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名人

斯皮格尔:“纨绔子弟”盖过扎克伯格

2018-02-05 12:39:13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11期作者:尹洁
[收藏]

2017年3月3日,“阅后即焚”的母公司Snap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按照开盘价24美元计算,公司市值超过336亿美元。这是自2012年5月脸谱公司上市后,美国企业界最大规模的IPO(首次公开募股)。年仅27岁的斯皮格尔个人持股净值超过50亿美元,在“10亿(美元)富豪俱乐部”里格外耀眼。


一个来源于生活的灵感


在美国科技企业界,浓重的“学生气”“校园风”简直就是一种“标配”般的存在。无论是老一辈的比尔·盖茨还是新生代的扎克伯格,从穿着打扮到生活方式都以“接地气”著称。与他们相比,斯皮格尔称得上是圈子里的异类,这与他的成长背景有关。

斯皮格尔的母亲梅丽莎是哈佛大学法学院历史上最年轻的女性毕业生,父亲约翰则是美国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他家的房子位于美国洛杉矶西部的富人区,价值460万美元。斯皮格尔和两个姐姐从小就衣食无忧、四处游历,充分享受了“精英生活”。

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斯皮格尔,对物质要求相当之高。17岁时,他给父亲写过一封信:“你或许很反感我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汽车,但别忘了,你自己是多么热衷于买高级耳机。”当时斯皮格尔还是高中生,却已经反复透支父母的信用卡。因为“生活中总是充满着不可预知的花费”。

尽管生活得像个纨绔子弟,但斯皮格尔的学业却一直很拔尖。高中毕业后,他考入斯坦福大学,从此开始追求自己的创业梦。作为尝试,斯皮格尔与计算机专业的好友鲍比·墨菲创建了一个网站,主要为学生、家长提供入学申请服务,但用户量并不多。2011年春天,两人在讨论课堂作业时产生了一个想法:设计一款应用软件,让用户之间可以发送图片和视频,但内容会在发送数秒后自动消失,达到“阅后即焚”的效果。

这个灵感来源于生活。斯皮格尔和墨菲经常通过网络分享自己的私密照片,但又不希望被别人看到。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更加坚定了他们的信心:一位美国议员不慎将自拍的不雅照发送到社交平台推特上,结果引来了大麻烦,丑闻缠身。斯皮格尔相信,“阅后即焚”的产品定位符合现代人既要交流又注重隐私的心理。

随后几个月中,斯皮格尔一直埋头开发产品原型。2011年9月,“阅后即焚”在他的家中正式上线。这是一款手机APP,主打图片社交服务。用户可以拍照、录视频、添加文字,然后发送给自己在该应用上的好友。产品一推出便赢得了年轻网民的青睐,手机下载量一路蹿升。“阅后即焚”上线一年多,活跃用户已达1000万人,分享的照片超过1.1亿张,斯皮格尔也成了最受硅谷和华尔街瞩目的创业明星。


对所有收购“阅后即焚”


“阅后即焚”的最大特点是数据自毁功能。用户发布的所有照片都有几秒的“生命期”,而且在被发送给好友后,照片会根据预先设定的时间自动销毁。如果接收方在此期间进行截图,发送方也会得到通知。

数据自毁功能其实并不是斯皮格尔团队首创的。早前曾有一个文件分享网站做过此类尝试,也很受欢迎,但当那个网站在2010年被脸谱公司收购后,其数据自毁功能就被取消了。或许正因如此,斯皮格尔对收购这件事异常谨慎,尤其是对扎克伯格发出的收购信号更是“阅后即焚”。

早在2011年“阅后即焚”刚上线不久时,扎克伯格就敏锐地意识到这家小公司的竞争力,亲自跑到洛杉矶与斯皮格尔会面,提出以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阅后即焚”。在会谈中,扎克伯格现场演示了脸谱的新产品,更重要的是,这款应用是在12天之内开发出来的。显然,扎克伯格想以这种方式逼斯皮格尔接受收购。

斯皮格尔大受刺激。据说在会谈结束后,他马上召开紧急会议,经过研究,斯皮格尔得出结论:拒绝被收购,而且要打败那些社交网络巨头。他甚至定下了一个“推翻社交媒体等级制”的目标,决心用自己的谋略战胜对手。

2012年底,脸谱新产品上线,两家公司之间的战斗也正式打响。在看似敌强我弱的局面下,斯皮格尔充分利用了“粉丝”营销策略。逼得脸谱新应用跌出下载排行榜前30名,“阅后即焚”也避免了被收购的命运。此后,Snap公司进入了高速发展期;2014年,公司估值超过100亿美元,斯皮格尔的个人净资产也达到15亿美元,正式取代扎克伯格,成为全球最年轻的、白手起家的亿万美元富豪。

在这个过程中,多家科技巨头都提出过收购意向,包括腾讯、谷歌,就连扎克伯格也不计前嫌再次抛出“橄榄枝”,却无一例外地被斯皮格尔拒绝了。斯皮格尔坚信公司远不止现在的估值,在一轮又一轮的融资后,终于等来了上市的钟声。


上市后只拿1美元年薪


美国科技界大佬们有一个“套路”,就是在公司上市后只拿1美元年薪,表面理由是“我真的不在乎钱”,而实际理由是“我已经赚够了钱”。斯皮格尔也不例外。他公开表示,公司上市后自己的年薪会降至1美元。此前,他的年薪是240万美元,还有约100万美元的奖金,但根据Snap的招股书信息,斯皮格尔今后将不再享受任何奖金,“除非公司董事会做出特殊决定”。不过,对于一位手握公司22%股票的CEO来说,那点奖金也不算什么。

接下来,斯皮格尔的唯一目标就是让Snap更加强大。社交网络领域早已是一片“红海”,任何一个巨头的新技术产品都可能对Snap形成压制。脸谱的行业老大地位依然固若金汤,在这种情况下,Snap想要保住优势必须找到新的市场。

2016年11月,Snap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款硬件产品Spectacles智能眼镜。和“阅后即焚”一样,这款眼镜只有几秒钟的拍摄和分享视频功能,但由于130美元的平民售价,很快成为美国年轻人的新宠。2016年,Snap的营收为4亿美元,是前一年的6倍,这对一家成立不足6年的公司来说已经不错,但要想超越扎克伯格,前路依然未卜。

虽然斯皮格尔骨子里带着“精英阶层”的自负,但也对现实有清醒认识。他曾说:“我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白人,这很幸运。生活并不公平,成功并不在于你有多努力,而在于你如何构建一个良好的体系。”尽快建立这样一个体系,让Snap活得更长久、更健康,是斯皮格尔的当务之急。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