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反腐前沿

“冷衙门”里的腐败:“清水衙门”水不清

2016-06-20 09:59:49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4期作者:王姝
[收藏]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人防部门不仅是个“冷衙门”,而且是个“清水衙门”,让人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样的“冷衙门”,竟然有着惊人的腐败。自2014年7月以来,河北保定市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李铁柱等16人被查处,9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原来这样一个“冷衙门”,竟是一个“油水丰厚”的部门,竟能发生“查处一案、挖出一窝、带出一串”的腐败窝案。

记者注意到,在媒体的报道中,“冷衙门”的腐败现象,除了上述人防系统,还有扶贫、信访、气象、农林牧副渔、环保、统计等过去被人称作“清水衙门”的领域,不知从何时起它们竟从“清水衙门”变成了“油水衙门”。


人防系统:“地下工程审批权‘变现’敛财”


2014年8月11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发表《“清水衙门”里揪出“贪虎”》一文,曝光了新疆区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朱信义案。

据报道剖析,朱信义以及河北保定市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李铁柱等人防系统腐败官员的敛财招数并不复杂,都是利用人防办承担的地下工程审批权、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等权限“变现”。

以朱信义为例,2005年走上新疆区人防办主任岗位后,最初的几年,新疆区人防办确实发生了很大变化,还曾被评为“全国人民防空先进单位”,朱信义本人也被表彰为“全国人民防空先进个人”。可2008年,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的一个大型小区在没有办理人防工程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提前开工建设。公司总经理石某通过中间人多次找朱信义,顺利将此事“摆平”。为了表示感谢,石某同意朱信义以融资借款的名义向自己公司财务打入30万元,按20%的年利率计算,最后朱信义获利35.58万元。

李铁柱同样如此,其一个朋友离职后在一地产集团工作,因集团一个项目不适合建人防工程,想在下一个工程补建,找到了李铁柱,李铁柱欣然应允,并收取了数万元好处费,此后,李铁柱多次收取开发商的好处费。


扶贫系统:“扶贫办在一些贪官眼里充满油水”


2014年8月,《人民日报》在一篇题为《盘点清水衙门里的腐败案》的报道中指出:扶贫办等清水衙门,一些贪官看来,同样充满油水,照样贪得有滋有味。

记者注意到,扶贫反腐是中纪委2016年的年度重点工作。2016年1月的中纪委六次全会公报明确提出,“严肃查处扶贫领域虚报冒领、截留私分、挥霍浪费行为,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有力保障”。

中纪委六次全会提出上述工作重点之后,中纪委官网于1月19日发文指出,近年来,扶贫领域的腐败现象屡见不鲜,不少扶贫资金成为一些人眼中的“唐僧肉”:串通作假、虚报冒领者有之;层层截留、吃拿卡要者有之;克扣私分、挥霍浪费者有之;优亲厚友、显失公正者有之;贪污挪用、“小官巨腐”者有之。

记者发现,近年来,各地屡现扶贫造假、截留扶贫资金等案件。

2015年10月8日,国家审计署发布“2015年8月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政策措施贯彻落实跟踪审计结果”显示:广西壮族自治区马山县精准扶贫工作推进不力。该县认定的扶贫对象中,有3119人不符合扶贫建档立卡标准,其中有343人属于财政供养人员,有2454人购买了2645辆汽车,43人在县城购买商品房或自建住房,439人为个体工商户或经营公司。

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11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扶贫办原党组书记、主任赵国明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新疆区纪委通报:赵国明在重大问题上违背中央和自治区党委的决策部署,故意作出与中央和自治区关于扶贫龙头企业认定、扶贫贷款贴息等相关政策和规定相违背的决定;以虚报、冒领手段骗取国家财政拨款,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气象系统:“防雷装置”防不了腐败


记者注意到,为期近两月的专项巡视结束后,2016年2月3日,中央第九巡视组向中国气象局党组反馈了巡视中发现的问题,指出:中国气象局“清水衙门”水不清,气象科技服务、科研资金管理、设备采购等领域,特别是防雷服务中廉政风险较高。

此前,气象系统腐败现象已引起媒体关注。2015年5月1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整治“红顶中介”刻不容缓》,举例称:江苏南通开发区一家企业在气象局窗口的气象审图中屡受刁难,原因是防雷装置有问题。“人在外面转一圈,连门都没进,就说没装防雷警报。”在南通,很少有民营企业能拿到防雷工程资质,只有找对施工单位,才能审核验收一路无阻。

《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指出:近几年,全国范围内有多个地方的气象局一把手因贪腐落马,其中就有江苏省几个地方的5个正副局长。在外界眼中如同“清水衙门”的气象局,有其“自身特色”的捞钱门路,比如通过垄断新盖建筑防雷检测业务,从中谋取私利等。

记者发现,上述借防雷装置等手段敛财的南通气象局,其局长宗周全、副局长缪勇谋已分别于2015年6月、5月,因受贿等罪被判处9年和8年的有期徒刑。


环保系统:“环保部门已经被腐败污染了”


记者注意到,上述《人民日报》《盘点清水衙门里的腐败案》的报道中还提出:环保等部门以前是“清水衙门”,但这些年随着地位的提升,现在已经很难被归入“清水衙门”了。

2015年9月29日,河南省环保厅副厅长马新春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现在环保部门已经被腐败污染了。“近年来,环保部门地位不断提升,已经由过去的‘弱势部门’变为热门的‘公关对象’,由‘清水衙门’成为腐败的‘高危地带’。”马新春提出,固体废物管理部门因为手握危险废物经营单位的生杀大权,危险废物经营单位效益的好坏也与危险废物转移审批有一定关联性。因此,固体废物环境管理关键岗位人员也日益成为被围猎、被公关的对象。

记者梳理发现,十八大以来,环保系统最高级别的落马官员为环保部原党组成员、副部长张力军,已于2015年12月31日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中纪委通报,张力军有“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收受礼金,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等一系列问题。


信访系统:“排名权、销号权皆能生财”


2014年9月12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清水衙门”的浊流》报道,披露了湖北省南漳县信访局原局长郭良明等人贪污受贿案。

报道称,大权在握的郭良明雁过拔毛,考核排名权、信访销号权、信访解困经费分配权都是其攫取利益的“不二法宝”。每逢镇(区)、县直单位的信访工作年底考核,都是他最忙也最高兴的时候,为了避免排名垫底,不被郭“一票否决”,各单位对郭都是有求必应。郭到某村检查时,称“你们村在征地拆迁工作中,化解信访不力,群众多批次越级群访,我出面说尽了好话,在省里、市里销号了,县里没有追究你的责任。”要求该村解决3万元“信访销号费用”。自2010年至案发,他检查了12个村,索要过“销号费”“辛苦费”近20万元。

报道指出:“冷门”不代表“零污染”。信访局看似“清水衙门”,既无权又无钱,往往成为监督的盲区。此案的发生充分说明,单位没有大小、好坏、肥瘦之分,腐败没有盲区,更不能留死角。

记者梳理,十八大以来,信访系统落马的最高级别的官员为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许杰,已于2015年12月被判有期徒刑13年。法院审理认定,许杰利用职务便利,接受他人请托,在修改信访数据、处理信访事项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他人给予款物折合人民币610多万元。


统计系统:“有的领导干部以‘数’谋私”


2016年1月31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向国家统计局反馈巡视情况,指出:国家统计局有的领导干部以“数”谋私,搞权力寻租。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4年8月,国家统计局就提出预防以“数”谋私问题。

2014年8月28日,国家统计局党组中心组组织专题学习会,会上提出:统计调查系统并不是清水衙门,在人、财、物、数等方面存在发生腐败的风险。时任国家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马建堂要求,明确党风廉政的底线和红线,继续加强人、财、物、数管理;针对薄弱环节,盯住规范统计项目审批、统计执法、机关数据管理等风险点。

国家统计局召开上述会议时,王保安时任财政部副部长,2015年4月接替马建堂出任国家统计局局长,上任8个多月后,王保安于2016年1月26日被调查。截至目前官方还没有披露王保安涉嫌哪些问题。记者注意到,2015年年底,王保安曾到天津,参加国家统计局天津调查总队“三严三实”民主生活会,在会上王保安提出:要坚定不移抓好党风廉政建设,决不能以权谋私、以数谋私。


农林牧副渔系统:“有人连3分钱也不放过”


2015年8月3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清水衙门”水不清现象透视》报道,列举了农林牧副渔系统存在的腐败问题。

报道指出:曾几何时,畜牧局是很多人眼中不折不扣的“清水衙门”,可一项生猪补贴,令广东省梅州市8个县的畜牧局长落马。不止是畜牧局,农业、园林等权力小、油水少的部门和单位,也出现了腐败。

报道举例:“从动物身上拔毛”、已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肖绍祥,检方指控其涉嫌贪污1400余万元、受贿10万元,还有800余万元财产无法说明合法来源;连“3分钱也不放过”的重庆市永川区农技推广站原站长周忠友、原副站长凌玲,二人和一名企业老板共谋,一张小农机具秧盘的国家补贴2毛5分,农技站就克扣1毛8分,两个站长还要贪3分,小农机具主最后仅得4分,仅秧盘一项就虚报销量188万余张,骗取专项补贴46.2万元。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