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名人

段奕宏:为了等自己成为另一个人

2017-11-29 16:01:02来源:作者:闫坤沐
[收藏]


2017年3月27日,中国传媒大学的一间报告厅里,段奕宏宣传着他的新电影《非凡任务》,距离他为上一部作品《烈日灼心》跑宣传已经过去一年半时间,这段日子里,他几乎没有在媒体上露过面。

这部《非凡任务》的幕后班底由曾经拍出过《无间道》系列的麦兆辉、庄文强组合加金牌摄影师潘耀明领衔,在这个角色不叫角色叫资源的时代,本该是不用看剧本就该抢着上的机会,但段奕宏却接连拒绝了三次,才最终答应出演反派毒枭“老鹰”。

他的拒绝并非出于耍大牌或者沽名钓誉,而是来源于内心一直以来的紧张感:“我心里一直有质疑自己的声音,有种不安全感,反派观众看得太多了,不知道我能给这个角色带来什么新鲜的东西,但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敢拒绝三次。”


“老段是一个难搞的演员”


按照《非凡任务》的剧本描写,老鹰的制毒工厂10年前被祖峰饰演的卧底刑警李建国打入,警方收网时击毙了老鹰即将临盆的妻子。老鹰在爆炸中被手下救走,还一起带走了一个押送他的警察,被他关押着作为诱饵,吸引李建国前来营救自己的队友,好让他亲手给挚爱的妻儿报仇。

这些情节足以提供老鹰贯穿整部电影的行为动机,却不足以让段奕宏构建自己的表演。进剧组之后,他依然每天拉着麦兆辉导演聊天,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揣摩老鹰的心理状态。

第一次和香港班底合作,段奕宏担心对方有一整套成熟的工作流程,没时间抠戏,“哎呀,差不多就行了,我们时间很赶的啦!”他切换到港式腔调学着他想象中香港剧组的样子。为了避免自己变成港片里水土不服的内地演员,他每场戏都准备不止一种方案,连一句三个字的台词“怎么样?”都能说出五六种不同的腔调,配合相对应的眼神示范给导演,要求导演答应他不断尝试。

“他是我遇到过的在现场想法和提出要求最多的演员。可能导演已经把整场戏想好怎么拍了,也会觉得不耐烦,他怎么老有想法和我聊?”为了宣传,《非凡任务》的另一位男主角黄轩和段奕宏曾经喝着红酒面对镜头做过一次对谈,聊开了的黄轩这么形容对段奕宏的印象,“但他就是这样,在工作中特别强势,特别轴,是要打破砂锅的那种,把所有东西掰开了揉碎了,一定要做到最好。我后来想,一个演员其实就应该是这样的,哪怕是不对我们也要试试。”他随即补充道。

4年前拍《烈日灼心》,段奕宏就是这样的。他和邓超经常花四五个小时去讨论一场戏,把导演曹保平折磨到直挠头,只好一拍桌子问:“到底谁是导演?我是!”

“所以老段是一个难搞的演员,这名声已经传出去了。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期许自己跟导演再合作第二部戏,因为我会怕做不到做演员的本分。”段奕宏说。


一直等,生怕错过


回溯段奕宏的演艺生涯,“等”是一个绕不开的关键词。

1998年刚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时,他没拿到留京名额,中戏为他向文化部申请特批,他才如愿进入中央实验话剧院(现在的中国国家话剧院)。刚进去,当时的院长赵有亮和他说,留苏的博士张明哲导演看过他的毕业大戏之后,属意他演自己的作品《纪念碑》,但另一个演员有别的事情不能马上到位,得等。因为费尽周折才进剧院,段奕宏总有一种亏欠心理,听了这话就更加安心地等起来。

一等六个月过去,他穷到揭不开锅,终于有些坐不住了,去敲院长的门。院长一眼看穿他的心思,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可以让财务给预支工资。段奕宏反而不好意思起来,连说不要,又干等了两个月。其间也有别的剧组来找,但他害怕拍起来时间不固定,万一剧场通知要排练,他说不出让单位等他十来天这样的话。

2006年王全安第一次筹拍《白鹿原》时就找过段奕宏,真正开拍已经是五年之后。俞飞鸿的导演处女作《爱有来生》,拍摄期间遇到当地发生了几十年没遇到过的泥石流,路面房屋都被冲垮,剧组进不去现场,再加上天天下雨,被迫停拍。段奕宏也是干等着,没去接任何别的戏,等到终于复工得以杀青,距离开机已经过去了整整八个月。

即便不是为戏被动等待,段奕宏也主动选择了一年只演一两部戏的生活。不在剧组的时候,他安心陪伴父母和妻子,烧得一手好新疆菜,每周看五到六部电影,每部都要看不止一遍,细细消化。因为演戏投入,段奕宏在圈里得了个“戏妖”的名号,这种慢节奏的生活也是在“等”自己,从一个角色里走出来,再准备好全身心进入下一个角色。

在当演员这件事上,他从来不是天才,没有经历过顺理成章的幸运。

高一时,段奕宏在学校文艺比赛中演小品《知识就是力量》,恰巧被一位上海戏剧学院的教授看到,托伊犁话剧团团长给他带话,让他一定要考表演系。为此,段奕宏独自坐了100个小时的火车到北京考中戏。来到北京之后,又是三年,他才考进中戏。大学四年,同学们都有拍戏的机会,唯独段奕宏没有。他只好用努力平息内心的自卑。为了作业,他在排练厅熬过一个又一个通宵,第二天翻窗户去出晨功。直到毕业后终于有外出拍戏的机会,很长一段时间里,段奕宏也都保持着紧张的状态,不分戏里戏外。


较劲的“萨郎儿”


段奕宏出生在新疆伊犁,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最小的他并不受父母重视。段奕宏的母亲形容他是“萨郎儿”,这是一句维语,用来形容一个人容易头脑发热,做事爱较劲。在表演上,这并非完全是优势。上学时的班长陶虹就评价过段奕宏,说“他是那种刻苦型的,一身的想法特别想展现,所以会稍微显得紧。”

正因为这种“用力”,段奕宏的角色总是呈现出偏执、怪诞的样子,眼睛里永远带着一丝警觉。随着经验渐渐累积,现在的段奕宏已经不似那时那么不善言辞,但一旦进入拍戏的状态,那种用尽全力的习惯依然保留着。

《非凡任务》中有一场飙车戏,段奕宏原本需要开着车倒退出警察的包围圈,但泰国的车是用左手挂挡,他把倒挡挂成了前进挡,车直对着武打演员冲过去。万幸那个场景是临时搭建的,武行背后的墙面是可移动的薄木板,段奕宏及时反应过来踩了刹车,才没出事故。拍下一条的时候,他强压住自己的后怕硬着头皮上。

“那个后怕劲儿倒腾了好几天,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怎么能避免这个。我就在检讨自己,十年之前想,什么都是创作第一位,生命放第二位,对生命没有概念。那个观念放到现在我是接受不了的。”段奕宏说。

但转头进入下一个剧组,他该怎么拼命还是怎么拼命。为了拍煤矿题材,他下到井下几百米体验生活,自己一度恐惧得不行了,自问“是在干吗呢?”为了演潜水教练,他学潜水,刚一下水就猛地往下扎,教练赶紧把他捞起来,毛细血管已经被急速增大的水压震破,鼻子冒血。他坚持在45摄氏度的大太阳下跑步,体重从72公斤骤减到65公斤,再为了下一个角色花16天增重回去。

別人不这么做也照样拍,但他没法说服自己。“不投入的话自己心理上过不去。我承认我身上的局限性,演员不能想当然,既要对得起你的工作,也要对得起你的职业。这种笨办法对我来说是种捷径,更容易进入角色。为什么选择,因为你看中这个本子,看中这个人物,看中这个导演,就什么抱怨也没有了。”段奕宏说。

在与黄轩的那场对谈里,段奕宏喝到兴头,主动提起关于宿命的话题:“在大学四年里我也纠结过、挣扎过、不忿过,也有那种宿命论,也会有所祈祷。那时候,不知道过程的力量,就一个好高骛远、野心勃勃地去祈求一个结果。”他接着说,“庆幸在四年里我已经把这些情绪消化掉了,其实我们每一天每一个星期就是这样过来的,今天就是我的梦想,真的。”


[责任编辑:]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