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内幕

“进京赶考”故事串:从西柏坡到北平,新中国一路走来

2017-04-07 11:29:42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三期作者:赵永刚
[收藏]

     

       1949年3月23日,是毛泽东和中共中央“进京赶考”的日子。彼时,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怀着忐忑之心,带着 跳出“历史周期律”的命题应试。
       6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人一直走在 “赶考”路上,一直在向人民递交着一份 份历史答卷,接受着人民的评判。今天, 我们重温当年“赶考”路上的故事,看着那些定格在历史上的镜头,依然感到那样亲切,依然像是走在“赶考”路上。


沉重的命题,跳出“历史周期律”的魔咒


       如果把西柏坡作为毛泽东和中共中央“进京赶考”的出发点,那么延安应该作为“赶考”思想的重要发源地。 1944年3月,史学家郭沫若发表了著名的《甲申三百年祭》,用翔实的史
料揭示了朱明王朝必然灭亡和李自成 起义军兴起的根本原因,深刻总结了这支起义队伍最终失败的沉痛教训。此文引起了毛泽东的关注,他指示《解放日报》全文转载,并将这篇文章印成小册子,作为整风文件,发给党内干部学 习。毛泽东告诫全党:“引以为戒,不要重犯胜利时骄傲的错误。”
       这缘于毛泽东未雨绸缪,一直在思  考如何破解历朝历代由盛而衰、始兴 终亡的“周期律”命题。
       1945年7月,民主人士黄炎培访问延安,在看到作风朴素、精神振奋的解放区军民后,在窑洞里与毛泽东就“历 史周期律”进行了对话。黄炎培深有感触地说:“我出生六十年,耳闻的不说, 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他希望中国共产党能找出 一条新路,来跳出历代王朝这个“历史周期律”。毛泽东当即回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 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1948年12月31日晚,《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电波瞬间传遍全国各地,这也预示着中国共产党即将成为执政党。但当革命的胜利一步步临近的时候,毛泽东的忧思不仅没有减轻,反而日渐加重。


   执政宣言,发出“两个务必”的告诫


       1949年3月5日至3月13日,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召开。毛泽东在报告中预见性地提出了防止“糖衣炮弹”进 攻的重大问题。他说:“可能有这样一 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 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衣炮弹面前要 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
       提出问题的同时,毛泽东也给出了解决之策。他振聋发聩地提出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宣言:“夺取全国胜利, 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一点现在 就必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 斗的作风。”
       经过历史的大浪淘沙,“两个务必”已经成为“赶考”精神的核心内容, 成为全党作风建设的制胜法宝,警钟长鸣,世代传承。
       会上,在毛泽东的倡导下,还围绕不当李自成、拒腐防变这个主题,提出 了党内的六条规定,即一是不做寿,二 是不送礼,三是少敬酒,四是少拍掌, 五是不以人名作地名,六是不把中国同志同马恩列斯并列。这与今天中共中央 提出和制定的一系列从严治党的要求
和规定一脉相承。

“赶考”宣言,不当李自成,希望考个好成绩

       1949年3月23日,党中央离开西柏  坡向北平进发。
       在头一天晚上,毛泽东批阅完最后 一批文件后,站在窗前眺望着夜空,一 支一支地抽起烟来,边吸烟边想着李自 成进北京的历史悲剧,这也是他这些  天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直到3月23日凌晨三四点钟,毛泽东才上床睡觉。
       23日早饭后,毛泽东走出门口,周  恩来迎上去问:“没有休息好吧?应该多休息一会儿才好,长途行军坐车也是很累的。”
       毛泽东兴奋地说:“今天是进京的日子,不睡觉也高兴啊!今天是‘进京赶考’嘛,‘进京赶考’去,精神不好怎么行呀?”
        周恩来笑着说:“我们应该都能考 试及格,不要退回来。”
        毛泽东满怀信心地说:“退回去就  失败了。我们决不做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这个故事里,包含着毛泽东进京前满怀胜利的喜悦,也包含着临考前如履薄冰的忐忑。
        当日临近中午,中共中央和解放军  总部分乘11辆小汽车、10辆大卡车离开西柏坡,一路北上。

       夜宿淑闾村,毛泽东又一个无眠之夜

      离开西柏坡,一路 行经灵寿、行唐、曲阳,毛泽东一行来到唐县。

      位于唐县县城北向约4公里的淑闾村,成为毛泽东和中共中央进京途中的  第一个留宿地。

      1949年3月23日晚,毛泽东住在了淑闾村李登魁烈士家。一晚上,毛泽东几 乎没有睡觉,前半夜同村干部座谈;后半夜伏在用门板支起的床上,点着一 盏油灯,工作到天亮。
       据李登魁儿媳葛贵多老人回忆,当时她年仅 25岁,听说有人住在自己 家,还好奇地从门缝里看到了毛主席。 “当时还不知道我家住的是毛主席,是 毛主席走后才听人说的。”
       当时,很多村民也只知道村里来了  解放军,天黑住下,第二天一大早就走  了。直到几天后,他们才知道是毛主席 来过了。
      24日中午时分,毛泽东一行抵达保定。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基于安全考虑,有警务人员提出需不需要“净街”。 毛泽东对这一套封建、国民党军阀的 做法很不赞成,“净街?净街干什么!看 一看死不了人嘛!”在汽车里,毛泽东还 不断地向群众招手致意。


涿县纪事,毛泽东吃“闭门羹”传佳话


         1949年3月24日,毛泽东和中共中  央“赶考”车队途经徐水、定兴、新城(今高碑店)等县,于傍晚到达涿县(今涿州市)。

        当时涿县城门紧闭。守卫的哨兵将 车队拦下,坚称:“没有我们领导的命 令,不管你是谁,就是毛主席来了也不 行,我们要执行命令!”
        在哨兵进城汇报期间,毛泽东耐心  等候,并对卫士长说:“你们做得对,不 要紧,可以等一等。”
       正当大家着急的时候,中央机关打 前站的同志和涿县负责同志,急急忙忙 从城里跑来,边跑边喊:“进!进!快让 汽车进去!”哨兵这才敬礼放行。
       进城后,毛泽东发现涿县商户关 门、市场冷冷清清,还听到了“市场没 回城,买卖难兴隆”的说法。于是,他 找来当时涿县县委书记王成俊询问情况。
       王成俊解释说,为了城防,原国民党驻军把所有的商户都赶到城外去了,不让人们进城来。解放后接管工作头绪较多,一时没顾上把市场迁回来。
       毛泽东当即说,工作千头万绪,先要从群众最需要的抓起,应该学会掌握城 市工作的规律,马上把市场迁回来。
       于是,“市场回城”成了涿县县委 学到的“执政第一课”。
       当晚,毛泽东一行住在涿县城内 粉子胡同的第四十二军军部,该处现已 改为三义小学。如今,校园内仅存毛泽 东当晚住宿的平房建筑一座,且已建成 “毛主席进京驻涿纪念馆”。


香山过渡,穿补丁衣服会见民主人士


       1949年3月25日凌晨,毛泽东一行  由涿州改乘火车向北平进发。
       考虑到当时北平社会情况复杂,中共中央在北平的驻地选在香山,作为过渡。
       在香山双清别墅,毛泽东会见了张澜、李济深、柳亚子、黄炎培等民主人 士。每次会见这些老先生的时候,他都要到门口去迎候。
       有一次,毛泽东在会见张澜时,让卫士李银桥给他找一件好点的干净点的衣服。于是,李银桥在他的衣服里找了个遍,也没找到一件合适的不带补丁的衣服。这时候,李银桥就对毛泽东说: “主席,咱们真是穷秀才进京‘赶考’, 一件好衣服都没有。”毛泽东当时就说: “历来纨绔子弟考不出好的成绩,安贫 者能成事,嚼得菜根者,百事可做。张澜是个贤达人士,他不会怪罪的,只要整齐干净就好。”这样毛泽东就穿着带 着补丁的衣服会见了张澜。
       从3月25日开始,毛泽东在香山双 清别墅,白天请教民主人士,晚上伏案决策战役和思考建国体制,日理万机, 迎接新中国的诞生。
       1949年9月27日,北平改为北京。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等党和国家第一  代领导人登上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责任编辑:张珊]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