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名人

国际政客们的“头”等大事

2017-03-13 16:31:46来源:《时代邮刊》2016年第11期作者:姜琨
[收藏]

英国政坛有个说法:“一个光头永远不可能赢得选举。”为避免一语成谶,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可谓费尽心思——他竭力维持稀疏的发量,让自己看上去更精神点。最近,一份由卡梅伦提供的“首相卸任授勋名单”曝光,卡梅伦妻子萨曼莎的御用造型师斯皮尔曼的名字赫然在列,引来英国政界和媒体的集体揶揄。其实,早在3年前,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就曾给卡梅伦的御用发型师里诺授勋,原因是“在美发业有突出贡献”。放眼世界,各国政客用尽浑身解数,通过发型锦上添花。


卡梅伦和奥朗德:保卫“地中海”

 

政界人士发量稀少已经成了世界性难题。据调查,全世界男性中,欧洲男士脱发几率最高。卡梅伦和法国总统奥朗德都深受其苦。

卡梅伦原本头发浓密,但近几年脱发严重,多次被媒体拍到头发少得可怜。于是,卡梅伦不得不找来里诺救急。里诺经验十足,设计的发型深受政界人士、超模及各界名流青睐。他是英国晨间节目的常客,一早打开电视,总能看到他建议人们如何根据脸型、身材、气质选择适合的发型。

为掩饰发际线后退的尴尬,里诺给卡梅伦出了个主意,把头发的右偏分改为左偏分,留长头发齐梳向脑后,像毯子一样盖住头顶。里诺自有道理:“头发分向决定人的气质。从右侧分的人偏阴柔,从左侧分的则充满阳刚气。”

3年前里诺被授勋时,有人质疑:凭什么发型师获此殊荣?但里诺认为自己实至名归:“发型师做的工作很多,人们却以为,给顾客理发就像随手冲一杯速溶咖啡那么简单。”

与其他人不同,奥朗德私人理发师奥利维耶供职于爱丽舍宫,专为奥朗德一人服务,任期5年。奥利维耶需要全天等候差遣,每逢奥朗德会客或出席公共活动,就得给他打理一番。奥利维耶深受奥朗德信任,就连他出访时,也必定随行。

与卡梅伦相似,奥朗德也是留长头发向后梳齐,这样会显得蓬松些,也会凸显出稳重气质。但一吹风,这个发型就不再稳重了。奥朗德头发随风乱舞的场面多次被媒体拍到,还被拿出来调侃。

调侃归调侃,民众对奥朗德毕竟有爱。最近,他却惹了众怒。法国媒体曝出奥朗德的一份理发合同,写明奥利维耶的月薪近1万欧元(约合7.4万元人民币),远高于法国普通理发师1500欧元(约合1.1万元人民币)的月薪。除工资外,奥利维耶还享有住房补贴和其他补助。

奥朗德一直标榜自己是正常的、模范式的总统,还曾在公共场合批评前总统萨科齐的生活“金光闪闪”,太过奢华。这下可招致人们嘲讽,网友还为讽刺奥朗德积极创作恶搞图,包括摇滚巨星奥朗德、奥朗德女皇、文青奥朗德……这些形象都有一头浓密黑发。


奥巴马与默克尔:低调的时髦 


有人说,不懂时尚才是政治圈的时尚。但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偏不服气,他们凭借低调的时髦,走出了国际政要中规中矩的泥潭。

奥巴马的时尚源于得体的穿着,发型也功不可没。自他担任美国总统以来,总是留着紧贴头皮的圆寸,显得十分干练,精神头十足,为他打造的“好男人”和“好总统”形象加分不少。

奥巴马的理发师扎里夫是“唯一一个敢在总统喉咙上方拿刀的人”,两人相识甚早。他们的约定是:每隔10天,至多两周,扎里夫就要从芝加哥打“飞的”到华盛顿给奥巴马理发。虽然理发费用与其他顾客一样,同为21美元(约合139元人民币),但每次来回的高昂机票则让奥巴马广受非议:理个发而已,需要这么大费周章?

白宫方面并未透露这笔钱是奥巴马自掏腰包还是由白宫负责,但扎里夫飞来飞去的理发旅程让人们不快:奥巴马增加的碳排放可太多了。扎里夫替奥巴马辩解:“总统的形象很重要,得看起来精神抖擞才行。”

虽然抱怨“白发来得好快”,奥巴马却没刻意掩饰,顶着灰白头发风风火火往来各处。扎里夫曾建议他染发,不过被否决了:随它去吧,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因为要做更重要的事,默克尔曾选择专注工作,忽略发型。她不爱化妆,不重打扮,头发长了就剪短,西服总是那几套,再搭上万年不变的长裤和平底鞋。这样很“女强人”,不过她也因此被诟病不懂变通。为了拉近与选民的关系,默克尔痛定思痛,求助德国最有名的发型师瓦尔兹。瓦尔兹边打量她边说:“女政治家首先要看上去可靠。”他巧妙地将沉闷的蘑菇头变成时尚波波头,还索性将深棕发色染成金色,显得更加柔和。新发型的确帮默克尔提升了民众好感,毕竟这样看上去亲和得多。

瓦尔兹专为默克尔研制了护发“独门秘诀”:“最重要的是控油和保湿。蓖麻油加上蛋黄、白兰地搅匀,就是很好的防晒发膜。洗头时加点果醋,头发会更有光泽。如果没时间护理,就给她喷点柠檬水。”瓦尔兹很自豪:“只要5分钟,我就能让默克尔焕然一新。”


约翰逊和特朗普:偏偏出格 

 

糟糕的发型很难在政坛博得好感,但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和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可能是例外。

约翰逊向来不按常理出牌,他的发型很好地阐释了这点。他那头蓬松杂乱的金发被评为“全英最差发型”,人们更习惯称其为“鸟巢”。英国媒体调侃,他的发型体现了“自然竞争的力量”。而约翰逊为了保持个性,会故意把头发扒拉得一团糟。

约翰逊总是西装革履地骑自行车上班。一次上班途中,他看到路边一家理发店的装修和设计都还不错,就停车进店考察一番,之后就成了这家店的常客。每隔半个多月,他觉得头发长了就来剪一次发。为了把“乱糟糟”的个性贯彻到底,他从来不护理头发,不过一头浓密金发,估计让大学同学卡梅伦羡慕不已。

特朗普同样有一头浓密的金发,虽然之前是棕色。他信不过那些吹嘘的发型师,宁可亲力亲为,从不让别人为他打理头发。

特朗普曾想就头发问题跟希拉里一较高下。在一个电台节目中,他被问到,希拉里能吸引选民的原因是什么?特朗普脱口而出:“她做了个新发型。你今天注意到她的新发型了吗?”

主持人接过话茬:“那可能是假发吧。”

特朗普来劲儿了,激动地说:“对,对!一定是假发,她的头发竟然变得那么多。”

希拉里知道后,半开玩笑地回应:“头发是真的,颜色是假的。特朗普是不是这样,我就不知道了。”她还吐槽特朗普打旋的头发像极了“冰雪皇后”的甜筒。

特朗普戴了假发?猜疑之声不绝于耳,他只好在各种场合极力澄清:“这千真万确是我的头发。”他还亲授经验:“洗完头以后我从来不吹,让它自然风干,大概需要1小时。然后把头顶的头发都梳下来,再转个弯梳回头顶,很多年我都这么梳。”

尽管特朗普吹嘘自己保养有道,还是有人拆台。相熟的人说,曾多次看到特朗普出入植发中心,他还爱用“奇怪的”喷发剂,“比最大罐啤酒还要大”。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