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反腐前沿

围猎“计划”:一个家族及其贪腐朋友圈的落幕

2015-11-20 15:20:04来源:时代邮刊 2015年02期作者:姚冬琴
[收藏]

20141222日,农历冬至,“马年打虎剧”再掀高潮。

 

当晚8时,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消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短短49字,瞬间引爆舆论。

 

这一消息看似来得突然。因为就在一周前的1215日,中共中央机关刊《求是》刚刚刊登了令计划的署名文章《坚持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团结奋斗》。1213日,令计划还出现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画面中;当天,中央统战部向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通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令计划主持会议。

 

但长期追踪“打虎系列剧”的观众们却不感意外。因为,他们感觉,剧本早有“计划”,剧情渐次展开,只待底牌翻开;“计划”出现在剧情中,体现了中央“打虎”的决心和“刮骨疗毒”的勇气。

 

2014年以来,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接受组织调查,另有化名“王诚”、真名“令完成”的商人被调查。尽管官方消息没有指出他们与令计划的关系,但其兄弟关系广为人知,不少媒体在报道中也都提及了这一点。令计划是否被牵出,备受瞩目。

 

有人注意到,关于令计划被调查的官方通报非常简洁,只提到了“涉嫌严重违纪”,而未说“违法”。关于这一点,中央党校一位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违纪”是指违反党的纪律,但通报中只谈“违纪”,并不意味着“不违法”。在接下来的调查中,如果发现违法问题,将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前车之鉴是,201472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对周永康立案审查,也只提到他“涉嫌严重违纪”。但随着审查进一步展开,周永康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也被公开,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令计划政治生涯的拐点

 

许多人很诧异:周永康在落马前已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从公众视线里消失,而令计划则在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一周前还公开露面。

 

事实上,随着令政策、令完成被调查,山西官场令氏旧交纷纷落马,关于令氏家族的“正史”“野史”,甚至种种八卦,都被各路人马翻了个底朝天。但在“谜底”揭开之前,令计划仍在按部就班地出席公务活动、冠冕堂皇地在媒体发表文章。但很多人猜测,他政治生涯的最后两年,也许每一天都在煎熬中度过。

 

关于令氏兄妹五人,人们最津津乐道他们的名字:令方针、令政策、令路线、令计划、令完成。

 

许多媒体都曾报道,200710月,时任党的十七大代表、山西省发改委主任令政策向媒体透露,父亲当年特别喜欢看报纸,他们出生时,父亲就地取材,在报纸上找一些当时见报率较高的词汇如路线、政策、方针等为他们取名,这就是他们兄妹五人姓名的由来。

 

另有令计划山西平陆的老乡对媒体透露,令计划的父亲对孩子管教很严,尤其重视子女教育。他们家订有《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主要就是为了让孩子了解国家大事,增长知识。

 

除令计划的长兄令方针早逝以外,二哥令政策曾官至山西省政协副主席;姐姐令路线任山西省运城中心医院副院长,姐夫是运城市副市长王健康;弟弟令完成化名王诚,经营颇为庞大的商业版图。

 

据说,曾经身为国家领导人的令计划在处理家人关系上颇为谨慎,曾经授意在山西从政的兄长令政策尽可能少露面,官职不必过高。对于经商的令完成,他更不希望外界知道弟弟的真实身份,还曾建议令完成最好呆在国外,其化名“王诚”也是令计划帮忙取的。

 

据媒体报道,2012318日,一起突发的法拉利车祸,影响到了令计划谨慎的布局。当日凌晨410分,一辆黑色法拉利跑车行至北京保福寺桥东辅道时,失控撞到桥体南侧墙壁及另一侧护栏后解体。车上三人被甩出车外,一人死亡两人重伤。坊间传言,死者为令计划年仅24岁的儿子令谷,当时正在北京大学攻读研究生。两名伤者据传为女子,“衣衫不整”。

 

但此车祸的具体细节,媒体一直没有公开报道,也没有得到官方确认或辟谣,直至令计划落马后方被媒体公开报道。据说,该法拉利跑车系山西省委原常委、太原市委原书记陈川平所送的“礼物”,买车费用挂在山西省一家龙头钢铁企业下属单位账面上。

 

传言未得到官方证实,但也未被证伪。

 

2012319日,也就是车祸发生的第二天,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的令计划照常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第十三次全国民政会议。

 

201291日,令计划调任中央统战部部长。有人把这次人事调动视为令计划政治生涯的拐点。中央办公厅主任是中共中央最核心的秘书机构,改革开放以来的历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最终全部成为中央政治局常委或委员。唯有令计划一人没有进中央政治局。

 

逐渐收拢的包围圈

 

一场车祸引发的政治地震?这或许只是旁观者的一种简单想象。

 

随着中央反腐大网的收紧,山西官场引爆地震,令氏家族在其中盘根错节的关系被抽丝剥茧,令家的没落是必然的结局。

 

20142月到8月,短短半年中,山西省7位副省级官员落马,其中包括令计划的二哥、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

 

619日,中纪委宣布令政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官方未公布具体案情,但有媒体称,令政策担任山西省发改委主任期间,这个煤炭大省每年煤炭出省销量数亿吨,“当时外省抢着要煤,这个指标如何分配有很大利益。令政策作为发改委主任,权力是很大的”。

 

2008年,令政策升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虽从一线退出,但在当地依然很有影响。彼时,山西省成立总规模100亿元的能源产业基金,令政策担任领导小组副组长,负责该基金的分配与投资。

 

2014620日,令政策落马次日,新华社旗下的“中国网事”网站发文《朝里有人也不灵》,评论令政策落马事件,称“从这些年落马的官员来看,有的人以血缘和姻缘为纽带结成‘家族贪腐’,互相庇护;有的人借籍贯,助自己升迁。出来混早晚要还……”

 

与令政策同一天落马的,还有山西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杜善学。

 

2014823日,传言中向令计划之子赠送豪车的山西省委原常委、太原市委原书记陈川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陈川平曾于200112月至20081月担任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知情人士表示,陈川平与令政策、令完成私交甚好。

 

两年时间,山西政坛作为令家的大后方,被翻了个底朝天。20141224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刊文称,在这两年的“山西剿腐记”中,隐隐看出,令计划便是那个“坐在腐败阵营军帐中的执牛耳者”。

 

20141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的讲话中谈到,“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有的案件一查处就是一串人,拔出萝卜带出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形成了事实上的人身依附关系。”

 

若以这番话来回看令氏腐败窝案,颇有“敲山震虎”的意味。

 

“有意味的冬至夜”

 

20141224日,也就是令计划落马两天后,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刊文《有意味的冬至夜》,从人生、家族、帮派、冬至(收网)四个角度,解读与令计划有关的“法拉利车祸”“西山会”等传闻,并呈现腐化变质的令氏家族。文章认为,以令氏为代表的腐败“家族”早已成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政治脓疮。文章最后正告那些仍未暴露、甚至仍然不收手的贪腐官员,“冬至”不意味着冬天已经过去,相反,它意味着严寒的开始,因为反腐带来的政治透明已成“新常态”。这篇文章写得极其精彩,我们不妨节选如下——

 

甲午年。冬至夜。

 

中国北方传统,吃饺子。

 

就在一片包饺子、煮饺子、吃饺子的喧腾声中。

 

夜观天象。

 

一颗本已暗淡的星辰,忽然放出诡谲不安的光芒,而后从天际滑落……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即便没有传说中的高调衙内横死搅局,还有背后那张利益交织纷繁复杂的家族圈子关系网,端的是剪不断、理还乱。即便是曾经如日中天的关键词,又岂敢说在光天化日之下可以只手遮日?

 

意外吗?不意外。

 

反腐败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战略上的意义,强调已不可谓不重。当前在做的事情,更多的是在战术层面上展开。

 

冬至夜过后,我们回头看最近两年的反腐战例。

 

针对树大根深的“超级大老虎”,中纪委往往先扫荡外围、分进合击,以一个一个战斗的胜利,来最终赢得战役性的完胜。

 

以周案说,媒体盘点过五大外围战。以冬至夜案说,既有从其家族其他贪腐分子入手,也有从其政坛人脉圈子中入手,两条线索合围,都指向了最后的关键词。

而在此前相对“小型”的打虎战斗中,则常常是兵贵神速、单刀直取。

 

冬至日,太阳直射南回归线。是一年中夜色最长的一天。

 

这一天,古人说,一阳生,君道长,所以也是走向“回归”的一天。

 

回归哪里?因为这天过后,阳光逐渐北归,所以是回归更加阳光灿烂的日子。

从政治的意义上说,回归更阳光、更透明的政治生态。什么是“新常态”?这是新常态,“好的政治”就是新常态,是本来应该有的“常态”,以此告别家族贪腐、山头抱团式的状态。

 

对那些仍未暴露,甚至仍然不收手的贪腐官员来说,“冬至”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意象——它不意味着冬天已经过去,相反,它意味着严寒的开始。从这天起,中国进入“数九”天气。

 

严冬的肃杀过后,才会有风清气正的春天。这些,你懂的。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