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名人

那段与“青歌”为伴的岁月

2017-04-11 08:44:37来源:《时代邮刊》2017年第二期作者:李思思
[收藏]

   【人物小传】李思思,1986年11月4日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毕业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中国著名女主持 人。2006年,其参加CCTV《挑 战 主持人》综艺节目主持人全国选拔赛,并荣获季军。2012年1月22日,以主持人的身份首次登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至今已连续5年担任中央电视台春节联 欢晚会主持。并 担任《第十五届青 歌赛》《挑战主持人》《回声嘹亮》《舞蹈世界》《巅峰音乐汇》《综艺快报》《欢乐英雄》等多档节目主持人。

    这是我在完成了历时一个半月的“青歌赛”直播之后,写下的发自内心的感慨。其中字 字句句饱含的是成长中的痛楚和成长后的 领悟。有人说:“路是大地的伤疤,因此走在路上的我们,前行的每一步都会异常艰辛。”而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无论如何举步维艰,前有古人,后有来者,勿惧孤单,但存果敢。  接到“青歌赛”直 播的主持任务是在那个落英缤纷的暮春时节,青草的清新随处可觅,柳絮的飘飞俏皮亲昵,我的心情却难随春风跳跃如昔,只因前路 漫漫忐忑难测。耳边依然回荡着总导演的话语:“这

次‘青歌赛’我们大胆启用了你们两位年轻主持人,相信你们的实力和青春能让‘青歌赛’更 加年轻。当然,作为台里的黄金品牌节目,它曾成 就了诸多主持人的辉煌,也曾让很多原本优秀的主持人失去了光芒,所以好好准备,千万别掉以轻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却施压力于无形。

    40多场比赛的直播,历时一个半月,除了心态上需要调整,更需多种预案的准备。导演担心负责主舞 台采访的主持人压力过大,于是制定了我和小尼每周交替主持的模式,即第一周我在主舞台采访,他在侧台报分,第二周角色互换,依此类推。主舞台采访的任务量着实不轻,需要前期与选手沟通话题,一问一答做到无缝衔接,以呈现选手更多才华或阅历,其担 负的另一功能则是填补评委打分的全部时长,也就是说,从选手演唱结束到评委打出分数再到分数统计完毕、技术处理呈现,这其中的全部时间需要由主持人用访谈来紧凑填满。

    起初,由于经验不足,与选手前期沟通时只准备了一套预案,加之选手等待分数难免紧张,语速加快,设计的话题不一会儿就全部说完。这时,耳返里导演会说:“分数还没好,主持人多说一会儿。”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但表面却淡定如常,只能“临时 抱佛脚”,匆忙寻找新的话题点。但这番临时碰撞自 然难觅火花,舞台效果也难说精彩。我无法忍受因准备不足而造成的不完美,便开始不断在“战斗”中总结经验:遇到表达能力较好的选手,设计开放的话题 以利于其发挥,甚至加入适当互动环节,活跃现场气氛;而对于表达能力欠佳的选手,则需多备话题以防止其“惜字如金”。面对 话题寥寥且表达能力平平的选手,我最 盼望听到的就是耳返里那位家在南方的导演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出的“组词人,分素好 了”(主持人,分数好了),那感觉才真的叫如释重负。就是这样“摸着石头过河”,从最初站在主舞台的惴惴不安,到渐渐理清脉络、摸清套路,再到后来的底 气十足,悬着多时的心也终于踏踏实实地落了地。

     总决赛时,我与选手已默 契十足,成了知心伙伴。舞台上,听闻选手谈 及一路参加“青歌赛”的成长,我不无感慨:“××经历‘青歌’,已然拥有了诸多粉丝。”此时,耳 返中导播适时提醒:“别过于强调个人。”于是,我话锋一转:“而××只是许多‘青歌’ 选手的代表,截止到目前我们共收到网络观 众留言×××条,点击量×××。今天是总决赛,一直以 来我 们听到太多选手谈及感谢,感谢这方舞台,感谢乐队乐团,而今天请允许我也说一声感谢,感谢每一位选手,是你们的歌声让我们的舞台熠熠生辉,感谢每一位观众,是你们的掌声让我们越发坚定。因为一路有你们,所以我们一直在努力。”言毕,在我的带动下, 选手与我向观众深深鞠躬,全场掌声响起。而只有我知道,刚刚提到的那组互动数据其实是上场几分钟之前,我从导演手中索要而得的。

    如果说主舞台访谈的压力在于无法预知突发情况,那么侧台通报分数的压力就在于准确无误。在两个多小时的直播中,需要不断地重复:“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选手的最终得分是……” 硕大的屏幕,数字不断闪现,要在直播高度紧张的情况下,迅速准确地将其读出,也并非易事。就像你长时间专注于一个字,到头来竟很难辨认出它是何字一 样,长期盯着许多数字,那一个个再熟悉不过的数字 竟也生出了不易辨认的模样。偶尔如此,便足以让人 胆战心惊、如履薄冰。

    在那漫长的一个半月里,我的生活异常规律:每天上午,在家里查阅相关歌曲资料;中午,进入电视台,与选手逐一沟通,敲定每一个话题,设置每一个环节;下午,彩排当天全部流程;之后,旁听评委会,并与点评评委短暂沟通;略过晚饭环节,接着化妆准备,直到晚上7点半直播开始;9点半,直播结束,开总结会直到深夜。循环往复,直到颁奖晚会落幕。无形 的压力与日俱增,无法喘息,无法排解。因此那时的自己每当临近出门工作的时间,总会不由自主地情绪失控,没有缘由地默默流泪抑或号啕大哭,就想把这所有的压力都释放出来。逐渐平静后,擦干眼泪,睁着哭红的双眼迈出家门。家人开玩笑说:“台上乐呵呵,台下哭巴精。”甜,展示人前,苦,独自承受。

     如今想来,颇为庆幸的事情有二:其一,由于保持经常运动的习惯,身体素质较好,未因高强度的 工作而出现不适;其二,有心心相印的小伙伴并肩作战,故并不觉辛苦。我们舒缓压力最常用的方式就是互黑,小尼笑我“小粗腿”,我则笑他“大圆脸”,而我们俩“尼斯湖水怪”组合的名号也正来源于那段艰苦 的“青歌”岁月。

    当曾经慨叹无比漫长的“青歌”终于落幕,心中的留恋竟多过于欣喜。越是看似煎熬难耐的光阴,为 我们留下的就越是点燃心灯的印记。经历了那段与“青歌”为伴的岁月,倘若如今你问我青春是什么,我会不假思索地告诉你:青春就是什么都敢想,青春就是什么都能扛,青春就是什么都难忘。


[责任编辑:罗娟]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