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反腐前沿

贪官的六种“情人劫”

2017-09-05 17:48:06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5期作者:徐伯黎
[收藏]



依据中央纪委监察部官网开设的“党纪处分”栏目内容,记者梳理发现:从2013年2月8日至2017年2月13日,4年中共通报违纪违法中管干部120余人,其中46人涉及“道德败坏”“与他人通奸”“权色、钱色交易”等;而在“以案警示”栏目中,截至2017年2月13日,共推出了270多个典型案例,其中有23个案例涉及了贪官的情人的情况。

盘点这些“情色贪官”,记者发现这些贪官至少遭遇了以下6种“情人劫”。


“情人劫”一:“偷色卖权”


记者注意到,在中纪委通报的贪官中,“与他人通奸”的中管干部近30名。其中,除了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许杰、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原副主任余刚、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宁等少量中管局级官员外,包括武长顺、申维辰、阳宝华、毛小兵、杨刚、冀文林等省部级及以上官员多达25人,且都有“与他人通奸”问题。

另外,中纪委在通报河北省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山东省济南市原市长杨鲁豫、浙江省宁波市原市长卢子跃、河南省洛阳市委原书记陈雪枫和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乐大克“双开”消息时,称5人均存在“搞权色、钱色交易”的问题。

而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纪委关于周永康、令计划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时,提到周永康“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令计划则是“与多名女性通奸,进行权色交易”。

从时间段分析看,中纪委网站2014年和2015年各通报13人与“情色”有关,2016年则通报14人,表明陷入“情色”之中的贪官人数并没有因为反腐强度增加而减少,反而呈现上升趋势。由此看来,“情色”之毒已经渗透到“大老虎”层面,很多贪腐高官也很难逃脱“情人劫”。


“情人劫”二:“性福提拔”


据记者观察,中纪委网站中还通报了两名女性官员“与他人通奸”。2014年11月26日,中纪委通报了山西省晋中市委原副书记张秀萍和山西省高平市原市长杨晓波的问题,首次在通报女性官员问题时采用了“与他人通奸”的表述。

综合有关资料发现,两名女官员的简历中都有“破格提拔”的痕迹。譬如,在1991年,杨晓波是晋城矿务局一名人事处科员,而到1997年却摇身一变成为晋城市委组织部公务员。更神奇的是,杨晓波在1998年居然成为正科级干部;2006年更是由晋城市城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长超常规直接升任山西省高平市市长。有专家指出,这一连串不正常的“破格”背后,必有所谓“高人”导演。

另有资料表明,金道铭走上山西省纪委书记岗位两个月后,张秀萍获提拔,于2006年10月进入山西省纪委领导班子,成为山西省纪委常委。从相关信息看,这些不正常的升职背后很可能隐藏着“性福提拔”。


“情人劫”三:“假戏真做”


案例中,假戏真做,表现出“对爱情忠贞不渝”的当首推安徽省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太和县委原书记刘家坤。据办案人员介绍,刘家坤向检察院办案人员写求情书,说情妇赵晓莉是个“无知的社会上生活的女人”,是他贪念的“受害者”,因他牵连入狱。赵晓莉则每每见到检察官,都哭着询问刘家坤的身体如何,并托办案人员带信给刘家坤,说是她的贪心害了他。

办案人员透露,2003年,赵晓莉有意承揽开发阜阳市建设大厦工程,与时任市国土局局长的刘家坤开始接触。两人日久生情,终于有一天“走到了一起”。刘家坤觉得“赵晓莉是女老板,跟我相好绝不会为了钱。我傍上这样一个富婆至少不会在经济上出问题”。

不久,他们“爱的果实”——私生子刘小山(化名)出生以后,赵晓莉还做起了刘家坤的“全职太太”。随着小山慢慢长大,刘家坤觉得让小山在阜阳生活、上学,难免有人背后指点议论,便让赵晓莉带儿子去上海生活。

为了这个“家外家”,刘家坤利用职务便利,伙同情妇赵晓莉收受他人财物合计2900余万元,为他人在承揽工程、征地拆迁、拨付工程款、公司上市改制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最终落马。


“情人劫”四:“淫乱生贪”


记者统计,在“以案警示”栏目中的23名涉案“情色贪官”中,湖南省长沙市市政建设局原局长顾湘陵的情妇数量最多,多达6名。检方统计其家庭财产有1.1亿余元,其中很大一部分因贪腐而来。他曾被坊间称为“六多局长”:房子多,情妇多,行贿人多,受贿次数多,受贿方式多。

湖南“六多局长”的情妇很多,云南的“锡王”雷毅的情妇也不少。2000年,担任云锡股份公司副总经理的雷毅到北京出差,在酒吧认识了侯某并与其发生两性关系,不久后包养了侯某并让其到昆明居住。担任云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之后,雷毅更是变本加厉,先后包养了多名女性,并经常一掷千金,出资为她们在昆明、成都、深圳等地购买车、房,其贪污所得的巨额贿赂款有1000余万元人民币用在了情妇身上。

此外,南昌航空大学原党委书记王国炎也“长期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仅案例中就提到了两名。据萍乡市检察院指控,王国炎在14年间,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索取27名行贿人的财物共计99次,包括人民币、美元、澳大利亚元、股份、房产、轿车、购物消费卡券等,总金额折合人民币600余万元。办案人员透露,王国炎贪腐所得中,很大一部分挥霍在包养的多名情妇身上。


“情人劫”五:“反目成仇”


有调查显示,情妇与贪官最终反目的原因,主要有承诺结婚未兑现,生活费、分手费、私生子等问题未解决。为寻求问题解决,有些贪官情妇就将手中掌握的官员违纪违法证据公之于众,或直接向纪委举报。有监测机构统计,网络实名举报者中情妇占比为15.4%。

记者梳理发现,2013年1月,中央编译局原局长衣俊卿“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免去局长职务,并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而在其被免职前,衣俊卿情妇常艳在网上实名发表了12万字长文《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文章举证详细叙述两人情史,以及收到衣俊卿100万元“封口费”等内幕。

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庞家钰历任宝鸡市市长、市委书记,但他没想到的是,他最信任的情妇组成11人的庞大“情妇告状团”将他拉下马。

北京市门头沟区原副区长闫永喜因犯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而被北京市一中院数罪并罚,决定处以无期徒刑。闫永喜的情妇毛旭东,也因犯贪污罪和受贿罪,而被判有期徒刑20年。检察机关提交的证据,其中一份显示其情妇毛旭东揭发检举了闫永喜。


“情人劫”六:“夺命之祸”


有专家分析,官员与情妇是一种矛盾的关系体。当两者关系完好时,相安无事,但两者关系一旦破裂,财产权受到威胁、权力受到影响时,两者呈现不一样的关系形态,有些情妇会遭到灭口威胁,甚至被暗算谋杀。

2014年7月2日,已退休7年的广东省汕头市政协原主席赖益成涉嫌杀害与自己相处了9年的情妇季某。根据赖益成的供述,两人在2009年和2013年分别生下两个孩子。第二个孩子出生后,赖益成为季某在汕头市龙湖区租下一套房子。案发当天,两人打算在该租住处一起吃晚饭,择菜时发生口角,两人发生打斗,季某不治身亡,赖拨打“110”报警自首。

2007年7月9日,山东省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指使他人将自己的情妇柳某炸死。自2000年起,段义和与柳某长期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2006年柳某离婚后,段义和在济南为她买了一套房产和一辆汽车。段明确告诉柳某不能和他结婚后,柳某又向段索要100万元补偿费,并到有关部门告发段,为此,有关领导找段谈了一次话。因不堪柳某对钱财的不断追逐又多次提出结婚的要求,段义和最终起了杀心,经过预谋,指使他人将爆炸装置放在柳某汽车座位下将其炸死。

2001年9月4日,安徽省芜湖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其东雇凶杀害了自己的情妇。法院审理查明,周其东在芜湖市繁昌县荻港镇任党委书记期间,与时任妇联主任的孙某发生婚外性关系,并保持到案发。2001年初,通过周运作调任马塘区人事局副局长的孙某已离婚,便逼迫周其东尽快离婚,同时,加紧了对周其东的控制,使周其东渐渐对孙产生怨恨和恐惧。经过预谋,2001年9月4日上午,周其东雇凶在孙某下班回家时,将其杀害。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