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世相 > 反腐前沿

贪官的烦恼:最头痛的事是藏钱

2014-03-19 15:25:52来源:2014年第3期作者:张有义
[收藏]


20098月被任命为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后,马俊飞最头痛的一件事便是藏钱。相比赚钱的本事,马俊飞实在不会藏钱。从呼和浩特到北京,马俊飞又是购房又是租房,在挥之不去的恐惧中,金条、美元、欧元、价值不菲的收藏品,逐渐堆满了两所房子,直至20116月案发。


201312月底,马俊飞因为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河北省衡水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上述两罪赃款合计超过1.3亿元。以其任职的22个月计算,马俊飞每月平均受贿近600万元,每天近20万元,每小时受贿近万元。

 

平均每两天受贿一次

 

20098月,44岁的呼和浩特人马俊飞被任命为呼市铁路局副局长,主管运输生产。

当年9月,马俊飞上任不到一个月,内蒙古汇能集团通汇煤炭经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永明便找到他。经过一番“撮合”,赵永明承诺每月向马俊飞“进贡”5万美元,马俊飞的任务是为赵的公司提高铁路计划的兑现率。

赵永明的承诺在马骏飞任内基本没有落空。至案发前的两个月,即20114月,赵永明及其所在公司按时按量向马俊飞支付贿款,次数高达20次,共计100万美元。

马俊飞上任第三个月,即200910月,内蒙古蒙泰煤电公司总裁助理奥凤岗也闻风找到他。相比通汇公司,蒙泰公司行贿招数有所变化,不是“细水长流”型,而是大手笔。后者分四次向马俊飞支付了600万元的贿款。

据统计,向马俊飞行贿的公司总计多达40家。大部分行贿公司均在马俊飞上任之初便搞定了关系,行贿方式大多为现金,有的公司只送黄金,如上海中能电力燃料有限公司等。

有关司法材料显示,马俊飞仅受贿罪一项,共收受人民币0.59亿元、美元211万、欧元0.5万、英镑0.5万、黄金5.9公斤,合计人民币近0.75亿元。

在案件侦查过程中,侦查机关从马俊飞位于呼和浩特和北京的住宅中,查获的现金包括人民币0.88亿元、美元419万、欧元30万、英镑2万、港币27万、黄金43.3公斤。减去可查明来源的受贿款外,仍有0.63亿元的贿款不能说明来源。

记者根据有关司法材料统计,上述款项和赃物,马俊飞共分269次收受。在其任职内,几乎平均每两天就要受贿一次。

 

不消费,也不退赃

 

实际上,在马俊飞上任之时,原铁道部政治部主任何洪达已经身陷囹圄,刘志军势力也初现被瓦解的征兆。

马俊飞对此并非没有警觉。知情人透露,马俊飞在这个位置只能选择“干还是不干”。不干,一辈子就会默默无闻;干,就要背负身陷囹圄的风险。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马俊飞本人比较“老实本分”,也没有其他不良嗜好,“用钱”的地方也不多。有关材料显示,马俊飞一直在呼市铁路局招待所居住,与妻子十几年的合法收入为500多万元。上任副局长前,他以合法收入在包头和北京分别购买了一套商品房和一辆价值30余万元的皇冠轿车。

接近马俊飞的人表示,其实自收受第一笔贿款后,马便如坐针毡。

他曾向办案人员表示,有人拎着内存百万元的皮箱,直接就放到他办公室,不收就会被人视为“异己”,“上了贼船下不来”,只能任由金条和现金逐渐堆满房子。

知情人说,马俊飞几乎没有动过贿款,这也是马被轻判为死缓的原因之一。

有参与案件的人曾经不解地问马俊飞:“这么多钱放在那里,你不消费,也不退赃,为了什么?”他回答,开始是心存侥幸,但是越到后来,就越感到那些现金和金条是定时炸弹,一点侥幸的心态都没有了。不消费,是为了将来轻判一些;不退赃,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退,也无法退还。

司法材料显示,出事前,马俊飞的妻子经常在北京居住,但对他在北京租房的事情毫不知情,对其在呼和浩特购置的房产也毫不知情。马俊飞的孩子也未纠缠到此案中。而真正让他得到解脱的,是终于被有关部门和司法机关采取了强制措施。

于是,在办案机关只掌握了他受贿300万元线索的基础上,他一股脑地就交代了剩下的一个多亿的赃款和赃物。

 

日进20万元的贪官是怎么炼成的

 

马俊飞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上述两罪赃款合计超过1.3亿元。以其任职的22个月计算,马俊飞每月平均受贿近600万元,每天近20万元,每小时受贿近万元。

许多媒体以“最头痛的是藏钱”这样醒目的标题来报道此案,着实刺激了读者的神经。普通民众为“挣钱养家”而头痛,而贪官的烦恼不一样,藏钱成了最头痛之事。都说挣钱不易,其实贪钱也心虚。马俊飞坐拥过亿贿金、大量金条、珠宝,却为藏钱头痛,总担心不安全,焦虑感盖过了金钱带来的满足感,惶惶不可终日。可见权力寻租、贪污受贿,大把捞钱,物质上看似丰满,精神上实则骨感,贪腐之事终将藏无可藏。尽管马俊飞在不知如何藏钱的烦恼中落马了,但人们仍然不禁要问:官职不算大的马俊飞何以能成为巨贪?

纵观马俊飞269次受贿,均集中在提高铁路计划兑现率或者提高铁路煤炭运输量等方面。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副局长苏顺虎、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郭文强、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局长林奋强以及商人丁书苗等贪腐案情也均与铁路运能有关。

内蒙古自治区的经济被喻为“车轮上的经济”,呼市铁路局位置的重要性可见一斑。在以刘志军为首的铁路腐败系列案件中,问题就主要集中在呼和浩特铁路局和太原铁路局两家“油水”最大的铁路局上。

刘志军对这两个铁路局的人事调整也最为关注,甚至直接过问。

公开资料显示,基于设施和技术条件的限制,内蒙古铁路运输主要干线动力供给接近极限,主要站场能力饱和。在铁路运输能力总量上,呼市铁路局全局日请求车已达万辆以上,但满足度只有41%,其中煤炭运输满足度只有37%

物以稀为贵,马俊飞等人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让手中的权力在寻租平台上发挥到了极致。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马俊飞腐败的个中原因其实并不复杂,就因为他掌握了车皮审批权,能为一些煤炭企业提高铁路计划的兑现率。何谓兑现率?需做点解释。按原铁道部规定,煤炭企业原则上要与电厂等煤炭买主签订煤炭购销合同,然后据此与铁道部签订煤炭运输合同,从而获得铁路运输计划。但计划是一回事,能否兑现又是另一回事。因为受制于运力紧张的缘故,计划兑现率往往要打折扣。尤其是像山西、内蒙古这样的煤炭大省,兑现率更低。据呼市铁路局原局长林奋强对外透露,呼和浩特铁路局“统计显示的请车满足率是40%左右,实际上好多货主被迫放弃了铁路运输,加上这部分货源,实际满足率只有10%左右”。

其实,煤炭企业与铁道部签订的煤炭运输合同,只是一个意向性合同,合同的兑现率实际掌握在地方铁路局手里,也就是掌握在像马俊飞这样的主管局长手里。作为煤炭企业一方,只要搞定关键人物,就能大大提高兑现率。所以报道中提到的几家煤企才会大把大把地给马俊飞送钱。

 

如何铲除“铁路腐败”的温床

 

有媒体报道称,内蒙古、山西和陕西三省区每年煤炭资源外运量在全国位居前列,因此在全国铁路系统的所有路局中,呼和浩特铁路局和太原铁路局是最有“油水”的,而运力的紧张,导致车皮成为最紧俏的资源,车皮计划审批权成为易滋生腐败的温床。马俊飞日进20万元的个案证明该报道不虚。

如今,虽然呼市铁路局的腐败窝案已被端掉,但滋生腐败的温床仍在。只要运力紧张的局面没解决,车皮计划审批权依然掌握在某人手中,权力寻租的空间就难以杜绝,这样,就难保不出现第二个、第三个马俊飞。就像河南交通厅那样,四任交通厅长前腐后继,接连倒下,根源就在产生腐败的温床也即机制体制并未得到铲除。

就目前而言,要破除车皮腐败,须三管齐下,一是改革铁路运价机制。虽然我国已进入市场经济社会,其他交通运输的价格已纷纷放开,但铁路运输价格仍然受国家严格管制,货运价格一直偏低,致使车皮长期处于紧缺状态。改革方向应该选定在由政府定价过渡到市场定价。据悉,铁路总局目前正在研究三套运价的改革方案,其中第一套被认为较为可行。该方案是采用最高限价的民航模式,设立天花板价格,然后允许企业根据市场需求变动进行打折冲量。也就是说由铁总掌控定价权,这样可通过提高运价来缓解运力紧张状况,从而消除导致腐败的经济根源。二是公开铁路货运计划,把“车皮指标”等极易暗箱操作的内容公开到网上,像客票一样能让货主在网上实时查询指标变化,货主可以通过登录12306网站、拨打12306客服电话、拨打货运站受理电话等办理和联系铁路营销人员,办理货运业务,从而尽最大可能减少人为干预,减少腐败的滋生。三是加强司法监督。由于铁路部门长期处于封闭垄断状态,杜绝外来司法监督,其隶属的公检法则被指为“儿子监督老子”,造成监督缺位。而今公检法剥离铁路系统归属地方后,希望地方司法机关严格履行监督职责,加强对铁路系统的司法监督和对腐败的惩治,狠刹铁路系统的腐败之风。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