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名人

沙纳汉:“三无”商人代管五角大楼

2019-05-06 11:49:22来源:2019年3月下半刊作者:陈霖
[收藏]


2019年1月1日,五角大楼有人欢喜有人忧。国防部长马蒂斯正式离职;国防部副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就任代理防长,成为五角大楼新掌门。

美国防长是文职官员,由总统提名并经参议院批准同意,属于内阁阁员,也是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防长对美国军事领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防长人选的变动也因此引起较大关注。此次,沙纳汉成为各界焦点,原因之一是他取代的是一位军中老将,而他本人几乎没什么军中资历。


“修理先生”


每个走进沙纳汉在五角大楼的办公室,都会被墙上一幅显眼的照片所吸引。照片的主角是他的父亲迈克尔·沙纳汉。父亲教会了沙纳汉许多为人处世的道理,是沙纳汉最尊敬的人。

老沙纳汉当过兵。小时候,沙纳汉就经常听父亲讲军中故事。父亲告诉他,要“平等对待每一个人,遵纪守法,还要保护社区”。他只见过父亲哭过一次,就是父亲要离家前往越南参战。父亲后来因作战英勇而被授予铜星勋章,沙纳汉也将这枚勋章挂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退役后,老沙纳汉成为一名警察,一干就是25年,曾担任华盛顿大学的警务站长。1982年,他开了一家“食物银行”,给当地穷人捐食物。老沙纳汉经常自己制作食物,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西葫芦警长”。

这一切,沙纳汉都看在眼里。沙纳汉说,父亲是“我见过的最坚毅的人”。老沙纳汉那种“服务至上”的精神,深深地影响了沙纳汉。长大后,他进入了华盛顿大学,修习计算机工程。大学毕业后,他又到麻省理工学院攻读硕士学位,并获管理硕士和机械工程硕士双学位。

1986年,沙纳汉进入波音公司。他是个工作狂,早上5点就起床,一直工作到晚上八九点。但也正是凭借这股拼劲,他为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利润。沙纳汉曾为波音公司出品的F-15X战斗机赢得采购合同。这架战斗机是当时最新机型,售价高达1亿美元。这项采购加强了波音公司在战斗机领域的影响力。之后,他还赢得200亿美元的军购合同。2007年,他主持打造了波音787梦幻客机,这是航空历史上首架超长航程中型客机。他还快速解决了飞机研发、生产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实现客机量产。不久,他便升任公司副总裁。他总是能够高效解决问题,被同事们称为“修理先生”。


“商人防长”惹争议


生活中的沙纳汉喜欢说冷笑话,打高尔夫球。美国媒体形容他是个“典型的商人”,说他“握手坚定、讲话准确,连自我接受都高效简洁。”不过,当他成为代理防长后,“商人”标签就不受欢迎了。《华盛顿邮报》毫不客气地说:“新代理防长虽然是情场老手,却没有军事经验,没有政府经验,也没有外交政策经验。”

沙纳汉对政治一直有兴趣,但此前政治立场并不明显。根据《商业内幕》的数据,从1990年到2016年,他给共和党捐了6000多美元,给民主党捐了5000多美元。他进入国防部任职最主要的资本还是作为波音公司高管积累的政商关系。波音是美国国防部签约的五大承包商之一,而国防承包商与国防部的商务合作有很大的运作空间,承包商能获得巨大利润。2017年,一家和美国国防部合作的英国承包商就被曝光,以美国军费购买豪车、名酒,支付雇员巨额报酬。这次特朗普选择沙纳汉当代理防长,就有美国网民嘲讽:“国防部是准备签波音的合同了?”

其实,沙纳汉出任国防部副部长时就惹出争议。2017年3月16日,特朗普提名沙纳汉任副部长,希望由他来扩大美军军力。参议院举行任命听证会时,参议员约翰·麦凯恩要他明确回答是否支持向乌克兰提供武器以对抗俄罗斯,沙纳汉说自己看不到机密文件,没法作出判断。沙纳汉这种外行加“滑头”的风格令麦凯恩很生气。麦凯恩威胁要阻止对他的任命。不过,沙纳汉还是在当年7月获得任命,成了国防部的“二把手”。他倒是也学了点国际和地缘政治知识,但大部分精力还是放在商业决策上。他是外交、军事领域的“外行”本质没有改变。正因如此,各界对这位新防长一直深感忧虑。

其实,美国历史上的“商人防长”并不罕见,因为美国国防部的重要任务之一是管建军,有大量的商务管理工作要做。艾森豪威尔曾任命通用汽车公司的查尔斯·威尔逊、宝洁公司的尼尔·迈克尔罗伊、德雷克赛尔公司的托马斯·盖茨当防长,但效果不一。最具争议的“商人防长”是肯尼迪任命的罗伯特·麦克纳马拉。这位哈佛商学院高材生却将数字化思维带入五角大楼,的确大大提高国防部管理效率。然而,越南战争爆发后,麦克纳马拉的“科学管理”却让美国吃苦头。他包揽了越战的重要决策,架空了原本负责外交的国务院和负责白宫安全政策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还屡屡作出“外行”判断。

正因为如此,人们对“外行”的沙纳汉非常担心。美国媒体引述国防部高管透露的消息,称沙纳汉在上任后第二天,首次与美军各部门官员会面时说“记住中国、中国、中国”,要各级官员重点关注中国。一时间,美国各界纷纷议论这种情绪化的表态到底意味着什么。


和前任马蒂斯不同


国防部长是美国内阁“最难坐的交椅”之一。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防长布雷斯托是自杀身亡的。2019年1月去世的哈罗德·布朗是卡特时代的防长,他被视为“聪明的防长”,1981年卸任后发表《管理国防部:为什么这无法完成》的演讲。防长的困难之处在于,要有军事威望,压得住美国三军将领;要有管理能力,管得好美军这部庞大的战争机器;还得有点“忽悠”水平,能和总统处好关系。

卸任的防长马蒂斯原是个难得的防长人选。他曾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任指挥官,还当过美军中央战区司令部司令,在军界很有声望。他的政治立场中立,曾批评过时任总统奥巴马的伊朗政策,是两党都能接受的人物。2016年,特朗普任命马蒂斯为五角大楼掌门时也给予他高度评价。

然而,特朗普很快发现,自己“不太喜欢这位铁面防长”。与马蒂斯相比,沙纳汉显得更获特朗普欢心。他进入国防部以后,从不和总统对着干,而是坚决维护其政策。沙纳汉在国防部的一大工作是负责特朗普的太空军计划。他经常向特朗普汇报太空军的相关项目。渐渐地,沙纳汉获得了特朗普的信任。在马蒂斯离职后,各方都在猜测谁能“接班”时,特朗普则很快在推特上宣布任命沙纳汉为代理防长,并称之为“好消息”。有美国媒体担忧,沙纳汉一味顺从特朗普,“总统可能更加肆无忌惮地推行自己的外交政策。如此一来,美国将失去中东、亚洲、欧洲的盟友,变得更加孤立”。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