信誓旦且  地说:“回台后再重奖黄金千两,并将 军衔升为少将。”如是,刘全德动身了。

    刘全德和行动组成员安平贵、欧阳钦等三人到达浙江定海后,连夜赶到了女土匪头子黄八妹的巢穴。黄八 妹曾是上海郊区有名的女土匪,后被毛人凤、毛森委任为“苏浙清剿总部直属戡乱建国总队副总队长”“东南人民反 共救国军海北纵队司令”。上海解放前 夕她携部逃至舟山的洋山岛屿,多次 派武装匪特潜入上海进行破坏活动, 被毛人凤等视为埋在舟山的一颗“定时炸弹”,是中共从海上进攻台湾的第 一道“屏障”。刘全德果然狡猾,见了女 土匪,他让黄八妹先安排安平贵、欧阳 钦搭乘去吴淞口的货船,作为自己的先遣和试探。果然,两人伪装为糖商刚在吴淞镇登陆即被发现和扣押。

    于是,1949年11月1日,刘全德于深夜化装为商人,悄悄离开海岛,在杭州湾乍浦附近偷偷登陆,翌日辗转潜进上 海。刘全德到了上海,行动异常诡秘, 他每天晚上换一个住处,有一天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混进了上海市人民政府的办公大楼,察看了地形和通道,甚至居然走到了陈毅市长办公室的门口。

    其实,天罗地网早已撒下。此前上海公安机关已经得悉了刘全德即将潜入的情报,而一份有关 刘全德的资料也送到了上海市公安局李士英局长的案头。当天晚上,李士英和上海市公安 局副局长扬帆来到陈毅住宅。陈毅看 完密报后淡然一笑,用四川话说:“他要来就让他来吧,绝不能让他跑了,我们要全力侦破,一网打尽。”于是,上海公安机关立即采取措施进行了布网控制。


“天字特号”以失败告终


    也就在台湾方面获悉刘全德潜入了上海而望眼欲穿之时,突然有一天, 潜伏在上海的国民党特务的电台密报: “刘全德失去联络。”“二毛”本能地惊  出一身冷汗,他们知道:刘全德“出事 了”。

    刘全德的“功败垂成”,在于上海方面巧妙地运用了原“军统”投诚和自首人员高激云和刘全德是故友的社会 关系,最后设计将刘捕获。

    原来,刘全德潜入上海后,最初的三天,侦查员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后来经过排查摸底,得知刘全德在上海 有几个关系比较密切的人,再通过缜密的分析,认为其中两个人能“为我所用”。扬帆遂下令从刘全德的关系人入 手,主动出击,但又绝不能打草惊蛇。 两个人当中,陆忠达是上海旧警察局 调查科情报股的便衣警察,他是通过毛森认识刘全德以及刘的密友蒋冠球的。经过做工作,陆忠达答应为人民政府出力。

    11月8日晚上,陆忠达到蒋冠球家 “拜访”,一进门就发现刘全德在屋内。这二人彼此相见,自是相互大惊, 刘全德当即局促不安,他一边起身与陆忠达握手,一边到窗口观察外面的动静。接着,他诡称自己从舟山来,是想找蒋冠球打听如何向政府自首的事宜。陆忠达听话听音,马上说:“共产党接管警察局后留用了很多旧警察,唯独把我开除了。我今天来想通过老朋友找个饭碗,老婆孩子还在家里等着吃饭呢。”不一会儿,刘全德起身告辞,陆忠达也借故离开。此时,扬帆和侦查员们判断:刘全德离去后,很有可能去找 一个名叫史晓峰的人。     史晓峰是刘全 德的学生,当年刘全德暗杀了汪伪特工总部无线侦查总台台长余玠,被汪伪特  工四处追捕,史晓峰把刘全德藏在自己  家里,因是之故,史晓峰对刘全德有救命之恩。

    翌日,高激云来到史晓峰家,他是史晓峰在汪伪特工总部“政治保卫学 校”的同学,此时则负有特殊使命。就在老同学欢聚之余,史晓峰将藏在内屋的刘全德介绍给高激云,三个人 还喝起酒来。刘全德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出身“政治保卫学校”的同学居然是卧 底。他丝毫未加怀疑,而高激云似乎不 胜酒力,呕吐,加之说话语无伦次,骑着自行车歪歪扭扭地走了。刘全德想都没想,毕竟连续几日过于紧张,他需要 休息。躺下没多久,突然响起敲门声, 叫门的还是高激云,他说酒喝多了,要把车子暂时放在这里。刚打开门,几个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战士直扑刘全德,将他死死压在身下,原来刚才是高激云报案去了。

    刘全德被捕获,上海公安机关随即跟踪追击,先后逮捕其助手和知情不报的窝藏犯共4人,缴获手枪2支、子弹163发。根据刘全德提供的线索,后来北京又破获了预谋刺杀毛泽东的以计兆祥为首的特务案,广东亦破获了 预谋刺杀叶剑英的以黄强武为首的特 务案,以及抓获了潜入内地的19名特务分子,由此彻底粉碎了蒋介石“天字特 号”的暗杀计划。

     1950年7月,刘全德被押送北京中央公安部审处。至当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 示》,各地开始大规模地开展镇反运动。12月,北京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依法判处刘全德死刑。


[责任编辑:梁原]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