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内幕

历史碎片

2017-04-07 16:49:13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三期作者:
[收藏]

                                                         

                                                        长征中的几个“最”
        长征中年龄最大的男红军是1877年在湖南长沙出生的徐特立,任中央工农民主政府教育部长,长征时58岁。除徐特立外,参加红军的年长同志还有谢觉哉、林伯渠、董必武。
        长征中年龄最大的女红军是藏族  人,名叫杨金莲,又名板登卓,1875年生于四川小金县一个农奴家庭。1935年5月,红四方面军西进岷江上游,在理番县苏维埃妇女主任陈再茹的引导下,年已60岁的杨金莲带领一儿两女举家参加了红军。杨金莲在红四方面军随军家属队担任翻译员。长征路上,她在努力做好翻译、宣传讲解工作的同时,还尽可能地发动藏族群众,为部队筹措粮食和生活必需物资。1936年10月,杨金莲胜利到达陕北,当时她已62岁,是所有参加长征的女红军中年龄最长者。
       长征中年龄最小的男红军名叫向轩,1926年出生在湖南桑植县,母亲是贺满姑(贺英的妹妹),贺龙是其大舅。 他7岁参加红军,9岁随大部队长征,是 当时走完长征的年龄最小的男红军。
       长征中年龄最小的女红军名叫万曼琳。她1926年出生于四川南江一个贫苦家庭,1933年随哥哥参加红军,8 岁时就走上长征路,9岁时她已经跟随 红军炊事班战士捡柴火、择菜、送饭。万曼琳所在红四方面军从川陕革命根据地出发,翻雪山过草地,历经无数的艰难,最终跟随着红军战士的大哥大 姐们走完了万里长征路,见证了红军三 支主力在甘肃会宁的会师。(摘自《人民 政协报》,孟红/文)


                                                      朱德的“南泥湾政策”


        在革命和建设时期,朱德作为老 一辈的革命家,关心国计民生,关心部队在不妨碍作战、训练的原则下进行经济建设。作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他除参加党和国家的重大决策外,还在经济建设事业中提出过许多建设性意 见和创新性想法。例如,延安时期著名的“南泥湾政策”。
       1940年,朱德从华北抗日前线回到 延安。那时,国民党反动派消极抗战, 积极反共,不但停发第十八集团军的薪 饷、弹药和补给,还封锁通商渠道,使 陕甘宁边区的土特产品销售不出去,所需的物资购运不进来。针对这一情况, 党中央实行了“自己动手、生产自给”的 方针。在开展大生产运动中,朱德及时地提出了“南泥湾政策”。经党中央同意后,他亲自组织力量贯彻执行。当时, 南泥湾一片荒凉,野兽出没,人 烟稀少。朱德带几个人翻山越岭,日踏荒川, 夜宿破窑,实地勘探研究,于1941年3月 正式下令三五九旅开赴南泥湾实行军 垦屯田。其后,朱德又多次到南泥湾视 察,向指战员讲述“屯田政策”的意义, 勉励大家用自己的双手,做到生产自给,丰衣足食。经全体指战员的共同努力,南泥湾这块荒芜的土地变成了“陕北的江南”。
       “南泥湾政策”的成功实施,大大地推动了陕甘宁边区和各抗日根据 地的大生产运动。1942年12月,《解放日报》发表题为《积极推行“南泥湾政 策”》的社论指出:“‘南泥湾政策’成了屯田政策的嘉名,而这个嘉名永远与 总司令的名字联在一起。”这是对朱德在经济建设中首创精神的一种公正评价。(摘自《北京日报》,陈群/文)

 

                                                 党早期历史上的一次“民主生活会”

        1926年2月,经中共中央批准,成立 了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杨闇公担任书记,童庸生担任委员和重庆团地委 书记。4月重庆党组织召开了一次别开 生面的批评会。召开此会的原因是,之前一位名叫杨洵的干部给中央写信,反 映重庆党团组织负责人的问题:团体个 人化、革命学潮化等。中央收到来信后 非常重视,适值重庆党团组织负责人杨 闇公、童庸生到上海向中央汇报工作。
        中央会见二人,要求解决这个问题。1926年4月15日,重庆党团干部共10人召开了一个解决自身问题的会。主 持会的杨闇公开门见山地指出,涉及问 题的双方只可“赤裸裸地”陈述事实, 然后请大家加以批评,弄清问题,达成 谅解,以使团体更加统一。参会的同志 逐一发言,态度严谨,言辞庄严,一字 一句见血见肉,根本没有什么童庸生 是重庆党团的创始人、杨洵是老党员 的顾虑。面对同志们的批评,杨洵、童庸生偶有解释,更多的是一一回答并 接受批评。在大量交流了相互意见之后,与会人员达成了思想统一。会后,重 庆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大大增加, 各项工作积极展开,取得突出成绩,受到中央的表扬。

       这次会议,是重庆党组织历史上的第一次民主生活会,恐怕也是中共 早期难得的一次会议记录完整保存至 今的民主生活会。此次会议后,童、杨 的士气未受任何打击。童庸生始终战 斗在四川革命斗争的最前线,于1930年牺牲;杨洵一直发挥理论功底深厚的 特长,一边搞宣传,一边做统战,不幸 在1949年12月7日,死于国民党的屠刀之 下。而经历此事的四川党团更为坚强、 团结。
        从这次会来看,与我们今天的民主 生活会是完全相似的。一是要解决上 下级之间的误会、工作意见分歧、负责 人的工作作风、团体与个人的关系等问 题。二是会中“查摆严格,意见坦诚, 交流充分”,特别是开展了良好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 的,“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不仅对 下级要敢用,对同级特别是对上级也要敢用。不能职务越高就越说不得、碰不得”。三是充分坚持民主集中制,做 到“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四是会议的 效果良好,“统一了思想,明确了方向”, 解决了问题,增强了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这可以说是民主生活会的一个良 好典型。(摘自《学习时报》,刘慧兰/文)

 

                                                       “七君子事件”中的王造时

          1935年12月9日,一二·九运动爆发, 王造时与马相伯、沈钧儒、邹韬 奋等。280余人发表《上海文化界救国运动宣言》,组织了上海文化界救国会,王造 时担任“大学教授救国会”常务理事。 1936年6月,以宋庆龄、沈钧儒等为 首的“全国各界救国会”在上海成立, 王造时任常务理事兼宣传部长,并主持《上海文化界救国会会刊》和《救国情报》。11月23日凌晨3时,救国会的七 位领袖人物被强加上“危害民国”“共 党嫌疑”“鼓动罢工”的罪名在上海被 捕,押往上海的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进行审讯。法院开庭审讯之日,王造 时当庭驳斥了“公安局代表”的诬蔑之 词,并对非法逮捕提出强烈抗议。随后法官当庭裁定:保释。但在保释的当天下午,国民党当局又以“发现新的犯罪事实,他们有逃亡之虞”为借口,重新 逮捕了王造时等6位爱国人士并将他 们秘密押到苏州,关押在江苏高等法 院吴县横街看守所。王造时随即遭到 审讯,审讯时,每当他回答审讯问题,他 总是把身子向后转,面对观众进行“演 讲”。在王造时牢房的墙壁上,挂着两 幅题词:在这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非 全国一致不分党派不分阶级,大家团结起来御侮不可。我们是爱和平,但是 亦爱正义,更不能不图民族的生存,我 们愿意接受平等的和平,但亦不辞为 正义为生存而战!
       七七事变之后,在中共和全国人民 的不断声援和抗议下,国民党当局只得 释放七君子。7月31日,七君子在辩护律师和家属的陪同下,步出苏州看守所大 门。王造时写下一段话回赠监狱∶“事到如今,战争是不可逃避的了。只有在 抗战的血光中能找到我们民族的新生 命。”(摘自《人民政协报》,贾晓明/文)


                                                  被八路军消灭的“七路军”

       1928年国民革命军二次北伐时,开 始出现了“路军”的番号。国民党军队 在十年内战中把它作为一级正常指挥 层次保留下来,代替军的职能。国民党军队总共出现过多个“路军”番号。
       抗战全面爆发后,陕北红军主力于 1937年8月22日,由国民政府按照国共 合作协定正式改编为八路军,下辖三 个师。9月11日国民党军取消“路军”编 制,八路军改成十八集团军,习称“八路军”。在抗日战争中,作为中国对日抗战 中流砥柱的八路军将士骁勇善战。大 量消灭日、伪、顽军的有生力量,其中包 括两股自称“七路军”的武装。1937年 七七事变后,原东北军将领万福林部撤离逃亡南下至冀中易县、满城、徐水一 带。其中一个名叫孟阁臣的连长,在满 城县神星镇石板山以抗日名义,招兵买马干起了绿林勾当。不久,部队人数达7000多人,于是成立了“河北省游击军第七路军”,简称“七路军”。
       八路军晋察冀 抗日根据地成立后,孟阁臣表示“拥护共产党的领导, 服从晋察冀军区的指挥,坚决抗日;并 要求军区予以正式任命,派干部来改 造七路军”。1938年3月,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授予“七路军”晋察冀第6 军分区的番号。但 孟阁臣并没有真心 接受八路军的领导,抵触政治思想工 作,抵制中共政治部主任陈大凡。根据群众的强烈要求,1939年1月,在聂荣臻的命令下,杨成武率领八 路军部队 迅速将孟阁臣逮捕,“七路军”6000多 人被改编。从此“七路军”官兵真正成 为了八路军战士,在抗战中立下赫赫战功。(摘自《人民政协报》,贾晓明/文)

 

[责任编辑:张珊]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