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名人

张天爱:向上向善好演员

2018-12-05 09:05:19来源:2018-10作者:刘博文
[收藏]

27岁,张天爱作为一名演员入行已5年。熬过了前两年的不温不火,在第三年幸运地遇到了《太子妃升职记》中的“张芃芃”这一角色,奇迹般爆红,事业一路上升。

2018年5月,共青团中央主办的2018年“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评选结果揭晓,张天爱因对公益事业的关注及参与,入选了其中的“崇义友善好青年”。

张天爱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观众视野,一路高歌猛进,多栖发展,角色更迭,她却隐于角色及褒贬之后不发一言。


“我呼唤你而来”


2018年“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中,张天爱是所有入选者中唯一的青年女演员。这一荣誉不同于演员自身行业内部的奖项,是从社会角度对一名年轻人如何关怀他人、回馈社会的一种认可。

“我妈妈看到那个新闻之后,第一次以文字的形式表扬了我。她说,‘原来妈妈不知道,这些年在你这么忙碌的工作当中,还做了这些事情,我们都要向你学习。’而且我妈把我在接受采访时说的每一句话都抄下来了,然后给我拍了一张照片。”说起这件事,张天爱脸上闪过一丝羞涩的笑。

在去云南山区进行公益活动之前,张天爱给自己定了几条规矩,比如不影响孩子们学习,不让孩子们给她表演节目。

“我内心是非常排斥这些的。我在想,云南山区这些被帮助的小朋友,他们那么小,不一定意识到‘我让你来帮我’,也不一定有那个意识是‘我呼唤你而来’,而是我们主动地,通过很多渠道了解到他们的情况,我们愿意来帮助。如果我要去,学校、老师和家长觉得一定要给姐姐他们准备节目。这些小朋友就要为了完成任务,拿出自己学习和玩的时间去为你排练,为你做事,这就像变成了一种交换。我不想让他们从小就养成这种被左右的心态,我觉得就是默默地帮助也挺好的。”

张天爱的生日恰好跟那段日子的公益活动重合,孩子们听说之后,送了她一个蛋糕。这件事让张天爱至今念念不忘。一方面,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感动得想要流泪了,另一方面,她又忍不住在算这蛋糕花了孩子们多少钱。

“你能看到他们对蛋糕的渴望。他们特别爱蛋糕的那个眼神,让我很难过,因为他们谁都不会像你我这么幸福,他们甚至从来没有这样过生日,可能煮一个鸡蛋就算过生日了。”张天爱告诉记者,自己一边感动于孩子们的爱,一边在心里觉得愧疚。


“其实就是一份心”


那天张天爱和经纪人等工作人员聚餐,不知谁挑起的话头,说起自己日常做的好人好事,张天爱忽然将手机递给经纪人:“你看,这是我去年的捐赠记录,这是前年的……”经纪人划了两下屏幕没划到底,惊呆了。

经纪人大媛说:“大家有时在朋友圈转众筹的消息,她只要点开看了就参与,也不说自己身份,她可能就每天捐点,每年捐点这种,好几年了。”

在还没出名之前,张天爱有很多“小愿望”,其中一个是“挣钱之后帮别人”,“公益不公益,就是一种说法,其实就是一份心。”

“吴秀波老师是我们公司的,正好他代言一种保暖内衣,公司就‘买一送一’,我也成为了他旁边那个保暖内衣女郎。那时候我代言费很少,但也拿到了一点钱,正好赶上过年了,哈尔滨冬天不是冷吗,我老家那边有个敬老院,我就想到这个保暖内衣正好适合老人穿啊。赶在‘双11’的时候有活动,我拿着我挣的钱下单了60多套保暖内衣,想给老家那边敬老院的爷爷奶奶送去,结果‘双11’单太多,发货都排到一个月以后了。”

那次是张天爱第一次动用自己的“人脉”,她给公司的商务部打了电话,请他们跟保暖内衣厂家联系,给她的订单先发货了。“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心里暖,因为我家的老人离开了,我总是想他们。然后就觉得,我做那些事,算是想他们了。”说完这句话,张天爱眼圈红了,“现实点说,谁都会变老,谁都会出现问题。看你想不想以后在你的墓碑前有真诚的悼念。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心里暖,你做过很多好事,那真的就是没有白活过。”


“那段时间是一种刺痛”


张天爱也曾陷入无尽的自我怀疑。

记者用“沉寂”形容张天爱成名之前的岁月,被张天爱否决了。“不是‘沉寂’,‘沉寂’我觉得要在有过成果之后,我那时没有。”

那时的张天爱,还是个刚来北京闯荡演艺圈的小姑娘,一个月递出去50多张简历,一个剧组一个剧组地跑,把简历交给选角导演:“您好,我是张天爱,我给您演一段儿。”遇到比较客气的,是一句“回去等通知”,而大部分不太客气的,就是用眼角扫一眼简历:“呵呵,谁都想当明星,你开玩笑呢?”

张天爱说:“现在回忆那一段经历,我觉得是感谢,是感恩,有那段日子才有现在的自己。但投简历等工作的那段时间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刺痛。那段时间我在北京简直就是个废人,每天都没有面试成功,还要给这个城市排放尾气,然后在这生活又不挣钱,真的就是恶性循环。”

张天爱对“活着”这件事,有自己的“道理”要坚持。没钱赚的时候,她在心里骂自己没有使命感,因为她觉得既然生活在一个城市,吃这座城市,用这座城市,垃圾也都排放给了这座城市,那就得为这个城市做点什么。她来北京的那段日子,正好是空气污染开始得到广泛关注的时候,她每天坐车跑剧组面试排放尾气,却赚不到钱给北京交税,她觉得自己既没用,又没公德心。

“一年接了一部戏,拿了1万多块钱,12个月在北京怎么活?我很感谢那个时候的自己,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没有学坏,没有走捷径。说起来,算是芃芃(太子妃这一角色)救了我。”


“用很笨的方法去深挖”


由于不是科班出身,张天爱有时候不免在表演方面不太自信,具体表现在她必须给自己所饰演人物的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话,都找到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

“比如我接的角色是讲25岁,剧本说她的性格是怎么样的,我是怀疑的,我一定要用很笨的方法去深挖。她为什么这样?我就要做她25岁之前的功课。25年的人生,我给她填平了之后,在现场开机的时候,我就是这个人,我怎么演都是这个人。

用这样的方法,好的一面是能够给角色足够的来龙去脉,使人物更有说服力,不好的一面就是人物一旦“做得太满”,之后“跳出来”就成了一件极为吃力的事情。

拍《男人帮·朋友》的那个冬天,由于人物功课做得太满,张天爱患了抑郁症,“很夸张,想要跳楼的那种”。爸妈和家人专程赶到厦门陪她过年,她却在年三十那天看着满屋子的热闹,心情越来越低落,最后借口剧组聚餐落荒而逃,一个人跑回了剧组的酒店房间拉上窗帘,呆坐了一夜。

张天爱的母亲是一位“严母”,从小很少夸奖女儿,母亲和父亲会努力赚钱送她去最好的学校,在她状态最不好、在母亲面前示弱流泪想放弃的时候,刚强的母亲却不会对她溺爱,而是让她坚强——“别人能坚持,你为什么不能?”听了这话,张天爱气得又跑回了酒店。

“我始终跟我妈说,你是幸运遇到我,因为我坚强、正能量,没走歪路。一般像你这种伸手推出去的孩子,没有点自控能力的,为了成功往往也容易出现很多问题。当然我妈也让我感谢她,因为她,我现在很独立。”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