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反腐前沿

老子办事儿子收钱:一个水利厅长的“海内海外”及其他

2017-04-11 15:19:59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二期作者:李洪鹏
[收藏]

   

    2016年11月22日,广东省水利厅原厅长黄柏青站在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法院进行了网络庭审直播。记者从黄柏青的起诉书中注意到,黄柏青主要家族成员共同贪腐,总计涉案金额接近2亿元。在27宗指控中,黄柏青的儿子黄晖涉及5宗,涉案金额在5000万元以上。黄晖移居海外,常年向不法商人“借款”或“入干股”,还在香港开设银行账户替父 

洗钱,形成“老子在国内给人办事,儿子在境外大肆收钱”的腐败链条。


“深感羞耻、痛心疾首,希望从轻判处”


    黄柏青历任广东省惠州市常务副市长、广东省水利厅厅长、广东省扶贫基金会理事长等职。在其落马前后,牵连出一批下属和企业老板。2016年以 来,涉及黄柏青贪腐案的行贿人一个接着一个地受审,黄柏青的“贪腐朋友 圈”也随之被逐步曝光。

    广东省纪委相关反腐警示教育片披露,黄柏青严重无视党内制度和国家利益,甚至妄图避开公开招标出让核电 站的特许经营权,其主要家族成员共 同贪腐,总计涉案金额接近2亿元。

    2016年11月22日,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称,1992年至2014年,被告人黄柏青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为广东金宝集团有限公司、广东中誉节能科技有限公司等27个单位和个人在房地产项目开发、水利工程承包、工作调动、职务升迁等事宜上提供帮助。其直接或者通过其儿子黄晖、妻子陈某等人非法收受他人贿送的财物,共计人民币6212.5万余元, 港币2579.3万元,美元8000元。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庭审现场黄柏青为自己辩解的不多,但是对于涉及儿子的部分则进行了详细辩解。黄柏青最后陈述时强调了其子黄晖在多宗受贿时完全不知情,都是自己的责任。 他表示,对自己的行为“深感羞耻、痛 心疾首,希望法庭从轻判处”。


“老子在国内给人办事,儿子在 境外大肆收钱”


    梳理黄柏青的起诉书中的受贿类别后,记者发现,涉及房地产开发的项目有5宗,涉及水利工程的项目有7宗, 涉及河砂开采的项目有3宗,涉及帮助他人职务升迁、工作调动的有7宗,涉及基础设施项目的有3宗,其他以权谋私的项目有2宗。

    记者看到,在27宗指控中,黄柏青的儿子黄晖涉及5宗,涉案金额在5000万元以上。庭审中,黄柏青处处替儿子 “揽罪”,然而调查显示,当年正是黄柏青将儿子黄晖拉入了犯罪的浑水之中,并且越陷越深。

    黄柏青利用其儿子向不法商人收钱,动辄上千万元。黄晖移居海外,常年向不法商人“借款”或“入干股”,还在香港开设银行账户替父洗钱,形成 “老子在国内给人办事,儿子在境外大 肆收钱”的腐败链条。

    除了儿子黄晖,黄柏青的妻子陈某也在其贪腐过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黄柏青本人更是在人前赤裸裸地表示,收受礼金是“妇女的事儿”。

    黄柏青直陈,在工作中他常常大笔一挥批下去数亿元资金,相比之下那些老板,一下子就将数十亿元的利益纳入囊中,黄柏青总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有能耐的人,应该拥有更多财富。

    据了解,在2006年的仕途低潮期, 黄柏青甚至被“组织靠不住,儿子才可靠”的想法裹挟,“升不了官就捞钱” 的补偿心理蠢蠢欲动。于是,他四处为儿子找资金,打着项目合作的幌子向庄某、顾某等老板索取现金与干股。十八大后,黄柏青担心“东窗事发”,他甚至想过自首,但这种想法很快就被侥幸心 理替代。

    黄柏青坦陈,他在担任广东省水利厅党组书记、厅长期间,从没有专题研究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甚至出了问题以后也不研究如何去追究责任,而是想办法找关系“摆平”。黄柏青事后反省:“一方面怕影响单位的形象,客观 上有误导作用;另一方面自己屁股也不干净,怕对腐败问题亮剑引火烧身。”


贪腐“父子档”并不少见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 查处了 200多名高级干部,这十分有力地诠释了中国共产党全面从严治党的坚定决心和鲜明态度。被查处的领导干部中,  不乏有父子同时涉案违纪的,其中比较 著名的有——

    刘铁男父子:2014年12月,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受贿案作出一审宣判, 判处刘铁男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刘铁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南山集团有限公 司、宁波中金石化有限公司等单位及个 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子刘德成 收受上述公司或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3558万余元。

    周永康父子: 2015年6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进行一审宣判,判处周永康无期徒刑,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在受贿部分,周永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蒋洁敏给予的价值人民币73.11万元的财物,其子周滨、其妻贾晓晔收受吴兵等人给予的折合人民币约1.293亿元的财物并在事后告知周永康,受贿共计折合人民币 约1.297亿元。

    令计划父子:2016年7月4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令计划受 贿、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滥用职权案进行了一审宣判,判处令计划无期徒刑,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令计划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李春城、白恩培、楼忠福、霍克等人谋取 利益,共受贿约7708万元,其中其子令谷、其妻谷丽萍在其知情的情况下受 贿643万余元。

近年来,一些干部或是利用手中权力,为子女经商大开方便之门,让他们在权钱交易中吸入黑金、博得发展, 或者让孩子成为收受贿赂、肆意挥霍、 百无一能的败家子,最后上演“贪腐父子兵”的悲剧,一旦事发,父子同为阶下 囚。这样的案例,足够给我们的干部以警醒!


[责任编辑:梁原]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