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邮刊时代邮刊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 > 名人

陈颂雄:全世界最富有的医生

2016-08-12 18:00:22来源:《时代邮刊·人物》2016年02期作者:王乐然
[收藏]

他身价122亿美元,靠公司的不断“拆分、重组,再拆分、再重组”积累财富。“他是个医学天才,他是个科学疯子,他是个商业奇才,还是天生的演说家。他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医生——陈颂雄。”这是美国《福布斯》杂志对美籍华裔医生、企业家陈颂雄的评价。

2010年,陈颂雄以55亿美元跻身《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到2015年,其个人资产已达122亿美元,成为世界最有钱的医生。当然,从普通医生到亿万富翁不可能通过一把手术刀来实现。陈颂雄拥有50多项医学专利,包括全球热销的治癌药Abraxane;他还创办了好几家制药公司,市值均达数十亿美元。如今,63岁的陈颂雄已成为全球医学界的造富神话。


种族隔离中走出的野心家


事实上,用“美籍华裔”来概括陈颂雄并不完整。二战期间,陈颂雄的父母为躲避战火,从广东老家移居南非约翰内斯堡,靠开杂货店维生。陈颂雄有9个兄弟姊妹,他排行老六。那时的南非还处在黑暗的种族隔离时期,亚裔被视为仅优于黑人的“下等”种族。在这种环境下长大,陈颂雄很小就经受了各种打磨。他不会抱怨,“乘车时不能和白人坐在一起,我一点不介意,这样正好有个安静的地方看书”,但对不公平待遇会毫不犹豫地抗争。一次,陈颂雄被白人警察盘问了半天,还要求“出示身份证”,他愤怒地问对方:“你的身份证呢?”结果,换来了3小时的羁押。

17岁时,陈颂雄考入当地最好的医学院主攻胰腺癌。1975年,他获得南非金山大学博士学位,并进入约翰内斯堡一家白人医院工作。作为那里唯一的非白人医生,陈颂雄只能领其他医生一半的薪水,还要遭受病人的不理解。一位患癌症的白人妇女得知医生是陈颂雄时,生气地说:“我绝对不允许一个黄种人碰我的身体!”主管医生看不下去,替他解围:“女士,要么就是陈医生为您看病,要么就请您离开。”后来,白人妇女的病情好转,还向朋友推荐说:“去找那个中国人,他看病看得好。”

1977年,陈颂雄获得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附属医院工作的机会。在这里他很快以高难度的手术和高水准的论文得到业内认可,同时也完成一件人生大事——与女友米歇尔·陈结婚。1980年,陈颂雄转到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工作,主攻糖尿病治疗。

“当别的医学生开始接受医学训练时,你已参与过不计其数的手术,更别说你所处的社会环境之艰难。这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不可能完成的。”当记者这样问陈颂雄时,他说:“别和我说什么事不可能,你越说,我越要做出来给你看。”


从科研中嗅到商业价值


陈颂雄到美国没多久便名声大噪,但毁誉参半。他曾成功主刀美国西海岸第一例胰腺移植手术和全世界第一例胶囊胰岛移植手术。有人诟病陈颂雄做胶囊胰岛移植手术是“为出风头的华而不实的表演”,但他坚信自己的成果,并从中嗅到这些研究的商业价值。之后,陈颂雄辞了职,专注于糖尿病治疗的商业药物研究。在此过程中,他逐渐将重心转移到抗癌药物上。

1997年,陈颂雄成立美国药物伙伴公司(APP),做医药中介生意,其利润用来支撑他另外两家公司的抗癌药品研发。当时市面上最有效的抗癌药物是紫衫桐,但副作用极强,必须配合大量辅助药物。陈颂雄认为自己可以研制出一种副作用更小、效果更佳的抗癌药。之后几年,他一边做研究,一边靠过人的商业思维和口才到处融资。他先是凭借尚未成型的药品研究,从日本福泽制药获得350万美元,后又从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和银行等处获得250万美元。同时,他借助福泽制药的工厂和投资机构的客户资源,让APP公司不断壮大。

2005 年,陈颂雄的商业之路全面开启。他研制的抗癌药物Abraxane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总局批准,被证明对治疗乳腺癌有重大疗效。这一消息使APP公司股价猛增47%。之后他加快公司重组、并购步伐。2007年,他成立阿斯博纳制药公司,负责Abraxane的制造和销售。2008年,他将APP公司以65亿美元卖给德国一家制药集团。两年后,他又以30亿美元的价格将阿斯博纳卖给美国生物公司巨头新基药业。显然,这是笔划算的生意。因为Abraxane在市场上的良好表现,新基药业的股价其后飙升188%,陈颂雄也赚得盆满钵满。除了卖公司的钱,他还持有该公司3%的股份,可以从中分得可观的红利。其后,Abraxane被证实在肺癌和胃癌治疗上有显著效果,新基药业股价不断攀升,陈颂雄的财富也水涨船高。而作为Abraxane的专利权拥有者,他也能从销售中获得不菲的专利费。

外界的质疑从未停止,有人说他热衷名利胜过热爱科学,有人指控他涉嫌违规商业操作。但这些质疑最终都烟消云散。


创富能力被推崇


陈颂雄并没为这些流言蜚语安排空间。2011年,他成立NantWorks公司。之后购入了医疗保险公司、医疗设备公司以及软件开发公司,还花上千万美元购入最先进的DNA测序仪,向阿拉斯加州、加利福尼亚州等地的34家医院体系中的每年约2.2万名癌症患者提供DNA测序等服务。这家融合了当今最高科技类型的公司被外界称为“超级战舰”,而陈颂雄正用它完成一个大计划:把基因测序与大数据结合,彻底攻克癌症。他曾向媒体诠释这个计划:“过去对付癌症有两大难题: 一是医生面对的每位癌症患者都是新的,没有可借鉴的历史数据和规律可循;二是对于病人的癌细胞转移情况医生永远滞后一步。如果我们把所有经手的癌症病人进行全身基因测序,找到病灶对症治疗,同时将这些基因数据资料上传至云端,同时链接所有医院的云端数据库,将这些数据共享,那癌症就将处在我们的监控下,无所遁形。”

NantWorks公司同样被资本市场看好。2015年8月,其一家分公司NantKest首轮融资就获得26亿美元。分析认为,这家公司或将成为他未来财富的又一强劲增长平台。美国著名生物科学前沿网站FiercBiotech对陈颂雄的创富能力做了总结:“对生物医学界想要成为亿万富翁的人来说,他们最应该关注陈颂雄的一点是,如何使生物科学产业最大限度地与资本关联。”而《华尔街日报》将他的资本积累方式评价为“不断将公司拆分、重组,再拆分、再重组”的过程,这种方式可以使他最大限度地从投资人那里获得利益。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阅读:

最新评论