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名人

张钧甯:娱乐圈里的『一股清流』

2018-02-05 11:15:29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11期作者:王雅莉
[收藏]

很难有人会讨厌张钧甯。不同于大部分台湾女星的娇嗲,张钧甯的身上有着娱乐圈不多见的知性气质,可以说是姹紫嫣红的娱乐圈里的“一股清流”。她独立而自我,是很多现代女性争相效仿的对象,她温婉又迷人,是很多现代男性心中的“梦中情人”。

出道15年,她在40余部影视作品中有过演出,其中既有《我在垦丁天气晴》这样的台湾青春偶像剧,也有《武媚娘传奇》这样的内地“玛丽苏”大戏,能在职业生涯中留下一笔的是,她曾在2008年凭借电影《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获得过第10届台北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


青春里的“玫瑰刺”


“我不是天生很聪明的人,都是后天得来的。”和许多人想的不一样,张钧甯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学霸。尽管出身于书香之家,父亲是台湾大学的法学教授,母亲是儿童文学作家,自己也是法学硕士,但一提起“学霸”的称号,张钧甯总会害羞地说“不敢当”。

2004年,张钧甯本科毕业于台北大学法律系。虽然她早在2002年就开始拍戏了,但并没有因此放弃学业,她以第三名的成绩进入国立中央大学硕士班,开始了半工半读的研究生生涯。2010年,张钧甯因为拍摄《白色巨塔》和《痞子英雄》成名,当时正处于事业上升期,但为了完成毕业论文,她一整年都没有接任何工作,而是租了一个小房间“闭关”写论文,每天从早上7点写到晚上10点。终于,张钧甯完成了一篇长达11万字的毕业论文,并在论文答辩中拿到了90.5分。

“处女座A型血特别容易紧张。”张钧甯告诉记者,自己小时候每次被老师抽背课文,脑子都会一片空白。虽然现在的她在大众面前是元气女神,但少女时代的她却沉默寡言,理性到有些无趣,和现在的性格截然相反。

小时候,张钧甯和家人一起看电影《梁山伯和祝英台》,妈妈和姐姐都哭成泪人,只有张钧甯面无表情。照相的时候,她也从来不笑。“木讷而无趣”是母亲对她的评价。

直到上高中,张钧甯才逐渐开始改变。起因是她被选为礼仪队队长,既要和学妹沟通,又要和教官沟通,不善言辞的她为了完成好老师交代的任务,只好开始学习和别人打交道。


法律界的“逃兵”


如果说高中的这段经历是张钧甯改变自我的第一步,那表演就是改变她人生的第二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和很多科班出身的演员不一样,张钧甯进入娱乐圈纯粹是机缘巧合。 

读大二时,有一次张钧甯在西门町逛街,帮一位工读生填了问卷,没想到对方在几个月后转行做了经纪人助理,打来电话问她要不要去拍广告。

“那时候只是觉得好奇,想去看看是干吗的。”张钧甯回忆起第一次试镜的情况,一堆人看着她做无实物表演,还让她对着机器介绍自己。不习惯面对镜头的张钧甯一上台就脸红了,觉得非常尴尬。但不服输的她决定一直试镜下去,直到成功为止。“表演里有个说法叫‘第四面墙的建立,我那时还不知道这个学说,但就会开始学习,专注于眼前的机器,把旁边的东西都忽视掉。”试镜40多次失败后,张钧甯终于迎来了第一个角色《流星花园2》里朱孝天的秘书,只有一句台词,露出正脸不到三秒。

真正让张钧甯爱上表演的,是2004年的《梦游夏威夷》。这是她的电影处女作,讲述少年阿洲寻找暗恋的小学同学欣欣的故事,张钧甯饰演女主角欣欣。拍摄的时候只有剧本大纲,很多场景都还没有细化。“小时候念书时老师是有正确答案的,教科书是唯一的解答。但剧本给你的是一个方向,角色给你的是一个大轮廓,你可以在角色里融入自己的感觉、经验和经历,把它变得不一样。演员也可以有自己的生命力,这让我很着迷。”张钧甯说。

也正是这次表演,让张钧甯认识到表演和生活是相融的,表演可以让她变得更放松,也可以让她更好地与人相处。作为一个从小数学成绩优异,还学了九年法律的女生,张钧甯常常感叹自己过于理性,以至于活得很辛苦,是表演释放了她内心感性的一面。

在拍摄《梦游夏威夷》时,张钧甯被电影中人物的情感所打动,就尝试着给阿公(闽南语,“爷爷”的意思)写信,和他分享自己的拍戏见闻。阿公比较重男轻女,从小都不怎么在意张钧甯。她没有想到,阿公会把她的信贴在冰箱上,每次开冰箱门都会看一眼。还有一次,张钧甯在外地拍戏时突然接到阿公的电话,原来那天是张钧甯的农历生日。电话里阿公给她唱了一首生日歌,还告诉张钧甯给她寄了一个红包,让她去买蛋糕。

“我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张钧甯说,“也就在这时我发现,戏剧中某种人物关系的力量,会指引我在现实中做一些以前没做过的事,就算只比原来改变了一点点,生活也会回馈你更大的礼物,这很神奇。”有时候,张钧甯都搞不清到底是自己成就了角色,还是角色成就了自己。

尽管非常喜欢表演,张钧甯还是听从家人的意见读了硕士。在理性与感性的拉扯之间,张钧甯总会选择前者,她想给法律第二次机会,再谨慎地确认一下自己是否真的不喜欢法律。终于,在完成那篇关于“演艺经纪与法律”的毕业论文后,她做出了人生中第一个疯狂的选择,逃离“可以接受但没那么喜欢”的法律界。

在人生的重要关头,她从一名法律界的好学生变成了一个奔向演艺界的“逃兵”。


娱乐圈的“好学生”


选择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当张钧甯信心十足地冲向演艺圈时,她发现自己已经28岁了。

28岁,这个年纪的台湾女星,要么已经进军内地,演艺事业风生水起;要么已结婚生子,婚姻生活美满。而此时的张钧甯,在内地几乎没有什么知名度。

她进入了漫长的低潮期。有段时间,她连续三部戏的角色被换,其中有一次她甚至是通过电视新闻知道的消息。她患上了恐慌症,常常会陷入负面的情绪中难以自拔。她甚至会嫉妒自己的好闺蜜陈意涵,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像她那样有好角色可演。理性的张钧甯迅速为自己找了三个出口:健身、旅行和公益。

2011年,張钧甯受姐姐的影响开始慢跑。从一开始跑三公里就会喘气,到后来站在旧金山女子马拉松的赛道上跑完21公里,她只用了三个月。“我觉得慢跑和表演很像,我可以透过它认识自己,把自己的可能性一点点地打开。”张钧甯在马拉松纪录片里说。

30岁生日那天,张钧甯去内蒙古看了一个她一直资助的小女孩。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小女孩清澈的眼眸、没有网络的旅店……原始的自然环境让她的心境开阔了很多,她觉得自己应该“松”下来,全部归零。

几年过去,张钧甯慢慢变成了大众所熟知的样子,零负面,鲜少有绯闻,浑身充满着正能量。

作为演员,张钧甯对待工作非常认真。在和窦骁拍《六人晚餐》时,窦骁抱怨张钧甯“太敬业”,导演喊卡后她还一直跑,直到消失在地平线。即使是参加综艺节目,张钧甯也足够敬业。2015年,她参加户外真人秀《跟着贝尔去冒险》,在湍急的瀑布中勇救大张伟,服从节目组的安排生吃蚯蚓、从直升机跳进湖里……尽管很多次她都吓得脸色发白,却还是咬牙完成了任务。被称为“野外求生第一人”的教练贝尔称赞她“很强大、很坚定”。

或许是因为“完美”的包袱太重,张钧甯说话总是很小心。当记者问她对事业有怎样的欲望时,张钧甯回答:“我不会对演艺事业有什么欲望,但我对表演有很大的欲望。”在采访中,她一再强调自己想演更多不同的角色,做一个像凯特·布兰切特那样“多面”的女演员。话题一旦转到商业层面,她就聪明地回应道:“我当然希望能一直被大家看到和喜爱,因为这样我才能接更多戏。”

采访结束后,记者们起身走出房间,助理上前帮张钧甯补妆。因为怕妨碍到助理化妆,张钧甯不敢把身体完全转过来,就尽量侧着脸,眼睛望向门边,目送记者们离开。她一次又一次地亮出标准笑容,和每一个人挥手说再见。

无论何时,她都是那个正襟危坐的“好学生”。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