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名人

处在舆论旋涡中的马克龙夫妇

2019-03-15 16:00:45来源:2019年一月下半月作者:徐鹏霖
[收藏]

法国“第一夫人”布丽吉特最近很烦。外界的流言蜚语,已经让她招架不来。

她与马克龙的婚姻,特别是两个人的年龄差,一直是街谈巷议的重要话题。但如今,她与马克龙之间的“争吵”,已经成为了公开的秘密细节之丰富离奇,以至于连她自己都莫名其妙。

更令布丽吉特无法接受的是,连马克龙内阁的人事变动,在媒体笔下,都和她扯上了关系。


第一夫人掌控内政部长?

2018年10月16日,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中弥漫着一股疲惫而又如释重负的气氛备受期待的政府重组方案终于出炉:国务秘书、区域协调发展部长、文化部长、农业部长统统换新,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吉拉尔·科隆变成了“前内政部长”。

71岁的科隆曾自称与马克龙“情同父子”,但他更是布丽吉特的挚友,也是她文学上的同好。

两人关系之密切,以至于媒体将之写作:总统和总理掌控着内政部长职位,但“第一夫人”掌控着科隆这个男人。

马克龙的一位支持者甚至对《巴黎人报》曝料,科隆是布丽吉特的“宝贝”,她总是吉吉(科隆的昵称)长,吉吉短,凡事都要问一句:“吉吉知道了吗?”

“我们之间纯属友谊,有些事情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八卦面前,布丽吉特的反驳显得没那么受人关注。

科隆与马克龙之间的关系也起了变化,在9月6日的一次采访中,他公开指责马克龙“不够谦逊,最终将被孤立”。

几天之后,9月10日,布丽吉特在爱丽舍宫特意地安排了一场晚宴,专门邀请科隆,希望他能与马克龙冰释前嫌。

但令她失望的是,科隆还是选择拒绝马克龙的留任要求以“2020年竞选里昂市长”为理由。好消息是,布丽吉特与科隆之间的友谊,并没有因为离职一事而中断。这位65岁的前中学老师,一如既往地倔强,依然会打电话给科隆,了解他的近况,哪怕外界由此能产生更多揣测与流言。


躲不开的流言蜚语

作为“贤内助”,布丽吉特在政治上为马克龙做了很多。

马克龙家族前顾问米歇尔·马尔尚近日出版了一本关于法国“第一家庭”的新书,其中曝料称:布丽吉特每天都在丈夫马克龙耳旁吹枕边风,告诫丈夫不要太傲慢。她还苦口婆心地请丈夫的幕僚们多向马克龙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

布丽吉特还对丈夫的高压手段非常不耐烦,为此,法国总统与第一夫人之间,不止一次爆发争吵。吵架是夫妻之间一种沟通方式,但从爱丽舍宫处处都是的“小耳朵”传出之后,就成了外界喜闻乐见的“大事”。

2018年7月,媒体纷纷传言两人不和,导致布丽吉特搬出了爱丽舍宫。

事实上,布丽吉特确实一度离开爱丽舍宫,独自一人去了他们夫妇位于勒图凯的别墅。而她离开的原因,则是马克龙的私人保镖贝纳拉打人事件的发酵。

2018年5月1日,贝纳拉被拍到头戴防暴钢盔、身着警服上街执勤,与示威者发生肢体冲突、并动手殴打一人。这一事件立刻引发了法国社会对总统的讨伐。

布丽吉特不愿意直接对丈夫的工作指手画脚,但她觉得,他对这场危机的处置并不妥当。对于风暴中心的贝纳拉,她希望这个人能离开马克龙,并借此平息争议,扑灭媒体的怒火。

担心夫妻间为此事的争吵会影响丈夫的形象,布丽吉特选择了自己一个人外出度假,远离巴黎的政治纷扰。

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会演变成一场暴风雨,进而引发了马克龙上任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7月31日,法国国民议会甚至讨论了两项谴责马克龙的动议。

布丽吉特“避难”的日子也并不清静。恶意的谣言一路尾随:充满恶意的社交网络中,贝纳拉被描绘成马克龙的情人,这让她深受伤害。

愈演愈烈的捕风捉影还唤醒了一个陈年谣言,关于他们夫妻俩的爱情,和那著名的24岁年龄差Facebook上流传着一则假新闻:布丽吉特年龄造假。


“参与丈夫工作的女人”

除了“八卦”总统夫妇的年龄差,布丽吉特的强势,也一直是外界质疑的焦点:究竟是马克龙主导这个国家,还是布丽吉特说了算?

在法国电视台的一部纪录片中,布丽吉特被描绘成马克龙的“竞选教练”。她不断引导马克龙进行演讲练习,打断他的讲话,提醒他提高音量。布丽吉特说:“每天晚上我们都会一起做总结,复述我们所听到的关于彼此的消息。我要注意一切,尽最大可能保护他。”

马克龙在奥朗德政府担任经济部长时的首席参谋埃里克森·科勒回忆,“布丽吉特会参加(我们的)议程会议,她是一个参与丈夫工作的女人。”马克龙自己也承认,“她的意见对我很重要。”不过,布丽吉特“谦虚”地自称是丈夫“粉丝俱乐部主席”。

马克龙也希望在政治上能够得到第一夫人的帮助,他在竞选前就曾表示,当选之后,可能会让妻子在政府中担任行政职务。

与美国不同,法国领导人的配偶传统上在公共事务中发挥的作用微不足道。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自1958年成立以来,从来没有对总统配偶的法律地位进行过立法,虽然也沿袭美国等其他国家的做法,称之为“第一夫人”或“第一女友”(未婚同居,在法国属于合法关系)。但由于缺少法律依据,历届总统配偶所享受的待遇不尽相同,而且缺少透明度、随意性很大。

于是,当2017年8月,马克龙欲立法定义法国总统配偶地位,确认“第一夫人”在法国政治生活中的法律地位时,在法国朝野掀起一场空前的反对浪潮。

一些知名人士在网上推出了反对这一立法的请愿书,短短几天,就拿到了30万人的签名支持。反对者的理由是:给“第一夫人”立法实际上是用法律确认了这一特殊地位,与限制政府部长和议会议员用国家特别津贴招聘家属做助理的精神相违背。

面对舆论压力,马克龙最终放弃立法而选择了自我约束的书面承诺,才平息这场风波。不过,他付出的代价是民调支持率下跌了14个百分点。

“我真的很迷茫,不知道未来怎么办?”布丽吉特向密友抱怨称,她总是忧心忡忡,担心马克龙搞砸自己的五年任期,还担心马克龙最终下场凄惨。甚至在巴黎的大街上散步时,她也会留心收集路人的意见。

布丽吉特已经厌倦关于年龄问题的流言蜚语,正如她厌倦了那些对她和马克龙关系不怀好意的揣测。

可她又无可奈何。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