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反腐前沿

《永远在路上》:反腐大片里的那些“局”

[收藏]

2016年10月,由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8集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在中央电视台播出。专题片表明了党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鲜明态度,体现了党纪国法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显示了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中国的反腐力度,也在国际社会产生强烈反响。

据记者了解,摄制组先后赴22个省(区、市),拍摄40多个典型案例,采访70余位国内外专家学者、纪检干部,采访多名因严重违纪违法而落马的省部级以上官员,剖析了一些典型案例,讲述了一些鲜活的监督执纪故事。

记者注意到,整部专题片至少有77名官员被曝光。这77名官员中,包括有30名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7名“红通”人员,5名被处以警告处分官员等。这些落马官员中,级别最高的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原常委、中央政法委原书记周永康,级别最低的为贵州省大榜村村委会原委员杨林。

记者注意到,这些落马贪官在谈到自己贪腐经历与忏悔时,总让人感到那里面有一个一个的“局”。

而要论“局”,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个“局”,非“鸿门宴”莫属了。在这个家喻户晓的故事里,项羽设好了圈套,就等刘邦上钩。结果大家都知道,历史上第一场“鸿门宴”以刘邦的顺利逃脱而仓促收场。

不过,古往今来,发生过的“鸿门宴”不知多少。觥筹交错的背后,埋伏的是层层杀机。一些人能看穿计谋,逃出生天,但更多的人栽了跟头,不得翻身。

看过《永远在路上》这部反腐大片,记者再一次想到了两千年前的那场“饭局”,更想到了除了“饭局”,还有其他的“局”。那么,《永远在路上》这部反腐大片里,到底有哪些腐败的“局”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一、狐假虎威

专题片里,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忏悔说:“只看到了表面的五光十色,没看到背后的刀光剑影。”其实对这些“人精”来说,参加私人老板做东的饭局,早已对对方所求心知肚明,没看到刀光剑影?那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周本顺给儿子做生意撑台面,参加各类老板宴请,只要人出面,在席间一坐,即使不说话,在座的其他官员便“心领神会”。中国人的交际有时挺费脑子,很多话不点透,就在模模糊糊间“意会”。你不知道饭局的东家和主宾到底啥关系,也不便过问,反正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书记”能一桌吃饭,对于很多官员来说简直就是“恩赐”,让人不禁对这老板深厚的人脉忌惮三分。老板请来省委书记这尊大神,即使是泥塑木雕,也能唬得其他官员一愣一愣的。

这种“狐假虎威”的做法,也是一种“局”。


二、笑里藏刀

专题片披露,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的老婆张慧清仗着老公的权势,喜好摆各类“局”,有饭局,也有牌局,明眼人都知道这个官太太摆的“龙门阵”是个坑,但还得往里跳。

“黑老大”刘汉就是张慧清家里的麻友,而且还是常客。刘汉与前妻杨雪善精于走“夫人路线”。2000年通过西藏珠峰摩托车工业公司老板何冰认识了白恩培,至此成为白家座上宾。逢年过节,刘汉都会投白夫人所好,送各类翡翠玉镯、钻石、名表,送完礼后就会开始打麻将。刘汉每次都会带10万元左右的本金,当然,他永远都不会有好手气。刘汉凭借这层“硬关系”,在云南拿地买矿顺顺当当,其中如价值5000亿元的兰坪铅锌矿,让刘汉以10亿元的低价控股60%。国有资产就这样被贱价出卖。

另一个企业家周宏,他通过结识张慧清,顺利拿到了昆明市的一处土地平整项目。没过多久,张慧清就笑着跟他说,看中了一个镯子,周宏“识趣地”花了1500万元买下奉送。这些贿赂成了企业的负担,最后也只能让普通百姓分担。

《张慧清的一个镯子,足以买下北京两套房》,这个略带揶揄的新闻标题,让人不知应该是笑,还是哭。


三、暗度陈仓

专题片披露了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的故事,这其实已经是他第二次上中纪委的镜头了。2015年年初,中纪委推出的《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首次曝光了万庆良最喜欢去的一处私人会所,就位于广州市白云山景点的深处。

当时,距万庆良落马不到半年,镜头里的这处豪华包间还保留着原样,带有一个超阔气的观景平台,可以俯瞰整个广州城。一年多过去了,这次专题片的镜头里出现的,是原包间已经被打开,摆放了一排排的四人小餐桌,变成了一个公共餐饮大厅。

在万庆良的供述中,这里是他的一个企业家朋友的私宅,主人做东,作为好友自然要尽情谊。但很明显,这些吃吃喝喝绝不是朋友交流感情那么简单。与周本顺的“站台”不同,万庆良直接把饭桌当成了办公桌。他可以一喝喝到半夜,让服务员怨声载道,可以随时把某某官员叫到桌前,直接下达“指示”,帮餐桌上的某某老板“办事”。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镜头前这些谈笑风生的广州老百姓,想不到几年前也有一帮人在这里谈笑风生,只不过报应不爽,他们的肮脏交易已经成了呈堂证供。


四、瞒天过海

专题片里披露的贪腐奇葩招数,常常让我们不得不想起“猫捉老鼠”的游戏。这些招数,恐怕是很多贪腐官员当时的得意之作,甚至也是“八项规定”刚开始那段时间,不少官员的心态写照。

几年前,矿泉水瓶装茅台酒的“梗”让不少人笑抽,如今专题片里终于曝光了它的“发明者”——天津医药集团原党委书记、原董事长张建津。

张建津“创造”了“用矿泉水瓶装茅台酒”的“杰作”,王海涛则把“仿制”技术用到了公文上。青岛日报原党委副书记王海涛受私企朋友邀请,为了“维护客户关系”,借出国考察的名义到处游玩。为了掩人耳目,造了份阴阳文件。报给上级机关的是完完整整的考察计划,但实际执行的,却是一条快快乐乐的游玩路线。

这些人吃喝游玩的账单,或者让企业买单,或者用办公用品、耗材等名头塞到报销单里变成公款支出。


五、抛砖引玉

在专题片中,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谭栖伟说,无论大事小事,在地方都是“一把手”说了算。说给某个人帮个忙,对我来讲好像就是一句话的事,但对要求帮忙的人来讲,就如同拿到了政府的通行证、银行的信用卡一样。人家来找我帮忙,开始说一些好话,接着就送红包、请吃饭、送礼品,最后就送“坨坨钱”。

谭栖伟说,“坨坨钱”就是就是比较大额的资金。他们用“坨坨钱”来“开路”,开始我还很反感、很不习惯。但后来就有了好感、就习惯了。

谭栖伟之流将小错铸成了大错,由违纪走向了违法犯罪,这是一个不断被别人腐蚀的过程,也是自己一步步滑向深渊的过程。所以谭栖伟在忏悔时说,自己在做领导干部的时候,在谈到反腐倡廉时,那些信誓旦旦、振振有词的讲话、表态,如今已经成了笑料和反讽。


六、掩耳盗铃

专题片披露,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腐败的路子就是“老子办事、儿子收钱”。

多年来,刘铁男利用手中的审批权,为多个请托人的项目审批提供帮助,几乎都是通过这种“老子办事、儿子收钱”的模式。对于这种披着市场外衣的变相受贿,刘铁男并非不懂,但是他选择了用掩耳盗铃的心态宽慰自己,以为这样就能够规避法纪、规避风险。

刘铁男自己也说,中央发了很多的纪律要求,领导干部子女不能做生意,从80年代就有。我明知道违纪结果还要去做,利令智昏,让我自己的智商都低了,判断问题的能力都低了,太深刻了。在金钱面前,很多贪官都是这样“利令智昏”的。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