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名人

陈大年:曾经的中国首富,今日的 WiFi“万能钥匙”

2018-01-31 17:39:23来源:《时代邮刊》2018年第1期作者:王莹
[收藏]

21岁那年,陈大年和哥哥陈天桥一起创立了盛大;26岁那年,他成为中国首富家族里的一员。

那之后,盛大几经起伏,陈天桥转型为成功的投资人,并且以慈善家的身份,成为人类脑科学研究的开山人。

而陈大年,依旧保持着开拓互联网应用领域的初心,并最终做出了拥有9亿用户的超级载体。这个26岁便实现财务自由、至今未满40岁的年轻人,依旧执着于内心“伟大的美好前景”,并且为之奋斗在工作一线。


互联网改变命运


陈大年的载体是WiFi“万能钥匙”。官方数据称,截至当下,WiFi“万能钥匙”全球用户数突破9亿人,月活跃用户达5.2亿人。这款APP是如今中国互联网最受欢迎的软件之一。

WiFi“万能钥匙”,比其他共享经济的模式早了几年,陈大年说,分享,是他20年前接触互联网时,学到的第一个词。

陈大年的老家在浙江绍兴,他说:“我们村到坐车的地方需要走4小时,我爷爷是标准的贫农。”

人生的改变来自父亲去浙江杭州读书,随后举家搬到了上海。

1995年,刚从大学毕业的哥哥陈天桥,以“电脑可以帮助学习”为由,说服工薪阶层父母买电脑,陈大年清楚记得“那台组装的586花了家里7000多元。”当时上网得用MODEM(调制解调器)、插网线,网速非常慢。“我当时如果拥有一台那样的MODEM,我会感觉自己是风一样的男子。”

20年前,用MODEM上网一个小时下载的东西,今天任何一个人的手机拿出来,用WiFi10秒钟就搞定。

这是陈大年最初的上网记忆。

买电脑是为了学习,但真有了电脑后,却没有人学习,兄弟俩开始疯狂玩游戏。为了玩游戏,陈大年开始学习DOS命令。游戏玩多了,陈大年发现,“游戏不过就是一些规则,游戏的过程就是玩家在规则中去表达自己的诉求,实现自己目标的过程。”他开始学习编程,试图自己制定规则。一路钻研到底,盛大之前,他便成了圈子里赫赫有名的顶尖程序员。

职高毕业后,陈大年被学校推荐去一家香港航空货运公司做出纳。“一辈子就记个账的话,实在是太吓人了。”

一个高职毕业马上又失业的18岁小伙,打死不会想到,三年后,他和哥哥陈天桥创立的盛大网络,会在中国互联网商业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甚至,自己会成为中国首富家族里的一员。

刚失业时,陈大年沉迷在编程世界里玩得不亦乐乎,觉得每天呆在家,不用挤公交,开发一个网站就能赚几千元,在《电脑报》上发点文章就能赚几百元稿费的小日子,简直棒极了。之所以觉得日子不错,不仅是因为舒适和收入,更因为他在电脑和网络中收获了十足的成就感20岁的他,便开发出了中国首个上网计费软件“ENCounter”。

“ENCounter”的成功远超陈大年的预估,软件被疯狂下载,还被《电脑报》评为1998年中国十大共享软件之一。


盛大创新院


一年后,21岁的陈大年和哥哥陈天桥一起创立了盛大。那之后,便是一段耳熟能详的故事。从网络社区到转型做游戏,再到投资新浪、买遍互联网,整合IPTV、打造“网络迪士尼”……互联网改变了陈氏兄弟,他们则改变了中国互联网的进程。

开始创业时,陈大年负责产品运营,陈天桥负责产业布局,浩方平台、起点中文网、盛大创新院等不断出炉,盛大帝国的势头无人可挡。这其中,影响力最大的便是盛大创新院。

2008年,盛大从全国各地招聘了500多名最顶尖的工程师,“烧钱”供他们立项研发,陈大年担任盛大创新院的院长。

做着“烧钱”的项目,陈天桥从不谈钱。“我哥没说过营收目标,只会强调类似‘今天中国大街上每20个人,就有一个是我们的会员’。”陈大年说。

这样的态度从根本上决定了盛大创新院的走向。陈氏兄弟只关注产品的创新,却不思考怎么运营获利,研发讨论会上,陈大年的口头禅是“赚钱的事情先不要考虑。”

回首看来,其后五年内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所有方向,盛大创新院几乎都做了,但利益攫取却与盛大无关。陈大年或许不在乎。盛大创新院最为鼎盛的2009年,也被认为是上海民企最具创新活力的时期,浦东新区创新院的嘈杂声中,几百位“大牛”争吵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未来的路径。


WiFi“万能钥匙”横空出世


据曾经在创新院工作的同事回忆,陈大年很有幽默感,相处起来没什么压力。一般开会中,他会让别人先发言,自己最后说说意见,表决之后通常是按照大家的意见作出决定,不会强加自己意愿给任何人。

唯一一个让陈大年亲自发起并执意要坚持的就是WiFi“万能钥匙”。

这个项目在相当长时间里都没能招到人。没人对他的项目感兴趣,陈大年后来才想明白,联上网对于盛大创新院的工程师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只是工作或娱乐的工具,但对有些人来说,联上网可能会改变一些人的命运,就和20年前的自己一样。

当然,在陈大年的认知里,改变命运不应该仅仅是改变财富。

一个年近40岁的单身汉,通过网络终于找到妻子,这是改变命运;一个渴望学习的人,通过网络看上了梦寐以求的复旦公开课,这是改变命运。

但其他工程师并不能理解或者不屑于陈大年的理论。WiFi“万能钥匙”项目组始终处于缺人状态。2011年9月,张发有加入WiFi“万能钥匙”时,已经是第三拨团队。前面两拨都走了,只剩下陈大年和张发有两个人。于是,陈大年当产品经理,张发有搞开发。“13年前那种创业的感觉又回来了,让我很激动。”他坚信,随着智能手机用户的增加,WiFi“万能钥匙”一定有自己的市场。

陈大年的判断得到了市场的良好反馈。随着iOS版的推出,WiFi“万能钥匙”每天以七位数用户速度增长。2016年,WiFi“万能钥匙”超越微信、腾讯QQ,成为中国日下载量最大的软件。

随着用户和WiFi热点的增加,陈大年开启了一次“赚钱”的尝试。

2016年6月,他们在WiFi“万能钥匙”的基础上推出针对中小商户的“小广告”平台商户则基于WiFi热点,向周边人群推送小广告。这改变了此前沿街“发传单”的营销模式。但陈大年并不急于将这种商业模式大规模推广,“平台上有5亿多的月活跃用户,这个先发优势可以让我们更从容,即便是出现新的产品形态也有时间观望、学习,而不是莽撞地做什么决定。”拥有9亿多用户,换了另外一个创业的人,等于看到了“流量套现”的美好图景,可陈大年却选择再等一等。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