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名人

孙浩:随遇而安地唱歌,随遇而安地演戏

2018-02-05 11:25:45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11期作者:刘锦鑫
[收藏]

朝花夕拾杯中酒,寂寞的人在风雨之后”,他以一首《中华民谣》红遍整个中国,歌曲传唱于大街小巷,《中华民谣》成为了上世纪90年代的标志,是70后、80后两代人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回忆。现在,他是《悬崖》里的刘魁,他是《一仆二主》里的何大壮,他还是《后海不是海》里的吕新岩,他就是从实力歌手走向实力演员的孙浩。


40岁以后才真正会唱歌


回首往昔,朝花夕拾。孙浩18岁时就被中国音乐学院王酩老师慧眼识才,继而被他带去音乐学院进修。接下来的故事被大家所熟知,凭借《中华民谣》,他获得了全国青歌赛的第三名,歌曲传唱于大江南北。可以说孙浩这一代的歌手影响了一代人,在改革开放30年的时候,中国音乐家协会在央视制作影响中国30年的30首歌曲节目中,他的《中华民谣》更是几乎以满票入选。

《中华民谣》的名气使得现在很多人都以为孙浩只唱过一首歌,其实这是错误的。事实上,最近几年有很多影视剧的主题曲或插曲都是由孙浩演唱的,如《男人帮》《青瓷》《一仆二主》《感动生命》等,只不过如今的商业氛围,使得一播电视剧主题曲就闪播,时间往往会被广告所取代,这对创作者和演唱者是极为不尊重的,也是对他们权益的侵犯。“但我并不是十分看重这个,我也深知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像我们那个年代,看电视剧一定要听片头片尾曲,这点我十分理解。为此我也没有请人专门去宣传,因为我内心是很随遇而安的,我不在乎因此能带给我什么,只要我坚持做就对了。”

从《超级女声》开始到《中国好声音》,持续火热的选秀节目已经成为当今乐坛一种不可忽视的力量。但过度地迎合市场使得选秀节目渐渐变了味道,对此现状,孙浩有自己的看法。“我认为选秀是一种鼓励歌手的形式,它给予了歌手更多的舞台让他们彰显个性,我们那个时代是没有这些舞台的。我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他们很有福气,有更广阔的空间、更多的机会来表现自己,一次晋级可以唱不同的歌,拥有更多的机会去展示自己,这是我们那个时代做不到的。”

经过岁月的积累,让孙浩对于演唱也有了自己新的认识。“走过了这么多年,让我真正地认识到,自己到了40岁以后才真正会唱歌,因为40岁以后才知道要用情感去积累去唱。但唱歌和唱好歌是两回事,现在能让你静下心来听的东西了太少了。”


遇上对的人,做了对的事


作为演员,其实孙浩也有20多年的“演龄”了,孙浩是国内最早一批歌手去演戏的,上世纪90年代他就与史兰芽一起主演了电影《天皇巨星》,然后开始逐步认识很多影视圈的朋友。“我很庆幸自己能交到好多像王海燕、张嘉译、刘进和刘惠宁导演、程昱老师、闫妮……这样的朋友,他们对我的表演给予了很大的帮助,我还通过他们认识了更多的朋友。和他们一起演戏,你会发现拍戏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可以说是我碰上了对的人,做了对的事。”孙浩真诚地向记者说道。

谈起朋友,孙浩就如同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滔滔不绝地向我们一一介绍起他的真朋挚友起来。“我和嘉译2001年就认识了,最早合作于2003年,当时我们共同拍了一部电视剧《萍踪侠影》,那时他就告诉我要把演戏捡回来,所以我们就从《悬崖》开始,之后一起合作《后海不是海》以及《白鹿原》等。我和王海燕很小就认识,她真的是我的良师益友,我哪里演得不对她就直接跟我说出来,什么话都会对我说。而且她作为演员真的是属于那种能静下心来演戏的人。执导《悬崖》《一仆二主》的刘进导演,我们之间合作默契,好导演会让演员演起来更投入、更有激情。像《悬崖》里的程煜老师,演到最后,就是我跟他的情感就真如同父子一样。还有《相爱十年》的导演刘惠宁、闫妮这些影视圈里的西安朋友,大家十分团结,彼此间相互信任,相处融洽,可以说正是有了这些朋友的鼎力相助,在这种工作环境下去演戏,才让我作为一名演员走到今天,也让我自身的演技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我真是十分感激他们。”

孙浩只要进入剧组演戏,就会为自己定下目标,让别人认可自己是一个演员。“如果别人总是以歌手的身份来衡量我,我觉得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件十分失败的事情。我从一开始演戏就从最基层做起,与其他刚开始演戏的人一样,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

孙浩对于剧组的选择也是极为慎重的,他介绍说每次在确定参演前,首先要看剧本适不适合自己,其次就是要确定剧组的情况。“剧组是一个集体,集体共同创作出一部戏,可能相处的时间不长却能结交到很多朋友,给予你相互学习的机会,所以选择剧组是极为重要的。《白鹿原》剧组就是一个杰出的典型。为了原汁原味地再现陕西关中农村生活,在正式开拍前,剧组安排所有主演提前近一个月进驻陕西农村,与村民同吃同住,切身体验农家生活。怎么样擀面条,怎么样锄地,怎么样担水……现在难得有剧组这样静心地拍戏,在拍摄的过程中让每个人都静下心来,每天都讨论剧本。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拍戏的了,谁要是在里面混自己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现在认真拍戏的人太少了,不能急功近利、不能烧快钱、不能唯票房。抽时间静下心好好想想,究竟是为何要拍、为谁而拍。小时候看电影的美好感觉正在失去,我想这是我们从影视业到整个文化行业需要直视的一个问题了。”孙浩认真说道。


简单踏实,随遇而安


“随遇而安”,这四个字在采访中孙浩多次提及,这是他多年来的生活准则。不过随缘并非一味坐等,而是尽力之后的随遇而安。人生在世,想做而可做的尽力去做,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不勉强。“未来还是要踏踏实实演好戏,认认真真唱好歌,随遇而安。不躺在自己的功劳簿上止步不前,要时刻与时俱进。演戏时要多学多看,要向人家学习好的地方;唱歌也是,我会时刻注意人家是怎么唱的,不以有色眼光看人,时刻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这都是我的老师一直要求我们这么做的。”

生活中,孙浩自认为是一个怪人,他透露自己很不喜欢出门应酬。“我不爱参加各种社交活动,但有时因为朋友的关系,不得不去参加。因为要参加活动得打扮自己,得做各种准备,我觉得这样过得太累,不适合自己的性格。不如自己去运动一下,活得踏实、简单最好。”

对于年轻一代的演员,孙浩也指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们这一代人十分讲究尊敬长辈,受的教育是要讲辈分的。我们见了老演员、老前辈、老的歌唱家都会特别尊敬。现在我们的年轻演员在这一方面有点淡化了。但是前些日子拍摄《安娜的爱人》时,我遇到的一个韩国年轻人李承炫就做得很好,来的时候和走的时候都会跟我们打招呼。礼貌会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谦虚礼貌十分重要,会让别人更快地接受你,哪怕你有的地方做得不足,别人也会帮助你、提醒你,使你终身受益。”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