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反腐前沿

王登记的“朋友圈”:当官要到省部级,赚钱要过十个亿

[收藏]

2016年10月17日,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陕西省国土厅原厅长王登记受贿案作出一审宣判,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院审理查明,王登记在担任榆林市市长、陕西国土厅长期间,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6624.34万元。其中受贿数额最大的一笔为5000万元。


“朋友圈”之商人


王登记是陕西黄陵人,历任黄陵县副县长、延安市市委副书记、宜川县县长、宜川县县委书记等职。2001年,王登记升任榆林市市长。在他主政能源大市榆林的5年间,正是榆林经济突飞猛进之时。

2006年,王登记离开榆林,任陕西国土厅厅长。判决书显示,在王登记受贿的6600多万元中,有6400多万元都是在陕西国土厅长任上收受。2013年2月,王登记卸任陕西省国土厅长,转任陕西省政府参事。2014年10月,王登记被中纪委和最高检从陕西省政府大院带走。这个备受争议的官员,终在耳顺之年折戟。

回顾王登记的贪腐之路,其身边不乏诸多商人的身影。而随着王登记的落马,不少商人也先后被带走调查。

判决书显示,王登记多次给时任陕西国土厅矿产开发管理处处长杨建军打招呼,要求其为多名煤老板办理整合矿产资源、扩大矿区范围等方面手续。而在这些请托事项中,王登记均收受了贿赂。

王登记收受的第一笔贿赂,来自他的同乡董江元。董江元为陕西江元实业董事长,是当地数一数二的煤老板。董江元称,2003年4月,他欲投资榆林市榆阳区煤炭招商引资项目,与榆阳区政府签订了投资千树塔井田的协议。此后他请王登记关照,王登记应允。2003年7月,董江元以购房名义送给王登记85万元。2007年,千树塔井田项目得到审批。

陕西煤老板王世春是王登记的另一位“商人朋友”。为了与王登记搞好关系,2007年4月,王世春出资220余万元以王登记妹妹的名义购置一套房产。

判决书显示,王登记先后在煤矿资源整合、划定矿区范围等事项上为王世春提供帮助。2012年下半年,为表示感谢并进一步扩大资源采矿面积,王世春在王登记办公室送其一块江诗丹顿牌手表,价值168万元。商人送来的不止是房子和手表。2009年,榆林长城煤矿负责人高崇楼请王登记帮忙给长城煤矿扩大资源面积,王登记答应。2009年10月,高崇楼得知王登记吃中药需要虫草作药引子,遂到西安市的一家保健品店购买了80万元的冬虫夏草送给他。

2011年1月,高崇楼又请王登记帮忙为长城煤矿办理扩大井田面积后的采矿证,他准备了100万元放在一个酒箱子里,到王登记家中送给了他。

王登记共接受黄陵县江源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江元等8人的请托,为这些人在探矿权审批、矿产资源整合、划定矿区范围、承揽工程项目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在向王登记行贿的这8名商人中,除了与其交往甚密的同乡董江元外,其他7人中有6人为榆林煤老板,1人为榆林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


“朋友圈”之金主


与其他商人送钱请托不同,在王登记的“朋友圈”中,神木县石砭煤矿法定代表人高置林显得颇为“义气”。

在法院认定的王登记受贿6600多万元的赃款中,有5350万来自高置林,其中350万元是高置林对王登记对其在石砭煤矿井田置换、调整矿区范围提供的帮助表示感谢,另外的5000万元,王登记、高置林等都承认是用于王买官的费用。也就是说,在王登记5000万买官一事中,高置林充当了金主的角色。

时为国土厅厅长的王登记一直想谋求仕途上的攀升。王登记在忏悔书中写道,有很多商人和官员跟他讲,王厅长,你的政绩很好,理应再上一步。这些人对他的奉承,导致他对自己的期望值变高。被另案处理的王登广称,2008年底,王登记多次向他表露出想升为副部级干部的心愿。并询问王登广是否有关系能帮着跑成。王登广称,2008年底,王登记表达了让其帮助跑关系升官的意愿后,一个自称在中央工作的陈某告诉他,可以给王登记办升为副部级干部的事。王登记同意办,并承诺如果升职为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出1个亿费用,升职为副省长出2个亿费用。

高置林称,2012年下半年,王登记和他在一个小区里见面。王登记说,“我如果退休,公车、司机什么的就都没了,但是如果跑跑关系能升为副省级,要到65岁才退休,退休以后还有专车、秘书。陕北男人怎么才算成功?当官要当到省部级,赚钱要过十个亿,我离副省级就差一步之遥了。”高置林当即表态:“该跑关系跑关系,用钱的话不是问题,我来出。”他当时就问需要多少钱。王登记说,先拿5000万,把钱打给王登广。这钱该做手续做手续,办成了也就得了,办不成钱一分不会少你的。随后,高置林找人分两次将5000万元打到了王登广的账户里。王登广给高置林打了一个5000万元的欠条。日后,王登广又在其一个股权转让协议复印件上,写了一个以此作为质押1亿元的质押条(王登广此前曾向高置林借款5000万元,两笔钱共计1亿元)。

但在王登记落马后,这些手续并未成为洗脱罪名的证据。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定,经查,王登记利用职务便利为高置林谋取利益,高置林出资支持王登记跑关系提升职务,王登记让高置林出资给王登广的5000万元,有明显的钱权交易性质,属于受贿。


“朋友圈”之“掮客”


王登记和“金主”高置林相继被调查,“掮客”王登广也未能幸免。

王登广今年49岁,陕西王府置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曾与王登广有过多次接触的榆林商人张子荣说,王登广在其面前自称中央某退休官员妻子的侄子。在同一个人面前,王登广还说出自己另一个“高干子弟”的身份。

王登广说,王登记同意他帮其买官之后,他开始联系自称中央机关某官员的陈某办理此事,其间陈某提出要三四百万的费用。他先后给陈某200万元左右。在办的过程中他多次催问事情进展,陈某总说很快就能到位,但是总也没有动静。后来陈某向王登广承认自己并非陈姓官员。2012年下半年,王登广再次告诉王登记,自己又找到关系可以帮其升为副部级。王登广说,这缘于他在2012年上半年通过北京朋友认识了张某,一位颇有权势的高官子弟。这一次对方开价5000万元。王登广称,他先后给了张某1.3亿元,让其帮忙为王登记跑官以及为自己办理高家界煤矿立项的事。两笔钱混在了一起,其中5000万系他先行为王登记垫付。而张某总说正办着,但没有任何动静。再后来,他与张某失去联系。王登广称,当时他感觉自己被骗了,也不能和别人说为王登记跑官的事,2014年初,他到北京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以张某办理煤矿立项一事为由报案,经过公安机关侦查发现张某并非其真实姓名,且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时该人已死亡。

王登记表示,他将5350万元分两次全部交给了王登广,让他帮忙办理提升副省级干部的事情。王登广找了哪些关系,这些钱具体都干了什么,他一概不清楚。用于王登记买官的5000万元究竟去了哪儿?王登广称,因为他之前已经将王登记跑官的5000万元费用先行垫付。所以这5000万元他自己用了,具体干什么用记不清了。


“朋友圈”之结局


王登广在陕西曾多次陷入诈骗风波。

一位熟悉王登广的陕西当地人士说,王登广以高干子弟或高官“身边人”自居,在陕西得到不少政商界人士的信任。

榆林商人杜子荣和张子荣,曾将王登广告上法庭。事情的起因是他们曾和宋某、王登广签订内部协议,约定将宋某和王登广在陕西巨晨工贸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70%股权中的40%,转让给他们。转让条件是杜、张支付巨晨工贸公司煤矿建设总投资的70%,并另行支付王登广等5000万元。

但在巨晨工贸公司取得位于榆林市牛家梁乡高家界18.2平方公里煤田的探矿权之后,杜、张两人并未获得相应股权。张子荣说,他们最初找王登广合作,是想找一个有后台的人帮忙拿到煤矿的采矿权。但王登广在拿着他们的钱获得采矿权后,将他们甩开了。

工商资料显示,在王登广名下,目前至少有陕西王府置业有限公司和海南万州置业有限公司处于存续状态。另有多家公司已经注销。王登广以为别人跑手续为名,拿了陕北老板很多钱,正由永清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侦办。王登广的被查,只是王登记“朋友圈”崩塌的一角。在王登记落马前后,与他有交集的多名商人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2014年国庆期间,董江元因涉嫌洗钱罪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2014年11月上旬,陕西鸿瑞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王世春被有关方面带走调查。陕西榆林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荣泽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王登记案的判决书显示,王荣泽曾向王登记行贿20万元。11月24日上午,高置林行贿案在河北永清县法院公开审理,此案未当庭宣判。

62岁的王登记患上脊髓炎,已无法站立,此前的庭审都是坐着轮椅出庭。一审宣判后,他未提出上诉。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